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我視界》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阿拉丁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藉著假期和外甥重溫一次《阿拉丁》,這是我國中最愛的一部動畫片,它承繼了迪士尼一貫以來的音樂劇風格,這次是把音樂元素得觸角延伸到中東音樂。當中的最大功臣當屬Alan Menken 與 Howard Ashman 二位了:要氣氛,開場曲 "Arabian Nights/Legend of the Lamp" 就把中東阿格拉巴(Agrabah)城與反派角色賈方(Jafar)塑造得有聲有色;要浪漫,朗朗上口的 "A Whole New World" 可說是最經典的情歌之一;要逗趣,精靈(Genie)的主題曲 "Friend Like Me" 可說是媲美 "Under the Sea" 的佳作。在迪士尼經典動畫史上,阿拉丁也許不是最突出的一張,但卻是中規中矩站在承先(小美人魚、美女與野獸)啟後(獅子王、風中奇緣)的地位。扣除了幾乎是迪士尼最大本錢「音樂」後,我覺得它之所以能稱為經典的三大理由如下:

一、圍繞著「自由」的主題,開展出突破傳統的眼界

  中東地區向來受到太多法律習俗的約束,女人的地位低落已是上千年來的陋習。《阿拉丁》藉由茉莉公主(Princess Jasmine)作為反抗惡法的關鍵,也是女性意識抬頭的代表。作為傳統英雄救美故事中的美人,更加可以發現迪士尼想要擺脫女性只是陪襯的花瓶角色這種設定,也因此創造出許多雋永的迪士尼女星。此外,神燈精靈獲得阿拉丁許願的解放而重獲自由,更是加強本片自由意識的神來之筆。

二、誠實面對自我的課題

  阿拉丁從街頭少年到阿里王子的身分轉換,隱含著他對自我的追求歷程。開始的時候,他遙望著阿格拉巴城,心想哪天能當上國王;等到他得到機會,決定許願讓自己變成王子後,卻發現發現自己因為要成為真正的王位繼承人,而感到悶悶不樂。由此衍伸出對自我身分的鄙視,和為了得到茉莉公主的愛而謊稱自己是王子的矛盾。但他不知道的是,茉莉公主對他的愛並非因為他的身分為何,而單單因為他純真善良的心。在最不堪的情況下,阿拉丁被揭發假冒王子的事實。等到他被賈方放逐到冰天雪地後,他重新認知到自己就是阿拉丁,而他的戰友阿布(Abu)和魔毯才是他最珍惜的夥伴,此時他勇於面對自己、肯定自己,而能與賈方奮戰。也正式因為他自身的特質,最後才能贏得美人歸,破除法律的桎梏,同時也呼應了他之所以能進入魔法洞穴,是因為具有「未琢磨的鑽石」特質。

三、三個願望與無窮慾望的對比

  三個願望的最早典故大概就是源自天方夜譚的故事。這個根源人類罪性的幻想,常常被人提起討論。《阿拉丁》善用此一設定,為故事寫下最精采的部分。首先在三個願望中,讓觀眾看見阿拉丁的智慧與善良。他巧妙利用言語,賺到一個願望,讓神燈精靈協助他們逃離洞穴;而在歷經成為王子和從溺水中被搭救兩個願望後,最後他依照承諾,釋放神燈精靈環給他自由。這樣約束慾望而成全他人的美意都看在茉莉公主及蘇丹的眼裡,因而贏得了應得的尊敬。

  反觀在慾望的部分,藉由賈方聰明反被聰明誤的設計,讓觀眾重新意識到,並非以暴制暴才能使罪惡被屈服,倘若英雄的弱點是親情、是規範,那麼惡人的侷限就在無窮止盡的擴張慾望中被彰顯了。

  最後則是願望的三個侷限:不能許願殺人、使人相愛、使人復活,相當有原則地維護了上帝創造中不可侵犯的自由意志與斷人生死的權力,這是相當漂亮的設定,讓人聯想到《王牌天神》中金凱瑞扮演天神的時候,同樣也有類似的侷限。願望是伴隨著限制的,唯有在限制中自由能獲得最大的伸展。

  這次重看《阿拉丁》之後,發現其實它還蠻有改拍成 IMAX 3D 的潛力,光是看魔毯穿梭於洞穴之間就很有臨場感了,不過哪天它真的翻拍了,可別破壞原有的好劇本啊!

【延伸閱讀】:

從電影看人生:阿爸
當身分不能改變時──《王者之聲》何處尋?
原諒一定是個超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