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三育四集》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學期結束前的一席話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妹妹說不希望讓同學和老師知道媽媽不久前過世的事,原因很讓我驚訝,「因為媽媽生病的時候,有老師問我,我說媽媽得了癌症,被同學聽到,同學的反應竟然是,喔!真恐怖……」,面對這群她所謂的「冷血動物」,說什麼她都不願意再說出媽媽的事。

怎麼會這樣?這是我的第一個反應,因為在我身邊並沒有這樣的情形,朋友們多能感覺到這件事對我的重要性,至少懂得暫時沉澱下自己的情緒,聊表關心;聽到妹妹的事,第一個直覺,一代不如一代,一代不如一代的能夠去關懷,一代不如一代的能夠去同理,一代不如一代的知道在更幸福的生活中要去珍惜。

站在X世代的尾邊,面對這一群Y世代,小我們三歲的弟弟妹妹,有一種感嘆,或許我們的世界,直到大學才開始和電腦有密切關聯,在成長的年代也沒有接觸過這許多大量的媒體資訊,電視也只有三個台可以選,更沒有妹妹他們高中就有的染髮、穿幾個耳洞、帶變色隱形眼鏡等的流行風潮,吊在X世代的邊緣,我們還依稀的留住了一份單純。 在教學的學校裡,面對學生們的最後一堂課,不禁有感而發。我教的是一所私立的雙語中學,在不景氣的經濟狀況下,他們異常的有著優於別人的家庭背景和經濟條件,負擔的起一個學期五萬多的學費(另外再加上美語教學費用),他們是幸福的,也是比較上,不大懂得去尊重別人的一群孩子;看著這群國一的小朋友,我希望在學期結束前給他們一些震撼教育。

「我很希望華中出去的學生,你們這五個班級,出去不要跟人家比,比什麼呢?比我的手機是哪個牌子,比我這個月刷了多少信用卡,花了多少錢,比我穿的籃球鞋是哪個廠出的,比我的這個包包是哪個名牌,等你們再大一點,不要出去就跟人家比你寫了幾封情書,你追了多少個女生,你交了幾個男朋友,或許你們自己比的很快樂,可是被第三個人看到,他會覺得你們超『俗』(台語),請看我的手勢,真的….有夠…『俗』。

為什麼我會這樣說,我之前在台北教一個家教,她們就是在比這個,她小學五年級交第一個男朋友,到我教她,高一,她換了十個男朋友,她們比什麼,比染過幾種顏色的頭髮,比「ㄙㄟˋ ㄉㄡ˙」過幾種髮型,比花了多少錢,穿了幾個耳洞,拜託一下,真的是有夠遜。 唸書只有這十年,中學、大學,研究所就不算了,只有這十年可以去學、去做自己有興趣的事,竟浪費時間在比這些很遜、超遜、有夠遜的事情上!要比就跟人家比學了幾種樂器,會了幾種語言,看過幾部記憶深刻的電影,讀過幾本好書,有了哪些難忘的營隊經驗,寫過幾篇動人的文章。要比就比這些!

十年一過,有對象,結婚了,女孩子開始變黃臉婆,照顧小孩,男孩子開始養家,忙碌奔波,到時候還要跟人家比什麼?!比車子花了多少錢,比房子買了多少錢,還是要跟人家比娶了幾個老婆,還是生了幾個小孩???但願這些年輕人明白,十年一過,不大可能有這麼完整、自由的機會學習和發揮。

「你們看得出來老師中間有心情不好的時候嗎?!【小朋友搖搖頭】,其實老師在六個月前,是住在台北的,準備考托福、RE,要出國唸書,因為媽媽生病,搬回台中來,她之前身體都是非常好的,誰會想到一檢查,就說她得了癌症,一開完刀,醫生就宣佈她只有三個月到六個月可以活了;我媽媽在兩個月前已經過世了,來上你們的課,有時候我心情是很複雜的,看到你們會想到媽媽,因為她也是老師,在教你們的時候,她給了我許多的建議,可是看到你們,小國一,你們都滿單純的,又多看到了一張天真,動人,令人感到安慰的臉。

我知道你們的家庭背景都不錯,可是我要提醒大家,多去珍惜和爸爸媽媽在一起的時間,你想看看,如果我和你們一樣大的時候,就知道媽媽現在會過世,我會不好好去珍惜嗎?!下一秒你會遇見什麼事,你父母親會遇見什麼事,真的很難說,我有兩個高中同學,他們的父親在高中的時候因病去世,還有一個高中同學,念大學的時候,突然聽到他父親過世,原因不是生病,是有人錯闖空門,當他們的面把他爸槍殺了,他們家很安分喔!根本不可能和黑道扯上關係的。

或許很多時候,你們會抱怨,覺得是父母親不瞭解你們,不關心的你們的情緒,可是你們有沒有想過,你們在學怎麼當他們的兒子女兒,他們也正在學怎麼當你們的爸爸媽媽,你們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們才開始學做父母的,是跟你們一樣的,他們也有很多做的不大好的地方,需要你們的支持,需要你們的諒解。

我說這些,只是希望提醒你們一件事,你很難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去珍惜你所擁有的,去把握你能把握住的,不要給自己機會留下遺憾!!」

台中陸續的成立私立雙語中學,送進來的孩子,家庭生活都過的相當優渥,我實在擔心,這些學校裡面,老師真的都很認真,可是往往成績大過一切,很少教他們生活上的事,甚至給孩子一個觀念,去在意其他的事,或老師提到其他的事,是很浪費他們時間的,加上學校的輔導工作又很弱,像我們學校,輔導室和導師室結合,只有一位專門負責輔導的老師,卻要顧到全校的高中、國中同學,真的讓人有一種恐怖的感覺,這些孩子,沒有特別能訴說的管道,接受個別輔導、關心的空間,又在這樣競爭的環境中成長,他要如何懂得去關心別人?去體諒別人?去理解別人的難過?是不是又變本加厲的培養出一群人,像回應我妹妹這樣,告訴他們有親人過世的朋友,「喔!真恐怖!!?!」

【延伸閱讀】:
一個亞斯伯格症孩子的聯絡簿
偶像—我的國中老師
教育這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