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纪广场―文字人天地》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生命丰盛的过程,可能是瘦减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很多人对信仰有个迷思,以为信主后,生命就应该会加分,所谓「丰盛的生命」,就是添加许多生命中原来所亏欠的东西。是这样么?

基督教信仰难道是关于神应该怎样作我们患难时随时的帮助,会赐我们生命的祝福,这样,信仰就完全了么?老实说,这里面有个相当大的迷思,好像信仰中所有的重点,都摆在神应该怎么帮助我们,赐福给我们,主体是「我们」,是「我」。我生命里需要什么,我盼望谁能爱我,我想要事情如何成就,全是我、我、我。

问题是基督教的逻辑很奇怪,信仰内容不只包括所信的是谁,还包括我们自己的生命要如何实践。而且最让人吃惊的是,从外表看来,信仰不见得会为我们的生命加分,反而看起来像减分。

在马太福音十六章25节中说:「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

这里说凡要救自己,保护自己,或想要得到什么好处的,就会失去生命。可是愿意放下自己,为了神而失掉生命的,反而会得着生命。这里的「得着」有找到生命的意思。不见得是得着现在这条小命,也可能会找到一种不同的生命,不管怎样,是真正地活过,而且是一种有意义的生命。

这是一个重要观念,是所有基督徒都应要掌握的,就是生命丰盛的过程可能是瘦减。为了未来更好、有意义的生命,现在可能会需要牺牲,付代价,来等候那真正更好的生命来临。

就像我们的婚姻,在交往和刚结婚时,会为了更好的一个未来,而有忍耐吃苦的心。还记得和先生交往的时候,最让我感动的,就是他说要努力工作存钱来娶我。那时候他真是一无所有,但有颗金子不换的心,所以我觉得值得等候。很多约会就在牛肉面大王,一人一碗面打发掉了。最重要的是我们有爱,也拥有彼此,还有未来的盼望。为了一个有意义的未来,我们过着物质上很缺乏,精神上却很丰富的生活。

同样地,在世上这一段日子,就好像这种物质上也许不怎么样,但因为守候的对象值得,我们和神之间有亲密的关系,即使环境不顺遂,但是神的爱在不顺遂的环境里还是和我们同在,我们就愿意付代价,也愿意牺牲,为那未来更好的日子作准备。

这是一个每位基督徒都需要了解,也需要拥抱的观念,也就是说在世上,我们需要用失丧来得着丰盛的生命,这也算是生命里的一种「脱衣术」。着名服装设计师黄薇曾说:

「衣橱里总是少一件衣服,表示衣橱里总是多一件。 永远多一件的衣橱,是因为不懂得脱下第一件衣服。 只有懂得脱掉不需要的衣服,才会懂得穿衣服。」

她点出了一个简单的道理:真正懂得穿衣的,必须先懂得脱,不懂得脱,就不会懂得穿。因为衣服太多,抓不到穿衣服的真正重点,会弄得穿着没有真正自己的品味。同样地,在生命里若常叹少了什么,往往和我们多了什么有关。若少了亲子关系,可能是因为多了工作占据相处的时间。若夫妻间缺少爱,可能是因为多了太多物质,电视、网路和其他会占据注意力的电动玩具。在生命里要懂得脱,才会知道怎么穿。

圣经里便有多处形容,我们要开始有一种新的生命态度时,是先脱再穿。

「就要脱去你们从前行为上的旧人,这旧人是因私欲的迷惑渐渐变坏的;又要将你们的心志改换一新,并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以弗所书四章22-24节)

我们无法把新的衣服套在旧的上面,夹杂多层次的穿,我们必须要把旧人脱掉,才可能穿上新人,改换一新。所以在我们生命里,有哪些地方是需要脱掉的旧衣呢?是花钱的习惯么?是老会生气的脾气么?是永远会挑剔不满足的个性么?是没事就会心头发荒的焦虑么?什么是我们需要脱掉的旧衣服?我们需要指认生命里需要失丧的地方,也就是学习生命里的脱衣术,才可能真正开始的活。

进入基督教信仰,就是要学习脱衣术,学习失丧生命里一些可能和自己很亲密,却是私欲迷惑会让我们变坏的旧衣服。愈紧紧抓住,就像爆满的衣橱,愈是找不到要找的重要生命部份,也愈会失去里面真正的自我。反之,愈是放下,愈是失去,就会得到愈多新的生命。

信仰,是关于生命的献祭

生命中的失去方式有很多种,但大约可以分两种:不自愿的被剥夺,或是自愿的献出。随着生命的经历,愈来愈发现除了天灾人祸,其余所谓苦难是很主观的,对每个人来说是不一样的打击或挫折。也许对你来说很痛的事,换一个人就不见得会痛,会被视为苦难。但不管让我们痛的是哪一种,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原来认为应该属于我们的生命权利,现在被剥夺了,因此成为苦难。

比如说原来指望能和配偶白头偕老,今天却因为一场车祸,骤然失去所爱,就成为一种生命里的剥夺,即为苦难。原来觉得健康是理所当然的,但忽然发现有癌,健康也被剥夺了。或者原来认为工作应该不成问题,可以做到养老,有一天,老板却突然把你叫进办公室,递过来一张解雇单,上班的生活方式和经济来源突然被剥夺了,即为苦难。

这种在心理上没有准备,在生活里十分依赖,而且以为会长久存在的东西,一旦被拿走,就成为生命里的剥夺,就是苦难。

过去,我原来在南加休斯飞机公司做事,每次一有裁员的风吹草动,就心情大坏。犹记那时就会走到办公大楼和大楼间的一个通道,在那通道里有一整面墙全是玻璃窗。望着窗外的天空和白云,十分郁卒地和神求:不要让我失去工作吧! 因为那时的我简直不能想像,如果不能维持两个人的薪水,生活要怎么过?那时候的感觉就是工作是该我的,如果要骤然间被拿走,就会觉得痛。

但如果是自愿献上的呢?就不同了。心理上会有个准备,是主动思考,作了一个决定,再拿出来。拿出来以后,在物质上也许和被动被拿走是同样地缺乏,可是在生命里却不能说是被剥夺了,因为那是一个主动的奉献。这个奉献,就释放了我们在那一方面的没安全感和想要拥有的控制感。

在休斯公司做事几年后,得到呼召要从事文字事奉,便主动把系统工程师的工作辞掉,心态上也需要作一个很大的调整。原来是两份薪水以外的生活完全无从想像,但现在,决定把生命奉献让神来掌管时,就表示要凭信心来接受只有一份薪水的生活。奇怪的是,此时不知为何忽然发现一份薪水是很可以想像的生活,因为整个生活方式都开始作调整了:要学习作一个好管家,精打细算,同时不再靠自己来操控怎么过日子,全然是靠「天」吃饭仰望神。

这个调整还包括不再仰赖自己是一个现代女性,享受女强人的经济自主能力。我可以说是在美国长大,家母也一直是个职业妇女,从小便教导我要能经济自主,作个现代女性。所以在美国上大学的时候,就打工赚生活费、学费,没有向父母伸手要钱的习惯。多年来,一直是自立自养,这给了我行走天下一个打不死的安全感。

但现在要奉献了,就包括不再能把安全感放在自己的生活能力上面,而是要放在外子的工作能力上。其实,也就是放在神里面。出于这是自动的献出工作,所以一份薪水的日子,过得反而比以前两份薪水的生活还要来得笃定与平安。日后,当然外子也有被裁员的经验,且不只一次。每次也都会有不舒服的感觉,但却没有恐慌。因为我们的信心是在神,我们相信主动拿出来献祭后,神会供应所需要的一切。

这是一个重要的认知,其实不管我们是否奉献自己,所有的创造都属于神,我们生命里的一切,都是神借给我们的。神都可以随时收回,但他给了我们自由意志,愿意让我们选择在这世界上要如何生活。

他也不会命令我们这一刻就交出来! 而是很有耐心地等候我们自愿拿出来,当作一份珍贵的礼物献出来给他。而且拿出来,其实是为我们的生命加分,不是减分。

在哪里奉献,就在哪里得自由

虽然说奉献,其实这是生命的一种释放,我们从释放的地方来突破自我,从放手的地方来得着丰盛。

因为常出去讲道,身为母亲有时我也会想,如果有一天飞机失事怎么办?我的孩子怎么办?于是和外子谈,问他:你怕不怕?他说,不怕,因为这是做神的工作,神必会供应。于是我们便有这样的默契,每次我出去服事,他在家坐镇,然后在灵里守望我。

这样的灵里默契在2003年去马来西亚时,感觉特别深刻。那次我和宇宙光两位姊妹受协传邀请去环岛讲座。讲到最后一天,在吉隆坡,最后一场临时和另外一位宇宙光姊妹被对换,我去她原来预定的教会讲,她去我的地方讲。讲完已近中午,出来走在街上,因为身在异地,忘了他们开车的方向和美国相反,是靠左开。所以有一辆旅行车靠过来时,没太留意。忽然,就被掀倒在地上了。

刚开始,以为是那车子的后视镜刮倒了我。但很快就发现皮包不见了,对方原来是当街抢皮包。机票、护照、现金和照相机等等全在里面。因为在国外太久了,第一个警觉到的就是我的身分证明:护照! 没有那个我真的谁也不是了,回美国就是问题。回美的飞机就定在隔天星期一下午。

于是爬起来就开始追。一路跑,一路叫,但不见一个人影。追了三条街,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忽然侧面冲过来一辆摩托车,一个印度人叫我:上来,我带你追! 看看他的样子,忽然发现信不过,然后自己追即使追到,若那辆旅行车司机一口否认,也无用,我也不敢上车搜,只好放弃。后来,一位星岛日报记者接我去报社,说可以藉他们报社的电脑上美国大使馆网站询问,也可打电话回美。

当我打电话给外子的时候,和他说:「你不要紧张喔,我被抢了。」然后他问我:「你还剩下几场?」我说:「刚讲完最后一场。」他便说:「感谢主!」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灵里默契。只要服事没有受到影响,其他都还好办,否则就很影响军心了。

然后就开始赶着进行办回美的身分证明,把我所有的海报,出的书拿出来,用上面的照片来证明自己的身分,因为星期一大使馆才开门,我当天下午三点的飞机,在那样短的时间内能把自己办回美国,只能说是奇迹。

但我发现一件事情,被抢那天中午,和宇宙光同工吃饭时,有一位同工筷子都快握不住,手一直在抖。另外一位则很自责,觉得临时我们调换场地演讲,被抢的应该是她。那一刻,忽然发现其实三个当中,我最适合被抢,我有被抢的「恩赐」,因为我还可以爬起来追三条街。后来星岛日报还有一块专栏写我,说我将门虎女(我父亲是飞将军),被抢还可以追三条街。

但到第二天早晨,我们三位在旅馆里作灵修时,这位拿筷子会发抖的姊妹和我说,她不是为我害怕,而是为我心疼,觉得为主服事的仆人,怎么还要经历这些苦?

这可能是许多基督徒的迷思,在我们教会里也有一位我带信主的姊妹,一听到我在马被抢的消息就说,如果莫非回不到美国,她就无法再信下去了。许多人都觉得为主奉献的人,就应该有神特别的保守,怎么还可以经历这样的伤害?问题是,就像我当初回那位姊妹说:「我们这种都是要为主殉道的人,被抢算什么呢?」当我们决定把生命献上时,就包括了自己的时间、金钱、身体和整个生命。现在只不过是被抢而已,还未伤到筋骨生命,算什么呢?况且,在美国洛杉矶德成行前面,大华超级市场前面,不是也常有人被抢么?生命一样是受被抢的削损,差别在什么?在于演讲服事时是我主动的奉献,在服事中受到的损失是为主受苦要付的代价。如果在美国被抢,则是自己的权益受到剥夺,那就会算为无妄之灾。

苦难是主观的感受,这次被抢对我带来许多不方便,但并不成为苦难。对许多历史上去到中国的外国宣教士,照林治平教授形容他们的下场多是「不得好死」,相信他们也不会认为那是苦难,反而是死得其所。当基督徒生命在哪里奉献给主,哪里就不再会被剥夺,也就不成为苦难了,那是一种真正的生命自由。我们是在自由释放中得到丰盛,得到品格的塑造,更重要的,得到和神的亲近。

我从来没有觉得在马来西亚的街头,当我边跑边叫捉贼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来帮我,所以连神也不在了。我从来没有一刻觉得神不在我的生命里同在,因为我尽量在生命里学习脱衣服,不让任何多余的偶像存在于我和神之间。也许物质生活里有一些欠缺,但最不缺少的,就是神的同在和祝福。那是怎样一种自由?

渴慕,成为活祭

这样的自由,你向往么?你渴慕的,其实就是成为活祭。保罗在罗马书里曾苦口婆心的劝:当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罗马书十二章1节)

而且保罗这样的劝告,是基于神的慈悲。神已经用慈爱怜悯饶恕了我们的罪,我们现在是用献祭来赎罪,也用献祭来感谢。当我们了解神怎样在乎我们身体这个圣殿,也在乎我们内在感情上有什么缠累,更在乎我们现实生活里有什么乌云困扰,我们和神求医治,求宽恕,也求心灵释放时,我们更应该用生活的实践来活出我们的信仰,用我们每一天的生活来成为一种敬拜,一种献祭。

而且,献上活祭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也不是某些特殊族群,要全时间奉献的人才能做,这里保罗说是「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完全是每一个基督徒理所当然应该去做的。这就是我们信仰的全部真实,用失丧来得着丰盛的生命。

生命丰盛的过程,就是一连串的瘦减,盼每位基督徒都能抓住这个简单的秘诀,然后得释放!

本专栏与创世纪文字培训书苑网站合作。 e-mail: gcwmi622@gmail.com

【延伸阅读】:
胜过所罗门王的穿戴
读者回应
有所为的「粉圆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