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人的針孔照相機》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謙卑力量大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身為一個出版工作者,如果你不謙卑,你很難活得下去。

這謙卑有三個面向,分別面對著:外部讀者、內部同工,以及書籍本身。

我們常常從讀者那裡得到許多寶貴的意見,老實說,每次收到意見,第一個反應總是「不服氣」。我們會覺得自己才是專業人士,讀者怎麼能懂我們的辛苦。然而,實際的經驗卻讓人不得不承認,許多讀者的意見,是我們未來的方向。

記得有回上電台接受主持人訪問,主持人私底下突然冒出一句話,「我覺得你們的出版社,很少出禱告方面的書耶?」我大概愣了五秒鐘,勉強擠出些客套話回應一番,但是從電台回辦公室,這個問題卻始終縈繞在我腦海,揮之不去。我最直接的想法是,出禱告的書有那麼重要嗎?市面上談禱告的書不是很多了嗎?再出一本真的有銷量嗎?會不會淹沒在茫茫書海中呢?可是越想越覺得,禱告是基督徒最最基本的一個信仰行動,甚至比讀經還要基本,身為一家基督教出版社,卻很少觸碰到禱告的問題,那有問題的應該是我們,不是讀者。於是我按耐住內心為自家出版社所懷有的不平之氣,努力地去尋找與禱告相關的書籍,才發現禱告的世界何其遼闊,不得不承認,這個主題的書籍需要認真經營。

另外一個常常需要我們操練謙卑的對象,是自己的同工。這樣的經驗相信不少人都有過:我們想了一個自以為天衣無縫的案子,自認完美無比的文案,可是,一旦要我們把這個想法拿去問問其他同事的意見,我們的心就糾在一起,非常害怕。我們不知道同事會怎麼看待這個文案,我們也不知道同事給的忠告,會不會讓這個原本令我們有如置身天堂的文案,立刻變成置我們於無底深淵的重擔。然而,生命就這樣,當你的處境越是難堪,從淤泥中開出蓮花就越是燦爛。

靜修之旅

我一輩子都會記得,有一次我幫《靜修之旅》這本書寫了一個美到不行的文案,內心沾沾自喜,覺得自己彷彿就是李白,冷不防,一個同工經過,看到了我的文案:「這誰寫的啊?看完之後完全不知道在說甚麼!」剎時,我臉上的笑容急凍,花了好幾天的時間才恢復過來。但也因為這次的經驗,往後每當我寫文案,介紹書籍,我的內心都會浮現那位同工的身影,我會問我自己,這樣寫、這樣想,那位同工會不會了解。我發現,當我這樣想,我的文案越來越能打動人,我所想的案子也越來越符合讀者的需要。這就是謙卑的力量。

不過,最難謙卑的對象,應該還是我們所出版的每一本書吧。實在太容易遇到一本讓我們看也看不懂,讀也讀不明白的書了。有些書甚至像老生常談,枯燥乏味。這時候,就非常需要運用《如何閱讀一本書》裡的土法煉鋼閱讀方法,讀不出味道,就再重讀一次;看不明白,就勤做筆記,整理作者的思想脈絡。身為一個出版工作者,有個顛撲不破的定律就是:「有問題的絕對不是你手上的書,有問題的是你這個人,因為你太狹隘了,所以你容不下這本書的豐富。」每當我們這麼想,也這麼去落實,一本常人眼中再平凡不過的書,都有可能被你發現它動人的美。

出版是一門謙卑的藝術,因為謙卑,我們遨遊在書海的世界,並且邀請更多的讀者,一同徜徉其中。

(本文原載於《教會公報》3003期)

●歡迎參觀《哈啦讀書心得》哈屁股與阿祥的部落格

about 【出版人的針孔照相機】專欄主要寫手:應仁祥

【延伸閱讀】:

誠實是最好的作品
行走在陌生的土地上
台灣50年來基督教與非基督教出版概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