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災難還能有什麼意義

【作者:柯志明會思想的蘆葦 2020.03.22



圖片提供/123RF

只有騙子才會利用災難發神諭,或講說所謂神秘命運。真理的門徒則在日常生活中孜孜矻矻教導真理,因為真理是日常的、遍在的、常在的,隨處顯示。

我從來不認同也不在乎那些專門以災難以及因之而生的恐懼來激發人的宗教情感的作為。不是因為我不相信災難來自於超越者或能顯示超越者,也不是因為我不相信災難能引生人的敬虔之情,而是因為人的現實生命本身即內具不可避免的災難,無需「額外的」災難再添加什麼。

如果難災之可怕在於它帶來死亡、不幸與痛苦,那麼人之必死以及因之而有的種種悲慘不幸就是生命最大又最致命的災難。何需額外的災難警示?

為什麼我們沒有看到又不願真誠面對自己的必死性呢?為什麼我們對人的日常悲慘不幸不以為意呢?為什麼我們對每日人間的相互傷害視若無睹呢?為什麼只有那些「可怕的」災難才具有深刻的信仰意義呢?既然你能在不可預測的巨大災難中看見上帝刑罰的手,你怎麼不能在自己以及所有人那最確定不移的日常死亡中看見祂的審判呢?

如果你不能在人必有的死亡中看見上帝的臉,你又怎麼可能在災難中觸及祂的手呢?反之,如果你已在人的死亡中看見上帝的作為,又何需災難來顯明祂的旨意呢?

如果有一種生命、真理、意義、幸福能超越可怕得叫人暈昡的災難,那麼這生命、真理、意義、幸福也必定早已超越了人必哭號的日常死亡。但如果日常死亡吞吃了我們生命的一切,那麼忽然臨到的災難也不可能給我們額外添加什麼。坦白說,對任何一個渴求永恆之生命、真理、意義與幸福人而言,這冷酷無情的世界本身就是災難。何需另外的災難?

我們沉睡得如此之深,以致於似乎只有災難才能喚醒我們。但災難並不能顯示更大、更深、更永恆的意義。其實,所有人的死亡與悲慘不幸,尤其那個人的死亡與受難,早已向我們清楚顯示一切災難所能顯示的意義。

我不相信還有什麼災難能顯示奧義,我也不相信還會有什麼更大的災難。最大的災難已經發生並臨到了我們,最深的真理與意義也已因之顯明;不會也不需要再有其他的災難,不會也不需要再有別的真理了。如果災難還能有什麼意義,那至多是提醒而不是顯示。依我看,藉災難發預言的多是假先知,唯有在日常生活中堅定地陳明生命事實並講說真理的才是永恆者的真僕人。

我們必須認真過日常生活!只有更讓我們貼近日常生活又叫我們更真實地過日常生活的災難才有意義,這或許也是災難的唯一意義。

about 【會思想的蘆葦】專欄主要寫手:張大虹


上一則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