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马教授》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我与亚斯伯格症的学生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1990年,我回到台湾教书。1995年开学时,一个基督徒的学生社团请我去演讲,演讲的地方在文学院。讲完后,我走路回家,到侨光堂餐厅前,有一个学生自后方走上,「可…以…问…问…题…吗?」他说话时,每次只有一个字。我停下脚步,说:「可以啊。」

他慢慢的告诉我,他是新生,刚刚聚会时决志要成为上帝的儿女。他又问我有没有听过亚斯伯格症?我说:「没有,这是第一次听到这名词。」


然后,他问我一个问题:「我…得…亚…斯…伯…格…症,我…是…不…是…被…鬼…附?」

我听的当场激动地想哭,无法忍受一个先天疾病的孩子,又要背负被鬼附身的控告,我跟他讲:「我对这症不了解,但你绝对不是鬼附身,而是上帝要在你身上彰显出他的荣耀。」

五年后,我又遇到他,他说:「我国企系毕…业,又修社工系为辅系…系,拿到美国奖学金…金,要出国念书…书了,谢谢老师。」他讲话竟可完整讲完一句,只是尾音略抖。我大力握着他的手,说道:「感谢主。」

后来,我在校园又遇到不少亚斯伯格症的学生,大部分是男生。他们有许多的差异,有几位与我有较长期的来往。其中有三位,在大学时,接受耶稣作他们的主。我看到生命的改变,可以超越身体的残缺,甚至得到不同程度的医治。我称他们是创世纪最早版的亚当,因为他们比大多数「正常」的学生单纯、善良,与能够互信。我常常想念这些学生,并相信主带领他们。


图片提供/123RF

欢迎参观作者的网站:河马教授的网站

【延伸阅读】:
      200秘诀唯一爱
      我的白雪公主老师
      上帝的时间管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