《家庭之歌》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精神病患的艱難愛情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曾有個衛生署長說,單身容易得精神疾病,他鼓勵單身族成家,他還解釋,人在家庭裡比較不容易生病,生病有人照顧。那位署長失言再度引發爭議,後來對錯用「精神病」這三個字道歉。他不應該用「精神病」這個詞,他把「精神病」這個詞汙名化。當時我單身且罹患不知名的精神疾病,看到這則新聞倍感心酸…

我在十三年前開始一連串的回診及治療的旅程,可嘆的是,旅行中的路人,常常投以奇怪的眼光或是羞辱的態度,想起來 心中還是隱隱作痛,因為沒有人願意走這漫長卻無天日的道路。

兩個不同的醫師對我有不同的診斷名稱,初期是「憂鬱症」、「輕微精神分裂」,中間停診一段時間,八年前因為我不會說話,最後被判定為「不知名的精神疾病」。

為了使自己康復,我聽從牧師的建議每天讀聖經禱告,參加教會早禱會,牧長常常為我代禱。我也委身參加教會小組,弟兄姊妹的扶持及禱告,我感受到安全感。我定時的回診,也閱讀相關疾病的資料及用藥須知,跟醫師討論用藥及病情,於是漸漸康復恢復。

只是對於婚姻感情,我懷著鴕鳥心態。部是我不想進入婚姻,但是我 的歷程要比別人複雜。在我身心靈邁向健康,雖然我邁入四十歲,仍有異性稱讚我美麗,除了表好感,也開始追求我。於是我正視問題,在我即將進入正式交往過程,秉持基督徒的良心,不想欺騙對方,將病情誠實以告。為了合適表達,我將在「康復之友」,獲得精神病去汙名化佳作獎的文章傳給追求者看。

追求者他們的回覆都是接納,更有人說,目前憂鬱症的情況很普遍,更何況我已經恢復近八九成,建議我交託給神,然後進一步的交往。後來在交往過程中,我感受到彼此不合適,主動停止。

不過坦白說,我容易焦慮。在等待他們回覆時,常覺得暗無天日膽戰心驚,怕嚇到對方,擔心他們的家人是否可以接納?即使獲得對方接納進入交往,過程中我的情緒也常因彼此互動情形而起符不定。聖經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盼望這帖良藥深深醫治,帶來盼望,我可以在喜樂盼望安歇的情況下,順服上帝的帶領。

我也為了步入感情婚姻做準備而詢問職能治療師,她建議我,邀請男朋友時陪伴去精神科看診拿藥,讓對方瞭解精神科醫學。日後如果我決定要生育,要提早告訴醫生,因為有些精神科的藥物會影響生育,一般服用憂鬱症的藥物,會感染到胎兒腦部發展。

但是我更深層的考慮是,我能夠面對婚姻的親密關係相處嗎?即使胎兒沒有受到藥物感染,在生理上是健康的,但媽媽的身心狀況若是處於不穩定的狀況,面對孩子的哭鬧,是否有能力負擔處理呢?

我依然渴望建立家庭,但是某次我在早禱會讀到亞伯拉罕獻以撒,看到他順服上帝的旨意,把孩子獻上當作活祭,我在流著眼淚禱告「我將我的婚姻的主權,男女互動交往的主權,獻給主,就如同亞伯拉罕限以撒一樣」,感情婚姻在我生命中極其重要,但是我願意如同獻祭一般獻給上帝,就是順服上帝的帶領。

不知道生命中是否能遇到生命中的真愛,一位接納我包容我,不介意我的過去的弟兄?我只能向上帝禱告祈求,願主的平安與喜樂都在當中引領著我,願主賜福我找到屬靈的伴侶,找到了感情的歸宿,兩人牽手一起共奔天國路!

about 【家庭之歌】專欄主要寫手:蔡佩芬

【延伸閱讀】:

性的獨角戲──正常眼光看自慰
學習信靠 Learn to Trust
意外,不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