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扬小品文》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死荫幽谷》这是关乎生命的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发现罹患癌症


  当医生告诉我:「你得了胃癌需要开刀」时,我内心一阵晕眩,怎么可能呢?我每年花一万块钱作健康检查,今年二月份(2001)检查结果,一切正常,我健康的很。

  十月一日因为胃有点不舒服,就上网到万芳医院挂胃肠科检查。那时也不认识半个那里的医生,就随便挂了号,结果刚好挂到他们胃肠科主任的门诊,而且是最后一号,再晚一点就挂不上号了。

  问诊完,医生觉得我的症状可能是胃溃疡,就替我预约挂号照胃镜。照胃镜那天有几位医生在,病患们轮着等候,结果我又轮到那位主任。他检视我的胃,确定是溃疡,但因着他的经验,觉察到溃疡的形状不对,因为普通的溃疡应该是规则形,而我溃疡的形状却不规则、有些异状,他就马上替我作病理切片,结果一化验后证明是癌细胞。

  听完诊断报告后,我的心情相当复杂,并不是怕死,因为我知道死了以后要去哪里,且那个地方的主已经以完全的爱来接纳我了,所以我的恐惧并不深。另外,我的心默默的感谢神,一连串奇妙的安排,让我早期发现胃癌,后来证实我的肿瘤只有 0.3 x 0.7(公分),若不是很有经验的医生,可能也不会怀疑这溃疡和癌症有关,也可能不能从一大片溃疡中,准确的取到癌细胞,也许吃吃药,我又觉得好多了,因此而拖延病情。

生命如云雾
  其实在整件事情发生以前,主已经给我一些提醒。我正值年轻,在政府加入 WTO 以后,我已看清楚,身为工程师的我,最重要的是拥有证照和流利的英文。我自负英文不错,且是留欧的博士,德文也行。我已经拥有一张技师执照,心里正盘算着用一、两年的时间再考一张技师执照,将来就可以如何如何。

  有一天读圣经读到雅各书第四章时,心里突然一跳,圣经上说:「你们有话说,今天明天我们要往某城里去,在那里住一年做买卖得利。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下一段话更让我心惊胆战、印象深刻,他说:「你们只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作这事,或作那事。」

  啊!全能的主啊!愚昧的我现在才明白,我连明天如何都还不晓得,我还在为自己图谋些什么呢?我只能说:「主啊!你若许可,我就可以存活,也可以作这事,也可以作那事。」

  开刀前,主又不断用他的话语安慰我。我预定星期三开刀,在前一个星期六时,我想起主说:容稗子和麦子一起长,当收割时我要先将稗子媷出来,捆成捆,留着烧。(太十三30)我会不会是那稗子呢?我好害怕、好害怕!结果星期天主日崇拜时,诗歌唱「有福的确据」:「有福的确据,耶稣属我,今我得先尝,荣耀喜乐。」当诗歌响起时,我已泣不成声,因圣灵已告诉我,那有福的确据我已经拥有了,不用害怕。

  星期二妻子丽秋听英文圣经时,告诉我神安慰她的经文,在约伯记四十一11,神说:「天下万物都是我的」。英文是「All things under heaven belongs to me」,我内心一震,对呀!不只是天下万物,更是「All things」、一切所有的事情;我今天得癌症不也是在神的主权下吗?不也是他早就知道的吗?他既然允许这件事情的发生,难道他会弃他的儿女于不顾吗?绝对不会的,因为主说:「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何况你们在天上的父呢?」(太七11)这句话让我得到好深的安慰。开刀的前一天晚上十二点多,主竟然又差派他的儿女来看我,那姊妹跟我说:「基督与你一起受苦」(赛六十三9),我心中得了安慰,好平安,好平安一觉安稳睡到天亮。

代祷的力量
  丽秋联络了四间教会、一家神学院和一间福音机构为我祷告,我第一次深深感受到代祷力量的强大。从小我就很怕痛,小小的打针我都不敢看,在未信主前,我曾经开过两次刀,那种经验深印脑海。可是,这次开刀我的心里却一点也不害怕,心里只想开口赞美主。在被推到手术房前等待那段时间,所有的人都离开我了,只有自己孤独的等待开刀。以前那段时间是我最恐惧、害怕的时刻,前次的开刀,我吓到手脚冰冷,全身僵硬,麻醉师要帮我脊椎注射时,一直叫我一定要放轻松,不能这样;而现在我却只有感谢与赞美,我知道我的主没有一刻离开我。

  开完刀推出手术房后,只觉得那祷告的力量强盛到我满了喜悦。虽然鼻孔插着鼻胃管,脖子一条注射管,腹部一条引流管,还有一条尿管,我内心满着感谢与喜乐。一见到我爸爸马上抓着他的手说:「爸!你一定要信耶稣基督。」;看到丽秋的妈妈,马上抓着她的手,说:「妈!你一定要信耶稣基督。」那时只想跟床边的每一个人说,你们一定要信耶稣,因为他的应许,他的话语从不落空,他是那可信的。

  人身体软弱的时候,灵特别敏感。开完刀后隔天,丽秋的妈妈带了一群一贯道的道友来看我。他们围着我,有的说,你没问题啦,马上就可以康复;有的说,你吉人天相;还有的说…,我只觉得好烦好烦,只希望他们赶快离开,我觉得整个灵被搅扰的好厉害。过后我就开始忧虑:怎么两天了还没有排气啊!会不会肠沾黏啊!心里好忧虑。后来我紧抓着丽秋的手同心祷告,这忧虑才慢慢离去。

福音出口
  这回的生病让我的心柔软了。我附近的病患大多是等待开刀的癌症病人,看到他们,我内心深深的知道,若没有从神来的力量,人是多么惶恐。而人身体软弱时,又那么容易受灵界的干扰,难怪忧愁的脸,挂满每个人的脸庞;医院佛堂内,总是那么多人,拜了又拜。我多希望能告诉他们,到耶稣基督的面前来,这是人盼望真正的确据,这也是人力量的真正来源。

  喜乐的灵天天充满我,每天早晨起床我就是感谢主耶稣。每天都有好多人来探望我。我跟他们谈基督,我可以看到许多人带着主的喜乐离去。这一间原本是令人畏惧的癌症病房,现在却成了福音的出口,也成了喜乐的导管。原来不论在哪里,哪里有主的同在,那里就有平安、喜乐和盼望。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撒但抓着我要我离开这个房间,它对我说,你的病已经好了,赶快走吧!本来出院是每个病人最渴望的事,我却严厉的拒绝它说,我要在这里,再多带几个人到主面前来。在我出院前回头看看这间价格是五星级饭店打折的病房,内心却有一丝的温暖。

  从得知癌症到开刀、治疗整个过程,我没有埋怨、也没有质问过上帝,为什么这件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只说,主的美意本是如此。回顾以往:回国后,我由一个热心事奉主的基督徒,变成一个冷冷的信徒,常感觉自己回国后就像一支燃烧炽热的火把,被插入一池冰水中一样。我换了好几家教会,无法安定下来;直到两年前唐崇荣牧师开的希伯来书查经讲座,才重新挑动我对真理的渴慕与追求,而团契间弟兄姊妹的互动,让我重新感受到主内的温暖。

关乎生命的信仰
  约半年前,我突然才明白,原来以前四、五年的时间我们在国外那种火热的事奉主,是神所赐的恩典,让我们能够那么喜乐的事奉。而回国后,几年的冰冷,也是主的恩典,它让我明白,人心冰冷远离神时,内心的旁徨、生命的消沉是多么的大,也让我明白,人怎能片刻离开神呢。在得知得了癌症之前,热心对真理的追求,更是主的恩典,原来主早已知道我会得这病,他早已一步步在安排我的心。

  主陪我走过这段死荫幽谷,让我在追求真理之后,更能以生命去体验他的同在。我想到中古世纪修道院里有多少苦行僧,用苦行,或鞭打自己、或不吃喝不睡觉,希望能使自己更靠近主,却不一定是蒙主所喜悦的。而如今我是何等幸运,能与慈爱的主那么贴近,如此同行,这恩典我一生一世也不能忘怀。

  现在我读圣经时,不再只是理性上的了解,整本圣经对我而言不再只是训诲、教导、引导我走义路的书,它更是一本生命的书。现在读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时,已不再是从前的体会,「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曾有多少人对我说,你们基督教真是霸道,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就被定罪。但现在我读这段经文时,却不是这样,我只看到真理的本体主耶稣基督,以他无限的慈悲和怜悯,对原本就因自己的罪必要灭亡的世人说:来跟从我吧!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为什么要自取灭亡呢?

  啊!是啊!赶快来就近主耶稣基督吧!我们要敌挡他到什么时候呢?主耶稣是盼望的终极,是爱的源头,是真理的本体;就近他、信靠他、追随他,这是关乎生命的,因为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本文选自《传扬福音杂志》十月号,上网请查 www.ccim.org

本专栏与传扬网站合作。

【延伸阅读】:
台风与爱情
他有个形状像赛车的疤
找到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