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家庭更新协会》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死别有时――哀恸中更新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主耶稣说:「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马太5:4)

今年3月,经过大半年与癌症及肺部纤维化双重病患的煎熬下,我的妻子Ellen终于安息主怀。我们一直都知道「生有时、死有时」,更确信基督的十字架和复活已胜过死亡,死别只是暂时的分离,将来在天家再相会;然而,我想像不到的是哀恸竟是如此的深,我在安息礼拜及追思会上都不能自控,缺堤般的痛哭,极度不舍。

我想起主耶稣的好友拉撒路死亡后,再看见他的姊妹马利亚和马大的忧伤,及众人都未明白什么是「复活」,不相信「复活」是从今天开始、生命便更新――「耶稣哭了!」(约翰11章)」。 我又想起亚伯拉罕妻子撒拉去世时,他也是极度「哀恸哭号」。 「撒拉享寿一百二十七岁、这是撒拉一生的岁数。撒拉死在迦南地的基列亚巴、就是希伯仑、亚伯拉罕为他哀恸哭号。」(创世记:23:1,2)我领会到哭泣与哀恸是神容许的,在伤痛中感情的流露毋须压制,只是要不住贴近三一神,寻求安慰与更新。

我领悟到夫妻二人成为一体,「骨中的骨、肉中的肉」,一生一世同心同行同信主,一同经历养育儿孙,一同经历人生中的喜与悲、苦与乐,原来是人间最亲密的关系。这就是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命的「奥袐」。 「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然而你们各人都当爱妻子、如同爱自己一样.妻子也当敬重他的丈夫 。」(弗5:31-33)

Ellen和我结婚43年,日常生活有一定的节奏、好像是必然的:晨早我们一同安静、默想主话,同心敬拜为家人和朋友祷告、将每一天要处的事、要见的人都交托给主,才开始新一天。Ellen不一定出席每一个我去的场合,但是她都会代祷;而那些年间,我们同心养育神赐给我们的两个儿子、媳妇和三个孙儿。我们有同心服侍双方的延伸家庭,喜见两个家族成员都逐一信主。我们家庭的金句是:「至于我和我家,必定侍奉耶和华。」(约书亚24:15)

过去五年,因为四川2008年5月12日大地震,我和儿子及同工们到灾区进行「地震后社区心理康复培训」,先后到四川约四十次,Ellen也陪我们同行超过十次。原来同心同行不止在家中,也在前线。

神应许哀恸的人必得安慰,原来是如此真实。哀伤期间,圣灵是如此亲近,他的名字是「安慰者」、「同行者」是圣灵像神的爱浇灌在心中――泪仍在流,心中却是温暖、出奇地平安!

我在Ellen离开后,踏进自己的家,立刻崩溃痛哭,因为每个角落、每件衣物都提醒我:昔日的温馨、今天的失去。我在这段时期,未敢独居。

我的一位媳妇在默想十字架时,得到神的感动,好像十架上的主耶稣对她说:「女儿,看你的父亲。」 结果,是我的两个儿子和媳妇还有三个孙儿主动接我到他们家中住宿,我的母亲、弟妹和至亲都每天代祷、安慰、陪伴同行――家是何等大的祝福;今天在地上经历温暖、同时期待着明天更美在天上的家乡。

我将心中的情绪起伏,神话语的安慰、及真实的经历写成代祷信,至今已发出50封――教会里的肢体,「突破」的同工,香港、国内、及海外的朋友不住的代祷及来邮安慰:祈祷的力量超出想像,我知道在神的家里、并不孤单。

想不到Ellen的安息礼拜,和追思会也成为祝福。 全场充满眼泪、同时不住感恩,洋溢着盼望的诗歌、神的话、神的安慰及真情的分享。

追思会的主题是「生命礼赞:Celebration of a beautiful Life。」在Ellen病患中,我从未见过她如此美丽:每天唱诗、心中平安、没有恐惧、没有遗憾。“In His time ,God makes her beautiful ”「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 (传3:11)――在她不算很长的生命中,原来她祝福了不少家人、亲戚、朋友、和我们服侍过的青少年。  
最近几个星期,在家人、好友、和同工陪同下;我再到甘肃,探访Ellen和我服侍过的青少年和家庭;再到柬埔寨,探望Ellen和我熟悉的宣教士,也主领青年福音营;再去澳门,第二度为生下来便没有四肢的Nick Vujicic 在福音聚会中翻译,当年Ellen和我都与Nick 分享生命。在这些充满贫困、苦难的真实现场中,我看见神奇妙的作为和福音的大能――服侍青少年的召命、心中的火再被燃点,再靠他的恩典和能力上路。

回顾这十个月的旅程,经历前所未曾尝过的哀恸;自觉十分脆弱,相当软弱、泪水常流、心中疼痛。我今天更相信神是拣选软弱的人,并在人的软弱中彰显他的恩典和大能。

哀恸仍在,神一直同在,亲友和主内肢体同行陪伴――尽是恩典、只有祝福!


图片提供/123RF

本专栏与《国际家庭更新协会》合作

【延伸阅读】:
      换肤 vs 新生
      礼拜,是需要学习与更新的
      生命的结束还是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