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之歌》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新手爸妈情更深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小baby闯入两人世界,顿时天翻地覆,岂料,却反而让—新手爸妈情更深。

驾轻就熟

「蓝天是白云最美的故乡 ,大地是小草成长的地方 ,梦想是未来幸福天堂⋯⋯」,爸比唱完,妈咪接着唱:「小小的梦想能成就大事, 只要仰望天父的力量⋯⋯」,爸比在一旁轻声说:「快快进入梦乡做个好梦。」

唱着唱着,女儿习乐哇哇啊啊呀呀的哭声逐渐变小,到最后终于消失,身体也逐渐放软。爸比试探性转转习乐的头,拨拨她的小手,都没有反应,夫妻俩松了一口气。呼!又完成今晚最重要的大事!―哄刚出生一个半月的宝贝女儿入睡。

接着爸比蹑手蹑脚地走到主卧,轻轻把习乐放在婴儿床上,妈咪拍拍婴儿床,先双目灼灼扫视检查婴儿床是否有蚊子,这才放下蚊帐。蚊帐一放下,爸比快步走到厨房,收拾厨余拿到楼下倒,妈咪则到浴室把习乐的衣物洗好晾好,再到厨房洗碗盘。最后两人一起做了睡前祷告,上床安眠。

回味着夫妻俩驾轻就熟的模样,妈咪不禁泛起了微笑,乘着月光,回忆之舟逐渐把时间滑回到四十二天之前⋯⋯

平静安稳进产房

在预产期前一天的清晨近五点,隐约感觉到破水而醒来,赶紧唤起老公Peter,并立即致电医院急诊室告知情况。怀胎十月,这一刻终于来到。我们俩一如往常一起做了早餐,将早已准备好的待产用品装进小行李箱,然后出门。这份平静安稳带给我很大的安定感,当然也知道有很多人在为我们祷告。

到医院后,护士确认,已经破水要尽快催生。转眼间我就躺上病床,被推进待产室打催生点滴,自此无法下床,吃喝拉撒大小事都得仰赖Peter,他一个大男人,却乐于学习打理这些细节,让我非常感动。我们两人都是第一次面对生产,他却是如此认真、沈着。

前三分之二的产程,Peter就像教练般带着我做拉梅兹呼吸,特别是前半段,阵痛的情况似乎还容许我们一边唱诗歌、一边祷告。

再一次,心中洋溢着平静安稳,清清楚楚感受到上帝与我们同在,正应验了我几天前向主恳切的祷告:「相信天父会使生产过程成为一件极美好的事,深知他必掌管、引导生产前后每一个步骤,更重要的是,在阵痛和分娩每一个阶段,知道他与我和Baby习乐同在,给我力量和所需要的放松。求主让她平安顺利、健康美丽、勇敢地出来!」

朋友常打趣地说,你女儿真体贴,预产期前一天就自动来报到,产程也非常顺利,没有让妈妈疼痛太久。接生的医生护士也说,第一胎八个小时就出来算很快速、顺利!为了顺产和母女身心灵健康,我在怀孕中后期几乎天天运动。而Peter扮演的拉梅兹教练以及研究如何在生产最后正确用力,更让我在关键时刻尽量放松及正确使力。

哺乳大作战

在医院那三天我都是亲自哺乳。宝宝刚出生,食量不大,我渐渐觉得乳房有肿涨感。听过姊妹的经验分享,提到产后若疏于哺乳,可能会导致乳腺阻塞而罹患乳腺炎,轻则疼痛、发烧,重则要请医生抽脓甚至开刀,因此我当然是努力亲喂。可是初生小宝贝咬得我都痛到流下泪来,而且乳头也破皮。我想我们母女俩还在磨合期吧!

三天后我们住进月子中心,Peter以为有专人照料母女会轻松、顺利一些,谁料到,三口之家这场奋战才正拉开序幕呢!

话说进月子中心后,夫妻才安心睡个午觉,醒来后我就发现有点流鼻水症状,为了保险起见,护士要我和小宝贝隔离两天看状况,也因此需要改采瓶喂。呜呜,才和小宝贝相处没多久就要被隔离,让我除了流鼻水之外,又加了鼻酸。感伤没多久,就被护士打断,要我们赶快挤奶,预备小宝贝的食物。听起来好像再自然不过,不是吗?哈!过来人就知道,第一次挤奶,那真是揉合了甜蜜与痛苦的独特体验⋯⋯

先讲乳房胀痛,清晨会胀痛的醒过来,这辈子从未如此疼痛不适过!乳房四周遍布硬块,一碰就痛,要挤奶之前要先按摩疏通。

我怕痛,实在没有勇气好好为自己按摩,怎么办呢?只好请月子中心的护理人员帮忙,但是初期一天要挤个五、六次,不方便老是请人来帮忙,又因为奶量还不多,还无法用挤乳器,Peter顺理成章又成了最大帮手。

乳房肿硬,我自己痛到不敢挤,挤了又痛到流眼泪,就是他―个头还不小的老公,靠在我胸前,努力用双手十根手指头,外加手腕、手肘,帮我手动式挤奶。

初期我还有些抗拒,是属于女人的矜持吗?然而我俩就从少少的3毫升、5毫升、10毫升,每一次都力求进步,到30毫升、50毫升、80毫升,很快地再搭配使用挤奶器,渐渐有150毫升、180毫升,到200毫升以上,甚至超过300毫升。

我们的雀跃兴奋和挤出来的奶量成正比,有时挤得汗流浃背、湿透衣衫,不禁自叹―要照顾上帝所赐的产业还真不容易!我们也同心持续祷告交托:主祢赐给我们产业,就请祢也赐下奶水哺喂女儿。顺利生产和辛苦挤奶的经验,是非常新鲜的美事,令我们知足感恩,也是我们最津津乐道的一段。

最佳拍档

Peter说,因为我们是新手爸妈,所以每天都有全新的体验。不得不承认自己过去甚少想到生儿育女,当自己成了新妈,和Peter相依相偎看着女儿,说她的眼睛、鼻子、下巴像我,又有哪里像爸爸时,我有了十足的感恩,那真是最甜蜜的时刻。

Peter和我享受在互相搭配的分工合作当中。在我三周住月子中心,两周在家请月子妈妈帮忙的坐月子期间,若需要母女的用品,他义不容辞一手包办,努力学习采买女人的用品。记得有天晚上,家里有蚊子,爸爸一想到出生没几天的宝贝可能会被蚊子叮,尽管工作再忙碌、身体再劳累,他马上骑上机车跑了几家店,买合适的蚊帐回来。

生活中一切大小事,都是我们分工的范畴。我先帮女儿洗澡,他下班回来换手照顾女儿,我就赶紧去厨房准备晚餐,或者出去运动透气;清晨换我接手顾女儿,由他来准备早餐或者每周的洗衣拖地。我们的生活,就是这些大大小小的家务、细节累积而来。因着他有一颗乐意、体贴的心,我们乐在其中,对彼此也积累更多谢意和敬意,而这的确让心灵更亲密。

在为女儿换衣服、换尿布或安抚她,和女儿的对话或祷告中,我常对Peter表达谢意。我会说,「这是爸比特地为你买的奶嘴、蚊帐喔,要谢谢爸比!」「爸比在帮你放洗澡水罗!」「爸比每天上班很辛苦,我们一起为他祷告喔,让上帝赐福他的工作,给他加倍的体力和智慧。」

我们也预备为女儿念故事书。Peter喜欢中国文学,我喜欢圣经真理的智慧和祷告话语的力量。当然,从她还在母腹到出生后,我们非常享受一起唱诗歌,有上帝恩典同在的满足、喜乐和安慰。

婚前近十年的交往,就知道我们两人的个性是互补的,这段时间充分享受到彼此截长补短的好处,相信未来也是。当然也偶有冲突,但每一次都是更认识彼此和自己,了解并承认自身缺点与不足,寻求彼此的原谅与上帝的真理智慧。更宝贵的是,即使犯错,我们仍然被宽恕,仍然被接纳,有来自另一半和上帝的爱!

* 本文原刊登于国际真爱家庭杂志


图片提供/123RF

about 【家庭之歌】专栏主要写手:蔡佩芬

【延伸阅读】:
      老公为什么会抓狂?
      陪老爸爸认识神
      未竟之愿(Unfinished ho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