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看不對眼的,不見得不好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這是去年十月中旬發生的事,就發生在西卡爾頓基督徒教會神召會,離我教會大約有二十分鐘的車程。

對我們這些住在加拿大首都區的人來說,我教會的地理位置已經算是偏僻的了,而他們教會更是偏遠。據說這個教會是加拿大第一間五旬節派教會。

你可別把這教會想的有何等豪華古典,它不過是個方方的小磚房。記得幾年前,我還聽說他們財務有困難,因為會友人數十分少,但近一兩年似乎有明顯改觀,不僅是在財務上,更是在屬靈的風氣上,以及轉化人的生命上。

改變是怎樣發生的?我覺得是從他們教會牧師馬克牧師在大型聚會中當眾承認自己過去禱告只顧自己的教會增長,沒顧念上帝國度,他為此認罪悔改開始的。

我與馬克有幾面之緣,他其中一個孩子過去是我孩子的同學。馬克是一位很感性的人,十分熱情,若是我記憶沒錯的話,他原來是從事藝術方面的商業工作,他的家布置簡單,但十分有藝術氣息。他與他的妻子屬於俊男美女型,很登對。

記得,剛認得他時,每回在聚會裡聽他祈禱或領會,我總是老大不習慣,全身不自在。我所認識的牧者多半是冷靜多智型,而他呢?我搖搖頭,太感性啦!有時候,我真覺得他的禱告好像對上帝花言巧語,真令人消受不了。

唉!我這種態度可不是上帝喜悅的。聖靈沒多久就指出我的自以為是。好在,他是在另一個教會服事,我有時間和空間,處理自己內心對他的那些不合神心意的念頭,徹底認罪悔改。

我可是花了一番功夫,從心裡去接納他的不同,進而去欣賞他。老實說,馬克牧師對上帝的忠誠和愛慕是有目共睹的,他常常鼓勵他的會友,更是滿有愛心。我就親眼看見朋友在他的教會中成長,由軟弱到學會靠主剛強。我過去太注意他感性的言行,以致忽略他顯而易見對上帝的愛慕和忠誠,以及對人的愛心和熱情。

為什麼要那麼仔細描述我對他的感受呢?因為他帶的聚會就和他這個人一樣,充滿感性,我真的是花了不少時間才開始欣賞上帝造他的不同;對我是如此,那麼對那些頭一次見他的新來的人,我相信他們內心衝擊一定很大(除非他們也是感性型)。更何況今天我要分享的這位故事主角當時並不認識主,是頭一次去這個教會,去時已經是遲到了。

讓我們姑且叫他是福雷德。他一踏進教會,眼中所見的,是教會裡飄揚著熱情無比的歌曲,沒有一般教堂的肅靜,許多人用不知是何方的語言(方言)嘰嘰呱呱向天說話(禱告啦!),有人站著仰頭、兩手向天舉起(舉手敬拜啦!),有人低頭坐著動也不動(也在敬拜),還有人跑到前頭去手足舞蹈比劃著(在跳舞讚美啦!),人人似乎如痴如狂。聚會似乎是「嘈雜失序」!當下,他就想走人。

但他的妻子說,人都來了,再待一會兒又會有什麼損失呢?要曉得他們是有求而來的;他們聽說,這個教會每週五都有醫治禱告聚會,他們是來看看的。這裡也許是他們最後的希望。福雷德想想也就同意留下來。要曉得福雷德得了舌癌,醫生排定下周要開刀,割去他的舌頭。於是就這樣一念之間,他們兩人那晚就留下來,命運改觀了。

故事的發展是:當晚,上帝榮耀的光突然照射下來,當場有兩人倒在地上,一人是福雷德,另一人是湯姆。說起湯姆信主又是另一個精彩的故事。當時湯姆才信主不到一個月,湯姆的妻子安妮是我們當地有名的教會領袖,她真的很有名,多年來為上帝大發熱心,辦了幾次加拿大教會與以色列國會議員的聚會,人很溫柔,我常看她獨來獨往,還以為她單身,最近她先生信主,才知道她終於可以與丈夫比翼雙飛。今天這個故事的主角不是湯姆,就不多說了。

話說回來,福雷德在上帝榮光之下,一倒就倒了好久。在這天冰涼的地上,他遇見了真神,也認罪悔改,信了主。後來,他到醫院檢查,舌頭的癌細胞消失。

有意思的是,又過幾天,他與妻子去餐館用餐,巧遇(真是巧遇嗎?在上帝國度里沒有巧遇,只有神聖的會面!)湯姆、安妮夫婦。結果,兩對夫婦一起用餐,相談甚歡。尤其是福雷德和湯姆,在短短時間內,兩人一拍即合,就這樣兩人成為一起追求主的好伙伴。

人生有些際遇真是出人意外。

我在想,若是福瑞德當時受不了這些看似瘋瘋顛顛的信徒,決定打道回府,今日的他可能就沒有舌頭了。而我們呢?若是老是用自己有限的經驗或背景來判斷人事物,我們可是會損失慘重而不自知。至少照聖經教導,論斷人的可是會接受上帝真理的審判,被定罪,就是逃也逃不掉的後果(見羅馬書二︰1-2)。

about 細拉
歡迎參觀細拉的個人網誌

【延伸閱讀】:

家有大長今
虧欠﹐這個負數
破土典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