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思想的蘆葦》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廁所文化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讀高中時,男生廁所少不了的是美術和語文教學------塗鴉,中、英文字句。當然,其水準都是「X 」級的,沒什麼創意。缺乏管理的廁所,不論是學校,公園,車站等處,往往都會有這種現象。牆壁藝術,或者還可以忍受,若馬桶、地面及燈光不行,公廁就很難令人接受了!

多年前去美國旅遊,到一個國家公園的深山中,突然內急,那裡不興野戰廁所,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間公廁。荒郊野外,不可能有沖水式馬桶,它是傳統的天然式排泄廁所,就是有深坑的那種。然而,進去後,燈光夠,坐式的馬桶,有衛生紙供應,牆壁門板都很乾淨。我很佩服他們的管理,在那裡做得很貼心。

看一個國家的國力,要看她的戰機;而看一個國家的文明,就要看她的廁所。一個最需要私密的處所,就是最能呈現道德的處所。要看一個社會是否有進步,一個社區是否有建設,一個企業機構是否有管理,就要去看他們的廁所。

台北市捷運的廁所清潔,就做得非常好。他們的清潔人員好像時時刻刻都在清理洗手間,讓洗手間隨時清潔乾爽又芳香。從這裡就看到台北捷運的管理效率,無怪乎它能在世界各大都市的捷運運作排名,維持名列前茅。但我只有一點不太習慣,就是我上捷運廁所時,常會有阿姨進來男廁,使我排泄不順。

某些日本的企業訓練,從最基層的職員,到最高曾的主管,都要學習去清理廁所。從刷馬桶,洗便斗,沖地板,清臉池,抹鏡子,都要一絲不苟的做好。一個經理要跪在馬桶前,用手去洗撮馬桶的任何一個地方,直到它發亮。

這樣訓練,除了學習細心,更是學習謙卑,讓人處理心理障礙,使他們在工作中,能夠放下自己,為企業及他人服務。主管員工們當然不會一直去打掃廁所,他們有僱用的清潔人員。然而,經過這樣的訓練,他們也會很注意使用廁所的倫理。

我所在的公司,不像台北捷運或日本公司那麼有錢,請得起清潔人員。我們的傳統,是每個主管和員工都要輪值清潔廁所。某個觀點來看,我們可比日本公司強,常有機會接受企業訓練,服務他人。然而,持續的工作,就可路遙知馬力。按照我們公司廁所清潔輪值表來觀察,看出了職場工作態度。一個講求完美的同事,在打掃廁所的工作上,很不確實。一個馬虎脫線的員工,廁所有打掃等於沒打掃。一個自許直爽的職工,未做到的事卻說做完了。而輪值表的檢查項目,都被打勾且簽名,還好沒有廁所檢察官,不然就要被起訴了!

掃廁所,或許是小事,是不重要的事,是無關公司營業的事,更不是要加班去做的事。然而,當它是個責任(非職責),是個義務時,就不能忽視,也不能逃避。掃廁所是一種態度問題:是人格的態度,是處世的態度,也是工作態度的延伸。心態正確,在職場上工作的態度才能正確。廁所會看得出職場倫理,也會呈現企業文化。

about 【會思想的蘆葦】專欄主要寫手:張大虹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