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答問》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耶穌是否不過是另一個宋七力?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網路上有人提問:「耶穌真的有這個人嗎?會不會如同"射雕英雄傳"中的"郭靖"這號人物?根據考證,當時的確有個人叫做"郭靖",也是襄陽城的守將之一,而小說射雕英雄傳則以之改編成武功高絕的俠客,於是小說與現實的界線模糊掉。新約會不會也是這樣?

又好比30年後宋七力四散的信徒們,開始蒐集宋七力當年的事蹟,於是發起一人一信的投書"我所見的宋七力",於是過了五年後就有了一本"宋新約"出現了。數百篇文章都是具有道德.甚至政要高知識份子的文章,請問這本"宋新約"有任何價值嗎??內容無論多荒誕,都是直得信任的嗎?」

通常看到這個題問,會想這裡最好先不處理「耶穌是否如新約所說的是神」這個問題,因為連「耶穌是否存在」都可以爭論成這樣,我們還能在怎樣的立足點上繼續討論比較深刻的問題呢?因此,先盡力在最基本的「耶穌真實的存在」這個論點上努力,期盼把基本的立足點建立好,或者再更進一步的討論「射雕英雄傳中的郭靖是否存在」,這就像先來蒐集支持與反對宋七力的所有文獻,來陳明「宋七力存在」這個在宋七力身後兩千年被人懷疑的命題。然後才能進一步討論:「為什麼有人就是信宋七力」或者「宋七力是否真有神通」。

但是今天我卻想冒險一下,直接討論「為什麼我覺得耶穌的事蹟可信」。

首先我要陳明,歷史問題雖不如科學問題一般可以斬釘截鐵的「證明」,但至少還可以有獲得相當共識的方法論可循。但我們現在要探觸的是比歷史問題更模糊的「信仰問題」或者至少是「史料的演繹與解釋」問題,因此更是需要依賴「推論」、「猜想」與「信心跳躍」。我這樣說不是要逃避理性與邏輯的檢驗,也不是要一推四五六,直接訴諸信仰口號,而是想指出我們要處理的問題的主觀性與模糊性。不管是意圖「證偽」或「證實」的人,都要面對同樣的處境,此乃問題的本質所致。畢竟,那些史料都只是「結果」,只是「宣告著一種既成的事實」,而我們的目標卻是尋找「既成事實」後面的動機與原因。

也因為我們認知「信仰問題」或「史料解釋問題」有其模糊的空間,因此我們理應容忍同樣的史料可以有不同的解釋方法,網友可以相信不同的結論。於是,我就用較為主觀的角度入手,討論「我自己為什麼覺得新約記載的耶穌事蹟可信」。

首先,因為這裡是宗教板,所以我們應該瞭解「合乎理智與邏輯的事物才可能存在」這個命題本身也是一種未經驗證的信仰,是不能拿來當成先驗的真理來檢驗其他信仰的。因此,在我們還沒有真的去檢驗宋七力是否真能分身之前,恐怕不能隨便單單因為「不可能有分身」就認定「宋七力分身論」一定是錯(當然也不能說「一定是對」)。自然,也不能因為有很多神棍,我們就認定「所有神蹟奇事絕對是不可能存在的」。這是我們討論這問題時必須保持的開放心態,否則,我們根本不需要冒險討論到這個地方來。如果網友願意接受「神蹟可能」,「新約記載耶穌的事蹟可能是真」,我們才開始有可能可以討論「新約記載耶穌的事蹟是否是真」。

我已經花了很長的篇幅打了預防針,然後我要開始說明為什麼我認為新約聖經記載耶穌的事蹟可能是真。在討論這之前,我已經讀過十幾次的新約聖經與舊約聖經,其他聖經相關的參考資料也讀了不知道多少,我的意思不是我讀的多所以我的判斷是真,而是網友當可以相信我瞭解新約聖經的思路與作者的切入角度。

我認為新約聖經的作者,並沒有打算要編造一套虛幻的小說。我們頂多能說他們可能是將一些神怪的事情加在他們認定將成為嚴肅作品的著作中。他們寫作的目標是嚴肅的:

 約翰福音 21:24 為這些事作見證,並且記載這些事的就是這門徒;我們也知道他的見證是真的。 21:25 耶穌所行的事還有許多,若是一一的都寫出來,我想,所寫的書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
使徒行傳 26:25 保羅說:非斯都大人,我不是癲狂,我說的乃是真實明白話。 26:26 王也曉得這些事,所以我向王放膽直言,我深信這些事沒有一件向王隱藏,因都不是在背地裡作的。
馬可福音 1:1 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福音的起頭。 1:2 正如先知以賽亞(有古卷無以賽亞三個字)書上記著說:看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預備道路。
路加福音
1:1-2 提阿非羅大人哪,有好些人提筆作書,述說在我們中間所成就的事,是照傳道的人從起初親眼看見又傳給我們的。 1:3 這些事我既從起頭都詳細考察了,就定意要按著次序寫給你, 1:4 使你知道所學之道都是確實的。
再者,這些作者真心信他們所寫的東西,甚至這些作者都受迫害而死。即使是號稱十二使徒中唯一善終的約翰,也被放逐到海島上,晚年才回到大都市,死在大都市中。而導致新約作者群:保羅被砍頭、彼得被倒釘十字架....的背後原因,就是他們相信耶穌是神、死裡復活。他們用生命的代價來護衛他們的作品呈現的觀念(這是我在金庸與宋七力的信徒身上還沒有看到的),而且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大群人。一些有機會親身檢驗耶穌生平的信徒也寧願忍受迫害與死亡,堅持他們所宣稱的,數量還真是不少。

第三,這些人有寫嚴肅經典的自覺,但不知道他們的作品會被收集成冊。今日我們比對其作品的記載(他們當日寫作時,分散在羅馬帝國各地,大概沒有辦法聚集起來圓謊),看不出有誰有虛幻杜撰的傾向。有許多事蹟是一致的,有許多神蹟是有一個以上作者提到的,其間的記載或有差異(如果完全一樣的話我們幾乎可以篤定的說那是抄的),但大致上還算一致。

第四,這些人作品除了神蹟的記載外,其他的記載都不荒誕,也吻合當日與當地的政治、經濟與地理背景。關於耶穌的教訓,更是記載的頭頭是道,連不信耶穌的人也不免常常使用新約聖經中的教訓。

第五,這是最主觀的一點,我決定把耶穌當上帝之後,生命還真的有所改變,身旁的旁人也告訴我家人這點。我自己主觀的經歷到耶穌是一個活的上帝,帶領我走過人生的道路,我也親身經歷一些靈異的東西。既然在我一個渺小的爛人身上,都可以蒙上帝的能力發生最大的神蹟(一般我們認為「改變人心」的神蹟是最大的神蹟),那2000年前發生一點次要神蹟有什麼不可 能的呢?

我自己是個老師,很能體會有些時候許多東西很難準確的傳達。在科學教育的洗禮下,我們很難想像「理性不能解釋」的東西怎麼能更存在。不過我還是試著說一說實話,我能想像網友會覺得這樣的論調有點突兀,有點「執迷不悟」或「迷信」。不過我還是想告訴大家(至少這點是我很想傳遞的):「理性邏輯不能解釋的事物,不可能存在」這個命題基本上是一種「信仰」,不一定是顛撲不破的真理,如果不能看清楚這件事情,宗教板就無存在的立足點。「知道自己的信仰是『信仰』」是對話的開始。

我知道我寫上面文章的危險,越是真心越是容易陷入攻擊的砲火之中。不過偶爾總是要說說真心話,永遠躲在借用他人文字構築的廣告文章、簡短冷酷的信仰口號背後,實在讓人看不見我們生命的本質。為了消弭可能的爭議,我最後陳明,我這篇文章是「展示我的信仰給大家看」的,我也不期待短短的一篇文章可以改變網友的想法。我自己都是花了好幾年的功夫才改變自己的想法,又怎能期待別人在短短的時間內改變思考方式呢?僅僅是分享罷了。

【延伸閱讀】:
耶穌的事蹟,真的都沒有證據嗎?
一次趕鬼的經歷
當「普救論」遇上陳進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