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三育四集》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学期结束前的一席话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妹妹说不希望让同学和老师知道妈妈不久前过世的事,原因很让我惊讶,「因为妈妈生病的时候,有老师问我,我说妈妈得了癌症,被同学听到,同学的反应竟然是,喔!真恐怖……」,面对这群她所谓的「冷血动物」,说什么她都不愿意再说出妈妈的事。

怎么会这样?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因为在我身边并没有这样的情形,朋友们多能感觉到这件事对我的重要性,至少懂得暂时沉淀下自己的情绪,聊表关心;听到妹妹的事,第一个直觉,一代不如一代,一代不如一代的能够去关怀,一代不如一代的能够去同理,一代不如一代的知道在更幸福的生活中要去珍惜。

站在X世代的尾边,面对这一群Y世代,小我们三岁的弟弟妹妹,有一种感叹,或许我们的世界,直到大学才开始和电脑有密切关联,在成长的年代也没有接触过这许多大量的媒体资讯,电视也只有三个台可以选,更没有妹妹他们高中就有的染发、穿几个耳洞、带变色隐形眼镜等的流行风潮,吊在X世代的边缘,我们还依稀的留住了一份单纯。 在教学的学校里,面对学生们的最后一堂课,不禁有感而发。我教的是一所私立的双语中学,在不景气的经济状况下,他们异常的有着优于别人的家庭背景和经济条件,负担的起一个学期五万多的学费(另外再加上美语教学费用),他们是幸福的,也是比较上,不大懂得去尊重别人的一群孩子;看着这群国一的小朋友,我希望在学期结束前给他们一些震撼教育。

「我很希望华中出去的学生,你们这五个班级,出去不要跟人家比,比什么呢?比我的手机是哪个牌子,比我这个月刷了多少信用卡,花了多少钱,比我穿的篮球鞋是哪个厂出的,比我的这个包包是哪个名牌,等你们再大一点,不要出去就跟人家比你写了几封情书,你追了多少个女生,你交了几个男朋友,或许你们自己比的很快乐,可是被第三个人看到,他会觉得你们超『俗』(台语),请看我的手势,真的….有够…『俗』。

为什么我会这样说,我之前在台北教一个家教,她们就是在比这个,她小学五年级交第一个男朋友,到我教她,高一,她换了十个男朋友,她们比什么,比染过几种颜色的头发,比「ㄙㄟˋ ㄉㄡ˙」过几种发型,比花了多少钱,穿了几个耳洞,拜托一下,真的是有够逊。 念书只有这十年,中学、大学,研究所就不算了,只有这十年可以去学、去做自己有兴趣的事,竟浪费时间在比这些很逊、超逊、有够逊的事情上!要比就跟人家比学了几种乐器,会了几种语言,看过几部记忆深刻的电影,读过几本好书,有了哪些难忘的营队经验,写过几篇动人的文章。要比就比这些!

十年一过,有对象,结婚了,女孩子开始变黄脸婆,照顾小孩,男孩子开始养家,忙碌奔波,到时候还要跟人家比什么?!比车子花了多少钱,比房子买了多少钱,还是要跟人家比娶了几个老婆,还是生了几个小孩???但愿这些年轻人明白,十年一过,不大可能有这么完整、自由的机会学习和发挥。

「你们看得出来老师中间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吗?!【小朋友摇摇头】,其实老师在六个月前,是住在台北的,准备考托福、RE,要出国念书,因为妈妈生病,搬回台中来,她之前身体都是非常好的,谁会想到一检查,就说她得了癌症,一开完刀,医生就宣布她只有三个月到六个月可以活了;我妈妈在两个月前已经过世了,来上你们的课,有时候我心情是很复杂的,看到你们会想到妈妈,因为她也是老师,在教你们的时候,她给了我许多的建议,可是看到你们,小国一,你们都满单纯的,又多看到了一张天真,动人,令人感到安慰的脸。

我知道你们的家庭背景都不错,可是我要提醒大家,多去珍惜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时间,你想看看,如果我和你们一样大的时候,就知道妈妈现在会过世,我会不好好去珍惜吗?!下一秒你会遇见什么事,你父母亲会遇见什么事,真的很难说,我有两个高中同学,他们的父亲在高中的时候因病去世,还有一个高中同学,念大学的时候,突然听到他父亲过世,原因不是生病,是有人错闯空门,当他们的面把他爸枪杀了,他们家很安分喔!根本不可能和黑道扯上关系的。

或许很多时候,你们会抱怨,觉得是父母亲不了解你们,不关心的你们的情绪,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在学怎么当他们的儿子女儿,他们也正在学怎么当你们的爸爸妈妈,你们出生的那一刻起,他们才开始学做父母的,是跟你们一样的,他们也有很多做的不大好的地方,需要你们的支持,需要你们的谅解。

我说这些,只是希望提醒你们一件事,你很难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去珍惜你所拥有的,去把握你能把握住的,不要给自己机会留下遗憾!!」

台中陆续的成立私立双语中学,送进来的孩子,家庭生活都过的相当优渥,我实在担心,这些学校里面,老师真的都很认真,可是往往成绩大过一切,很少教他们生活上的事,甚至给孩子一个观念,去在意其他的事,或老师提到其他的事,是很浪费他们时间的,加上学校的辅导工作又很弱,像我们学校,辅导室和导师室结合,只有一位专门负责辅导的老师,却要顾到全校的高中、国中同学,真的让人有一种恐怖的感觉,这些孩子,没有特别能诉说的管道,接受个别辅导、关心的空间,又在这样竞争的环境中成长,他要如何懂得去关心别人?去体谅别人?去理解别人的难过?是不是又变本加厉的培养出一群人,像回应我妹妹这样,告诉他们有亲人过世的朋友,「喔!真恐怖!!?!」

【延伸阅读】:
一个亚斯伯格症孩子的联络簿
偶像—我的国中老师
教育这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