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答问》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耶稣是否不过是另一个宋七力?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网路上有人提问:「耶稣真的有这个人吗?会不会如同"射雕英雄传"中的"郭靖"这号人物?根据考证,当时的确有个人叫做"郭靖",也是襄阳城的守将之一,而小说射雕英雄传则以之改编成武功高绝的侠客,于是小说与现实的界线模糊掉。新约会不会也是这样?

又好比30年后宋七力四散的信徒们,开始搜集宋七力当年的事迹,于是发起一人一信的投书"我所见的宋七力",于是过了五年后就有了一本"宋新约"出现了。数百篇文章都是具有道德.甚至政要高知识份子的文章,请问这本"宋新约"有任何价值吗??内容无论多荒诞,都是直得信任的吗?」

通常看到这个题问,会想这里最好先不处理「耶稣是否如新约所说的是神」这个问题,因为连「耶稣是否存在」都可以争论成这样,我们还能在怎样的立足点上继续讨论比较深刻的问题呢?因此,先尽力在最基本的「耶稣真实的存在」这个论点上努力,期盼把基本的立足点建立好,或者再更进一步的讨论「射雕英雄传中的郭靖是否存在」,这就像先来搜集支持与反对宋七力的所有文献,来陈明「宋七力存在」这个在宋七力身后两千年被人怀疑的命题。然后才能进一步讨论:「为什么有人就是信宋七力」或者「宋七力是否真有神通」。

但是今天我却想冒险一下,直接讨论「为什么我觉得耶稣的事迹可信」。

首先我要陈明,历史问题虽不如科学问题一般可以斩钉截铁的「证明」,但至少还可以有获得相当共识的方法论可循。但我们现在要探触的是比历史问题更模糊的「信仰问题」或者至少是「史料的演绎与解释」问题,因此更是需要依赖「推论」、「猜想」与「信心跳跃」。我这样说不是要逃避理性与逻辑的检验,也不是要一推四五六,直接诉诸信仰口号,而是想指出我们要处理的问题的主观性与模糊性。不管是意图「证伪」或「证实」的人,都要面对同样的处境,此乃问题的本质所致。毕竟,那些史料都只是「结果」,只是「宣告着一种既成的事实」,而我们的目标却是寻找「既成事实」后面的动机与原因。

也因为我们认知「信仰问题」或「史料解释问题」有其模糊的空间,因此我们理应容忍同样的史料可以有不同的解释方法,网友可以相信不同的结论。于是,我就用较为主观的角度入手,讨论「我自己为什么觉得新约记载的耶稣事迹可信」。

首先,因为这里是宗教板,所以我们应该了解「合乎理智与逻辑的事物才可能存在」这个命题本身也是一种未经验证的信仰,是不能拿来当成先验的真理来检验其他信仰的。因此,在我们还没有真的去检验宋七力是否真能分身之前,恐怕不能随便单单因为「不可能有分身」就认定「宋七力分身论」一定是错(当然也不能说「一定是对」)。自然,也不能因为有很多神棍,我们就认定「所有神迹奇事绝对是不可能存在的」。这是我们讨论这问题时必须保持的开放心态,否则,我们根本不需要冒险讨论到这个地方来。如果网友愿意接受「神迹可能」,「新约记载耶稣的事迹可能是真」,我们才开始有可能可以讨论「新约记载耶稣的事迹是否是真」。

我已经花了很长的篇幅打了预防针,然后我要开始说明为什么我认为新约圣经记载耶稣的事迹可能是真。在讨论这之前,我已经读过十几次的新约圣经与旧约圣经,其他圣经相关的参考资料也读了不知道多少,我的意思不是我读的多所以我的判断是真,而是网友当可以相信我了解新约圣经的思路与作者的切入角度。

我认为新约圣经的作者,并没有打算要编造一套虚幻的小说。我们顶多能说他们可能是将一些神怪的事情加在他们认定将成为严肃作品的着作中。他们写作的目标是严肃的:

 约翰福音 21:24 为这些事作见证,并且记载这些事的就是这门徒;我们也知道他的见证是真的。 21:25 耶稣所行的事还有许多,若是一一的都写出来,我想,所写的书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
使徒行传 26:25 保罗说:非斯都大人,我不是癫狂,我说的乃是真实明白话。 26:26 王也晓得这些事,所以我向王放胆直言,我深信这些事没有一件向王隐藏,因都不是在背地里作的。
马可福音 1:1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福音的起头。 1:2 正如先知以赛亚(有古卷无以赛亚三个字)书上记着说: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预备道路。
路加福音
1:1-2 提阿非罗大人哪,有好些人提笔作书,述说在我们中间所成就的事,是照传道的人从起初亲眼看见又传给我们的。 1:3 这些事我既从起头都详细考察了,就定意要按着次序写给你, 1:4 使你知道所学之道都是确实的。
再者,这些作者真心信他们所写的东西,甚至这些作者都受迫害而死。即使是号称十二使徒中唯一善终的约翰,也被放逐到海岛上,晚年才回到大都市,死在大都市中。而导致新约作者群:保罗被砍头、彼得被倒钉十字架....的背后原因,就是他们相信耶稣是神、死里复活。他们用生命的代价来护卫他们的作品呈现的观念(这是我在金庸与宋七力的信徒身上还没有看到的),而且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大群人。一些有机会亲身检验耶稣生平的信徒也宁愿忍受迫害与死亡,坚持他们所宣称的,数量还真是不少。

第三,这些人有写严肃经典的自觉,但不知道他们的作品会被收集成册。今日我们比对其作品的记载(他们当日写作时,分散在罗马帝国各地,大概没有办法聚集起来圆谎),看不出有谁有虚幻杜撰的倾向。有许多事迹是一致的,有许多神迹是有一个以上作者提到的,其间的记载或有差异(如果完全一样的话我们几乎可以笃定的说那是抄的),但大致上还算一致。

第四,这些人作品除了神迹的记载外,其他的记载都不荒诞,也吻合当日与当地的政治、经济与地理背景。关于耶稣的教训,更是记载的头头是道,连不信耶稣的人也不免常常使用新约圣经中的教训。

第五,这是最主观的一点,我决定把耶稣当上帝之后,生命还真的有所改变,身旁的旁人也告诉我家人这点。我自己主观的经历到耶稣是一个活的上帝,带领我走过人生的道路,我也亲身经历一些灵异的东西。既然在我一个渺小的烂人身上,都可以蒙上帝的能力发生最大的神迹(一般我们认为「改变人心」的神迹是最大的神迹),那2000年前发生一点次要神迹有什么不可 能的呢?

我自己是个老师,很能体会有些时候许多东西很难准确的传达。在科学教育的洗礼下,我们很难想像「理性不能解释」的东西怎么能更存在。不过我还是试着说一说实话,我能想像网友会觉得这样的论调有点突兀,有点「执迷不悟」或「迷信」。不过我还是想告诉大家(至少这点是我很想传递的):「理性逻辑不能解释的事物,不可能存在」这个命题基本上是一种「信仰」,不一定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如果不能看清楚这件事情,宗教板就无存在的立足点。「知道自己的信仰是『信仰』」是对话的开始。

我知道我写上面文章的危险,越是真心越是容易陷入攻击的炮火之中。不过偶尔总是要说说真心话,永远躲在借用他人文字构筑的广告文章、简短冷酷的信仰口号背后,实在让人看不见我们生命的本质。为了消弭可能的争议,我最后陈明,我这篇文章是「展示我的信仰给大家看」的,我也不期待短短的一篇文章可以改变网友的想法。我自己都是花了好几年的功夫才改变自己的想法,又怎能期待别人在短短的时间内改变思考方式呢?仅仅是分享罢了。

【延伸阅读】:
耶稣的事迹,真的都没有证据吗?
一次赶鬼的经历
当「普救论」遇上陈进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