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我的爸爸比神好嗎?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有一位人人都羡慕的好爸爸,雖然他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平凡人;我也知道神是我的阿爸父,但祂是一位創造宇宙萬物的神。他們之間有什麽可以相比的呢?前幾周,我參加了一場《展開生命的藍圖》聚會,當神溫暖的同在環繞四周,我的心裏突然蹦出這樣一句話:“當我在困境中煎熬時,父啊,你到底在哪裡呢?”那一刻,我感到好傷心,也哭了很久。

在我身旁的一位姊妹說:“我理解你的心情,我覺得,我的爸爸比神好,因為他不會在我困境中袖手旁觀。我覺得,無所不能的神在我困境中似乎什麼都沒做,我的父親當然比神慈愛嘛!”我點點頭,那一刻,我真的有些相信她的話。這兩周我一直思索著這個問題,從理智上,我知道我們的想法錯了,但到底錯在哪裡呢?

我的爸爸雖然沒有神那樣的大能,但稱得上是一個模範父親。他一直視我為掌上明珠,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盡全力滿足我的一切要求。雖然那時,我們生活在中國大陸十年動亂的艱難之中,物質生活極度貧乏,但他都想方設法地購買許多孩子連聽都沒聽過的營養品和零食,常常花掉家中僅有的一點點生活費,不知讓母親臭駡了多少次。正因為我父親的疼愛,我會常常覺得神不如我的父親,因為祂很少對我有求必應。

不僅如此,我的父親一直都以他的寶貝女兒為生活的中心,而我總不知道忙碌的神今天到底在哪裡?有一次,父親到北京探望我, 帶着我逛遍王府井大街的每個小吃部,把一個月的工資都花得一乾二淨。那幾天,我們常去一個安靜的地方,我依偎在他身邊吃著零食,並與他滔滔不絕地講著運動隊裏的一些有趣的事情,也談論著我的理想,從現在一直談到將來。而神一直讓我感到遙不可及,祂什麽時候會與我面對面談心?

不過,對於將來,我與父親各有不同的想法,父親當時最大的願望就是我有一天能參加奧運會,而我對此一點都沒興趣,但嘴上卻不敢說。其實,我只想在家中和普通的孩子一起玩耍,然後回家寫詩作畫,將來找個好丈夫,嫁了!我覺得,父親的夢想很不實際,因為我根本就沒有運動員最基本的素質,但我還是得為父親的理想不斷努力,否則,我就無法維持這和睦的父女關係。

交談中,父親教導我許多世人的價值觀和為人處世之道,他勸誡我,獨自在外,要有防人之心,不可太單純,也不要太軟弱可欺。其實,父親本性十分善良,但因從小失去母親,又長期被後母虐待,所以他的處世哲學極端偏頗。當一個人的傷害沒機會得醫治,就會不由自主地傳給後代。我開始學會事事與人爭競,從不示弱。而且在父親的溺愛中,我變得任性、自我中心,根本不懂得怎樣與人相處,也不懂得尊重別人。所以,在後來的日子中,我在人群中歷經坎坷,路走得十分辛苦。你認為,一個溺愛的父親會比神好嗎?

父親還常常教我,每做一個選擇前,都要反復思考,別忘記為自己留條後路,正所謂“狡兔三窟”,這樣才能在爾虞我詐的世界中生存。我愛父親,也很崇拜他,覺得他的話很有道理,於是,我每做一個選擇都極力想出三套方案,開始變得憂柔寡斷,對人也极不信任。漸漸地,我開始在孩子群中顯得比較世故,也變得比較孤僻,無憂無慮的童年就漸漸遠離。後來,我變得既無敵人,也無朋友,與人之間好像總有一堵無形的墻。我曾試著改善,但最終都以失敗而放棄。我覺得,雖然父親世故的教導帶給我某些益處,但造成我更多人格的傷害和扭曲。看來,人的愛是無法與神的愛相比!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漸漸與父親有些疏遠,那少女懷春的憂悶和孤獨再也不便向父親提起。他雖仍疼愛我,但對一個漸漸長大的女兒就顯得有些無能為力,他既不可能無時無刻地保護我,也無法成為我心靈上的幫助,不是他不想滿足我,而是人的確有許多局限性。當我苦悶時,就常常找個安靜的地方,對著自己的心說話。我思索著,假如有一位喜歡聽我傾訴的神,那該有多好啊!

父親的局限性還表現在教育孩子的方法上,雖然父親疼愛我,但實際上對我也很嚴厲,他不能容忍兒女的任何失敗。小時候,哥哥很調皮,學習成績很不好,所以,他常常被父親拳打腳踢。而我雖為他的掌上明珠,但如果我在賽場上只退步零點幾秒,就會馬上從他愛的寶座上墜落。我很難想像,一個充滿愛的父親會在頃刻間大發雷霆,會罵出最刻薄的話,甚至動手打人。我開始明白,我的比賽成績是與父親的愛緊緊連在一起,贏得愛是需要付出代價。因此信主後,我覺得神的愛大概也是如此吧!

我感覺,愛不僅是有條件的,而且還帶著極大的壓力。我當運動員最失敗之處,就是我無法勝過自己緊張的情緒。我一直不明白自己為什麽那麼懼怕比賽,即使離開運動隊三十多年,我仍會因夢見游泳池邊的比賽臺而被嚇醒。多少次,我一站上出發臺,就腿發軟,心發慌,槍聲未響,我就嚇得掉入水中。我感覺自己正戰戰兢兢地追逐著別人的夢想;我哀歎自己不得不面對父親生氣的臉龐。這到底是壓力,還是愛?我只感到那是一團凝重、令人窒息的烏雲。所以,很小的時候,我就想離家出走。

十三歲那年,我終於有機會選擇離家最遠的廣州。臨走時,父親抹著眼淚,追著南下的火車向我招手,我雖對他依依不捨,但我沒有落淚,心中不斷慶幸自己的自由,我的心因此而狂跳不已,興奮得徹夜難眠。假如父親的愛會這樣讓人感到沉重,那麼他又怎能與神相比呢?

回顧過去,我發現,神不僅在我不認識祂的時候一直保護著我,一直用祂的慈繩愛索牽引著我,雖然祂希望我的心歸向祂,但祂給我自由意志。我時常驚歎自己曲折但平順的經歷,五歲時,我把母親的安眠藥當糖吃,吃掉了半瓶。當我昏倒在門外,卻巧遇好心的老媽媽,被她及時抱進醫院而保住了小命;七歲時,我跟著許多孩子爬上屋頂,卻從一個洞裏掉下去,恰巧掉到一個大胖子的身上,又讓我逃過一劫;考大學時,我明明報了那所名牌大學,我的檔案卻被另一個學校偷走,最後,我在沒有檔案的情況下收到那所名牌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你說,世上怎會有這樣莫名奇妙的怪事?

更妙的是,我到了適婚年齡,男朋友卻不見蹤影。忽然,白馬王子從天而降,未來的丈夫從美國坐飛機回家探親,在飯廳中巧遇我這個無人問津的灰姑娘。於是,在十五天之內,我們就步入紅毯,好像做夢一樣。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想,如果沒有神在背後操縱,我今天怎麼可能在這個地方呢?

在那個展開生命的藍圖聚會之後,神在我的心裡放下一句話:“如果我沒有時刻在一旁保護,你會有今天的幸運嗎?” 是的,我們時常因不如意的過去而質問神,認為祂十分冷酷,卻沒想到,如果沒有祂的保守,我們今日的恩典又如何從天而降呢?是的,當我們遇到困境,祂不僅是在那裡守候著我們,而且,那也是試驗我們的環境,使我們從中受益。此時此刻,你還會問:“我的爸爸比神好嗎?”

神不僅比我父親更好,而且救贖了我已死的生命,讓我從此活在祂永恆的國度裏。從我踏上美國國土的第一天起,我就被基督徒包圍住,原來,我在糊裡糊塗之中嫁給了一個基督徒。所以,我在美國的第一批中國朋友都是基督徒,我認識的第一個美國家庭也是中國宣教士世家,在這樣的環境中,我不信主也難啦!信主後,我並沒有將自己的信仰排在生活的第一,生了孩子以後,乾脆就不進教會了。

但神的手從沒有放棄,在沒有屬靈家庭的歲月裏,我巧遇了許多事情,後來,我因許多偶然而回到教會,我的母親也在那個教會中受洗信主,而我第一次聽到神的聲音。在一次退休會中,我回應講臺的呼召而跪下禱告。突然,我感到一束大光從頭上照射下來,神向著我的心說話:“孩子,回家吧!你流浪得太久了!”我聽了,禁不住失聲痛哭,在場的弟兄姊妹們都以為我因兩個特殊的孩子而傷心,其實,我根本沒有想到孩子的事,而是我的心被天父的愛觸摸了,原來,神的慈繩愛索一直都牽引著我!

後來,我接觸到內在生活,開始操練等候神,我發現,神正等著我,像一位期盼浪子回家的父親,天天翹首盼望,盼著我能自願回家,期待著與我面對面談心;祂又像一個不棄不捨的癡戀情人,追逐在生活中的每條路徑,最後以慈愛和誠實抓住我的心,我怎麼還會覺得祂比不上我的父親呢?

我思索著,假如神真的像我的父親,祂會溺愛我,讓我一生平順;祂會讓我飯來張口,衣來伸手,如公主一般無憂無慮,我可能會因此失去獨立生活的能力,在嬌慣中無法學會愛,變得自私自利,刁蠻無理;在任性中不會約束自己的脾氣。最可悲的是,我可能因安逸而遠離神的國度,那麼,我這一生還會幸福嗎?假如神像我的父親一樣嚴厲,我所思所想都瞞不過祂,那麼,我的命運就慘了!我會活到現在嗎?

我感謝神,祂是一位智慧無雙的天父,只賜給我有益的祝福,藉著各樣的環境來磨塑一個謙和柔順的個性。我也感謝神接納我的本性,給我改進的機會,賜我夠用的恩典,期盼我在屬天的路上突飛猛進。…

朋友,現在你還認為,神比不上你的父親嗎?

歡迎參觀作者的部落格:內在生活花絮

【延伸閱讀】:

學習障礙兒的感恩
家庭的重要
五個月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