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生活的維他命》

| |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坦誠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接近40年的職業生涯中,大部分的日子,都是在處理夫妻的危機中過去的,我越來越相信,引起危機和衝突,或導致婚姻受到破壞及最後分散的主要原因,是兩個生活在極為親近的環境中的人彼此不再溝通了。

在我們的精神療養院夫妻病房中,一次又一次地會聽到像這樣子的話:「我們已經結婚14年了,但是,14年來我們中間所談的卻比不上在這裡14天所談的還要多。我們重新認識對方,由另外的角度來了解事情,我們實在不了解為什麼以前不敢彼此坦誠,以至於目前我們的婚姻受到這麼大的傷害,甚至已經快完蛋了,如果我們起頭就能有這種坦誠開放的態度,相信一定會有另外的發展局面!」再多談點有關夫妻間的坦誠,有人常會問:「真的有需要將每一件事情都毫不保留的告訴我的太太嗎?比方說:『我相當愛慕另外一個女人,整天都在思念她,甚至於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我的情緒?』我難道也需要告訴太太!」

「昨天在宴會派對裡所發生的事,事實上我根本就不想,但是發生的那麼快,我從來就沒有夢想要去親吻另外一個男人,到現在還是不明白,到底是怎麼發生的?我真的需要告訴我先生宴會裡所有的一切嗎?有必要這麼坦白嗎? 」

在許多的報章上,對這一點都有相當激烈的辯論。我的回答是:「我不知道你們這一對的情況是如何?但最重要的是你們要有坦誠的〝意願〞,如果在你們中間還有任何隱瞞,你們將會失去彼此的互信與安全感。」

楊約翰(JOHN JOHNSON)牧師常說,夫妻關係應該是最坦白的,如果夫妻之間,有一方隱瞞了什麼,卻奢求不升高雙方的張力或引起不安,那豈止是騎虎難下而已!

也許你要耐心的等個一年、二年甚至三年才能坦誠告訴對方,也許你要繼續負擔這個擔子,因為對方還不夠強壯或成熟來接受彼此坦誠。但是,你始終要有一個〝意願〞開始坦誠。所以,當你覺得溝通清楚之後,對方也產生更大的安全感,那一天你就開始吧!

我再引用楊約翰(JOHN JOHNSON)牧師的話--在一個擠滿了人的大會堂,那天的講題是〝夫妻關係〞,他突然說:「大家要清楚,愛慕異性的感覺在已婚的男人身上發生的機會,和任何一個未婚男士同樣的大。是的,我必須承認,在一個美麗的春天,我站在卡約翰(KARL JOHAN)大道上,看到那些穿著短裙,身材姣好的女士們,愛慕之情會令我臉紅心跳。但是,各位太太們,如果妳的先生對妳一向忠實,這就是他仍然對妳具有愛情活力的最大保証。所以,在任何情況下,妳絕對不可以用這一點來侮蔑他,否則妳就是犯了大錯。」

如果一個人向你坦誠表白一切,是表示他信任你的人格,相對的也需要你對他有最深的尊敬與絕對的守密。

也有一種形態的坦誠,不但危險而且會造成傷害,甚至使自己或別人流血至死,就是那種以自私為出發點的坦誠,有時候是相當殘忍的,而且是以傷人為目的。當我們談到那種帶來健康的坦誠時,是將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不論是愛、是喜、是善良、是醜惡都願意開放給對方。

這種坦誠需要在夫妻之間、在家庭裡、在父母與子女中間滋長,只要坦誠能成為家庭裡的主要價值觀,這個家庭就活得又健康又好,讓坦誠成為餐桌上每道食品的調味料。這種坦誠的表現就好像是;當兄弟姊妹們正調笑家中最近陷入情網中的一個時,父母仍保持詼諧的那種態度,而不要求他全然的招供。有的父母會說:「只要你住在家裡,我就要知道所有發生的事。」這種態度事實上和坦誠一點兒關係都沒有,相反的它會讓人拉下窗簾、關上門,躲在自己的城堡中。

在我14歲的那一年,有一件事情,深深烙印在我的記憶裡,父親和我要一起到南部去渡假。那個時代,人們還需要搭沿海岸航行的船。比如說安達蒸汽航行公司的白船或斯達旺格定期船。那一天船上載滿了乘客,我們不但沒有訂到臥艙,連坐的位置都很小。於是父親和我走上了甲板,那是一個滿天星星的夏夜。父親生長在南部的一個小城,16歲起就離家作了海員。他告訴我,那個時候乘著帆船的海上生活,頻頻向我解釋著南北半球的星象是怎麼樣變化的;也告訴我那個時候到澳洲要繞道好望角,航行三個月,突然他說道:「你絕對想像不到,我那個時候愛上了小鎮上的一個女孩,每搖一次槳,我就夢到她一次。」

我突然緊張起來,他是不是想套我的話,是不是我的姊妹們告訴他,我最近繞了很遠的路回家﹖為什麼我常常在吃晚飯的時候遲到,他是不是知道我愛上了隔條街上的一個女孩?是不是他發現我是由完全不同於那條我常走的路回家?他是不是想向我〝逼供〞﹖但是父親並沒有問我任何的問題,只是一直的講下去。關於他自己年輕的時候,那種愛的感覺多好,其他的任何事情好像都沒有什麼價值,思想裡充滿了愛情,是年輕時最美的回憶了。他告訴我,對那個家鄉女孩子的懷念,是如何的在航行中給了他生活的勇氣,和對付各種試探的力量。

他沒有提出任何一個關於我的問題,他只向我表示了那種完全的信任,和完全的坦誠。這也是到目前為止我的經驗中最美好的部分之一。

在輕微海風的感動下,在一個叫〝王后〞的船甲板上,我們隨著海浪上下起伏著。一個接近60歲的老人到底能被期待多少﹖像我那個年紀的男孩子,生怕任何的坦誠都會讓自己羞窘至死,任何坦誠的要求都是難以被接受的。但是這個男孩他所遇到的,是完全信任的坦誠,而且並未要求任何坦白作為回報。

坦誠不但需要在夫妻之間,也需要存在於家庭的每個成員之間,同樣也需要在友誼之間。

以一個很年輕的醫生身分,我到美國參加一項大型的世界性醫學會議,這項大型會議將在海邊一間很大的旅館中舉行。我完全沒有料想到在我等候這項會議開始前的這幾天當中,我需要預定旅館。當我發現這個世界著名的城市,所有的旅館都被在城裡舉行的另一個國際會議,定光了的時候,我真是失望極了!我由一家旅館跑到另一家旅館,一家旅行社到另一家旅行社去嘗試。最後在一個很不好的海灣角落,找到了一家可以讓我過三天的旅館。

雖然那個地段並不好,但是我相信自己可以忍受的了。然而到了第二天我已經體驗到,這個環境實在是糟的無比,更糟的是我自己變得越來越好奇,我覺得自己在誘惑的底下,也有了相同的心理傾向。兩天後,我實在被攪擾的受不了了,我必須嘗試著找城裡的基督徒們。我在街上漫無目的的逛著,經過一家醫院,我想這裡面應該有點有趣的事。在一個走廊上,我突然遇到了一個牧師,是一個我剛認識,但不頂熟的牧師。他問我在城裡幹什麼﹖我的回答好像是,「我在毫無目的的亂逛,並沒有特別的事。」他建議我們一起去散步,我們經過一個公園,走了進去。

他突然說:「楊國登,你能不能想像,像我這樣的人,一個作了40年的老牧師,在這個城市裡,覺得非常不舒服。昨天我參加了一個宴會,老老實實的放鬆了自己,我以往是以充滿自制、幽默感和說古而小有名氣的。但是你絕對想像不到,我現在正為我昨晚的表現,感覺羞恥,真是低級和羞恥!毫無疑問的,我的所作所為是超過一個牧師應有的舉止界限了。我今天向你這麼年輕的一個人如此坦誠,也實在夠笨!我相信以別人對你的職業信任,你一定也聽過不少這種不名譽的故事吧!我實在是笨的可以了。」

我開始告訴他,我這兩天在掙扎些什麼,我心裡有那些的爭戰,而且告訴他,如果不是他先向我這麼坦誠,我是絕對不敢告訴他這些事的。我們坐在公園的椅子上,談了好多我們彼此生活中的困難與爭戰。從那次以後,我就再也沒有遇見他了。

後來我開始在慕登百精神療養院工作,當醫院大廈落成典禮的那一天,桌上有封信是這樣寫的:「親愛的楊國登,我今天接到牧師身分的最後一個月薪水。為療養院的工作獻上壹佰克朗,同時作為那天在公園裡長談的感謝。」他只寫了那個城市的名字,在信的角落,寫著PS(附註):真希望再有一次坐在公園板凳上長談的機會。

沒有坦誠,卻能過一個基督徒生活,我是不相信的。因為坦誠的態度必須在夫妻及家庭中間,得到練習,雖然它不一定能學得會的。有許多人覺得有相當的困難使自己的另一半成為自己的協談者,這種看法不一定每次都對,沒有任何一個更強烈的結能把人結合在一起,而這種結合是建立在對彼此全然的了解的基礎上。不論是好的或是壞的一面,而且在了解他以後,仍然以他原來的面目深愛著他,夫妻間的赤裸雖然外表可以包著一層厚幕,但是在彼此之間不應該有任何的欺騙或隱瞞。

坦誠是需要代價的,每一個人都要為它付上這個代價。我今天並不是在講理想國,或是海市蜃樓,而是我們每天都要遵守的生活規則。我們要用同樣嚴謹的態度來看這個原則,就像我們每天關心身體所攝取的維他命是一樣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