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人的針孔照相機》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靈火同行 透明日記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幾個禮拜前,寒流來襲,衣櫥裡還滿是夏季衣物的我,猶豫著是不是該將衣物整理換季了。還躊躇著,暖陽就又露臉了,於是冬衣收納箱就地擱著,偶爾天氣轉涼,便摸件長袖衫套上。

  幾天後去華神上課,曾隨夫婿赴美求學的老師說,台灣只有一個季節。我頓時愣住:「怎麼會呢?我們也有四季呀!不然我何必煩惱是不是要換季呢?」我心裡在抗議了。但是老師接著說,美國的四季有非常明顯的脈動:「春天裡,真是百花齊放,所謂怒放的春花一點也不為過,連大樹上都開滿了花;夏天則是燦爛豔陽;秋天一到,所有葉子都紅了;冬天則是一片雪白,天寒地凍到不能露齒而笑,否則凍僵的臉再無法闔嘴。」

  老師對於季節變化的鮮明敘述,才讓我驚覺自己的駑鈍,忽而想起我正在編輯的新書《靈火同行》,正是以四季分章的。這本書是由艾傑奇的日記集結而成,以四季分章原屬理所當然。但不同於一般「春、夏、秋、冬」的次序,本書「夏、秋、冬、春」的排序反而給人「季復一季、年復一年、循環不息」的感覺;尤其最後以春季作結,別有「更新」的盼望。

  此外,看過《我心狂野》和《男子漢養成班》的讀者,一定對艾傑奇熱愛大自然和戶外活動的特性印象深刻。因此,儘管這本日記的字裡行間訴說的是作者如何傾聽神的聲音、認出神的記號、與神商量拜託、辨識出惡者的伎倆等等,卻常不自覺就融入關於大自然的描述,像是上帝以翱翔的紅尾鷹啟示祂的愛、以支流的飛蠅釣取代湍急的大熊河溯溪計畫、以摔馬的意外讓作者正視逞強好勝的本性、以環湖的群山象徵祂大能的膀臂。如是種種,無形中增強了閱讀者對季節的感受力──不是那種靜態的、美美的季節,而是「有冒險、有活力、四季分明」的季節脈動。

  心靈受到如此震盪之後,再回想我起先對「四季」的定義,不免汗顏,竟以為衣服換季,就叫擁有四季,殊不知四季可以那麼豐富。由此再推及我們與神的關係,不也如此?我們不都安於現狀,以為讀讀經、禱禱告、聚聚會,就是與神同行?卻不知有靈火同行的生命,是可以熾烈如焰、凜冽若冰的。

  然而,老實說,初讀本書文稿三分之一時,我的心是頗受衝擊、有所抗拒的。理性的信仰背景使我對於「聽見神聲音、與神建立對話關係」持保留態度,一看到「有點玄」的例子就覺得太超過了。但是,隨著艾傑奇平易真摯的筆觸,我知道他不是那種「登高一呼,要人熱血澎湃型」的,而是極其自然地侃侃而談。我漸漸被他的誠實不欺所吸引,當他毫不隱瞞地述說神如何讓他乍見自己根深柢固的「愛觀」竟是「愛從不長久」,我不禁為之動盪、為之疼痛,然後隨之經歷神如何剷除偏差觀念,並以祂的話語和愛來填補。除此之外,他還經歷了愛犬的病逝,繼而思索失落的痛苦、重拾喜樂的掙扎(我會不會太快恢復快樂了?)、重新飼養新狗的猶豫。

  凡此種種,都讓我愈發喜愛艾傑奇這個人,他勇於將自己一年來靈火同行的日記攤給世人觀看,不是愛現、不是炫耀,而是一個示範、一個邀請:只要我們願意,也可以擁有靈火同行的旅程──有時像風,輕拂過平淡生活;有時像火,挑旺我們的心志。神未曾應許轟轟烈烈,但絕對如四季跌宕有致。

●歡迎參觀《哈啦讀書心得》哈屁股與阿祥的部落格

about 【出版人的針孔照相機】專欄主要寫手:應仁祥

【延伸閱讀】:

武俠片神學—從電影《霍元甲》談基督徒的靈性操練
摩西在哈利波特的學校當老師
流亡的出版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