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姊妹》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紀念一位編輯好友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八月14日(四)中午12點多,論壇報編輯張淑琴,先在和平西路家裡附近提錢、辦事,接著準備去上班,在綠燈過馬路時,被一輛三噸重、想要轉彎的貨車迎面撞上,人被撞飛並且後腦著地(警察判斷肇事責任在司機),她被送到台大醫院急診部時,昏迷指數二,瞳孔有放大,頭還在冒血送進開刀房。

隔天,主刀的主治醫師說,檢查發現淑琴的腦幹受損、一半的腦細胞 壞掉,要家屬要有心理預備;當天晚上大約八點多,她就器官衰竭、無法自主呼吸。

好友 Grace 說:「該說是人生如戲嗎?明明前一天才在和她出報、抬槓,晚上九點才分別;隔天中午她人就倒在床上插管;她那麼喜歡電影,又愛搞怪的東西,結果用這種方式走了....再一次沒有跟我們說掰掰就先跑了。」

幾封 email,靜靜地躺在我的信箱裡面。每個字句蘊藏著能量,讀起來就像有著生命,然而它們的主人淑琴卻已經不在人世了。

「親愛的小小姐:

我想跟您商討一下,這篇《影像人生》的題目可改一點點,變成《影像生活》呢?因為我這次的板上另外有一篇文章題目也有人生這兩個字,可是該文內容比較侷限,不太好更動題目,所以要請小小姐體諒一下,可否答應我的不情之請?

不好意思,希望您海涵。

謝謝小小姐 願上帝賜福您的生活與服事。

          小小編輯淑琴敬上」

其實,編輯要改文章的標題,根本就不用過問我們作者。淑琴實在太客氣了,太寵我們這些作者了。

就如資深編輯老貓所言:「編輯的工作就在盯人、開會、想文案、退稿(寫和藹的退稿信)、申請稿費(花了許多時間在填寫支出申請單)、規畫、安排、找人(常常找不到)、 求爺爺告奶奶、辨認協力工作者的真心還是謊言、上面應付老闆、下面哀求外編協力、裡面跟電腦奮戰、外面跟紙行、印務、記者、導讀、老師周旋,…等等疲於奔命的日子中度過。」

而,淑琴編輯在這麼繁忙的工作之餘,還多做了超過任內工作(email詢問我是否可以改標題),叫人不感動也難。

基本上,報紙與雜誌的文章標題(大標、小標、副標)訂定,本來就是編輯分內的事,作者無權過問。因為這兩種平面文字媒體,一份刊物裡有著好幾篇文章,本來就是得互相搭配,在編輯的領導之下,一起上台表演給讀者看。而作者不可能知道還有哪些其他文章要一起上台表演,只有編輯知道。因此,我們作者那能堅持一定用自己原初設定的標題,自以為美呢?

然而,很多作者不瞭解箇中原因,有些則是自覺自己文字功力勝過編輯,習於跳個人獨舞,以致於遇到自己心愛的文章標題或小段內容被改,便會打電話或寫信來責備編輯。但卻忘了,編輯文字功力或許真的不如作者,但修改文章實在多是為了整個版面、數份文章間的配合,才不得不做的事。如果可以不要改文章,全文照登,編輯豈不更是輕鬆自在呢?

有些作者不太喜歡別人給予文章改進的建議,但我喜歡編輯適時給予鼓勵與建議,幫助自己文字功力不斷成長。而淑琴就是這樣的好編輯。她常花時間給我建議,態度還謙卑得要命,讓我覺得十分不好意思。

「謝謝小小姐的來稿《人類進化的迷思》~小的看過之後,覺得有點小意見,就是好像沒有結論的感覺。或者說是沒有開頭...
因為文章並沒有講到基督信仰的觀點,所以有種橫空劃破,又嘎然而止的感覺,其實它是可以就此成形,但我想,如果能再加一些可以對話的東西會更棒~
不知道小的小意見您接不接受呢?
小小姐如果要改或是不改,都請不吝告訴小的~
謝謝
                    淑琴敬上」
「淑琴:
真是要謝謝你給予方向指導。我原本是想要試著寫500字的短短文啦!不過果然還是有頭尾的問題。我試著改改看。
小小」


「這時代明星太多,少有沈默的戰士。」說起來,我們作者就像明星。因為當文章被刊出來,讀者都會認識作者,我們的名字或筆名會被朗朗上口。但,沒有讀者會知道該版面負責的編輯是誰,叫什麼名字。然而,很多時候,文章能發出光芒、散出能量,編輯功不可沒。

就像同樣都在化妝,不同的師傅化出來的妝卻會南轅北轍。好編輯可以創造出驚人附加價值。他們就像高明的化妝師,他們願意一再地將文字再精雕細琢,文字段落重新鋪排,尋找可以互相襯托的回應文章,……。然而這樣偉大重要的工作者,卻如此沈默,眾人所獻上的光環與喝采,本應有分,卻被我們作者獨享。他們還非常有風度地為作者的成就拍手,微笑地為作者祝福。淑琴編輯就是這樣的人。她真是上帝的沈默工作者。

因為一場車禍意外,我失去了一個好友,基督教文字界少了一個好編輯。我再次深刻體會到人類的罪惡,是有多麼的可怕。開車紅燈右轉、速度過快、一時疏忽,在平日沒出事時,只是一種小小的惡,但出事時,賠上的卻無法估計。

「為什麼容讓這樣的事發生?為何不能讓人類的惡跟平日一樣閃過去?淑琴這麼年輕,才三十歲出頭。」當我為此熱淚盈眶,幾被憂傷不已的念頭所擊倒時,舊約聖經約伯記,讓我知道不需要再三問上帝。因為即使上帝講明原因,我們人類的有限智慧也是無法理解。至於,新約聖經則讓我收拾混亂不堪的心情,明白不需要再為淑琴禱告什麼,因為她現在比我們任何一位活著的人都來得快活幸福,她現在就在主耶穌的旁邊。

因此,我盼望現在在天上的淑琴,能為我們這些受主呼召做文字工作的守望。讓我們或作者、或編者都能不斷進步,超越固有的框架,並互相配搭,激發出全新的火花,完成一場場精彩演出,讓眾人(尤其是非基督徒)都能感受到上帝的偉大。

相信一向俏皮淑琴,就會很想從天上捎來email,對我們說:「恩,很讚唷,I 實在like呢」

about 陳小小

about 華子

about 飛飛

【延伸閱讀】:

祂不誤事
我愛書展
感恩就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