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人的针孔照相机》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武侠片神学—从电影《霍元甲》谈基督徒的灵性操练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没想到,一部挺传统的中国武侠电影,也能和我所信仰的基督教,产生这么大的共鸣。

这部李连杰演的《霍元甲》,年初上映的时候,造成一阵不小的票房高潮。我记得自己是在上映快两个月后,去国宾戏院看的,能够在如今寸土寸金的电影市场里撑那么久,显见真的有不少人去捧场。

去看《霍元甲》的心情,其实是很挣扎的。此片的故事,看电影前曾在网路上读过,起承转合其实还算完整,颇能吸引我这爱看武侠片的人注意,但随着电影上映,成为话题后,较为负面的影评也陆续出现,有些比较表面,说武打场面没有广告说的好,另有些就深刻多了,拿此片和早期的霍元甲电影相比,认为价值远远比不上李小龙来的经典。受到这些意见影响,起初的热情被削减不少。不过我想大概也拜这些人的帮助,去看《霍元甲》的时候,期待就没那么高,也因此,当影片有超乎我想像的深意在其中时,就特别有种意外的惊喜。

还是先为一些不太了解《霍元甲》故事的读者,简介一下剧情好了。话说民国初年,有个名叫霍元甲的武夫。尽管霍元甲的父亲,是天津武术界的第一把交椅,却不愿意自己的小孩学武,要他多读点书,将来当个文人。未能得到父亲真传的霍元甲,老是被同侪欺负,吃过不少苦,因着不服气,他就私底下偷看父亲练武,并且把该读书的时间都拿去锻炼身体。也许真的是有天份吧!霍元甲就靠这样的自学,长大以后,竟也被他闯出一番名堂,成了继父亲之后另一个武学奇杷。不过和他的父亲不同,霍元甲非常好强,一直想当「津门第一」,证明自己无人能敌。他广下战帖,找人挑战比擂台,而且出招毒辣,完全不给对手留退路。尽管顺利在众人眼中成为高手,却也四处与人结下梁子,最后仇人终于趁他某次比武受伤之际,杀了他全家,也包括他视为掌上明珠的女儿。

遭此剧变,霍元甲精神崩溃四处流浪。失魂落魄的他,最后流落到了苗族,被一个盲眼的苗族女孩收留。与这些天性乐观,与世无争的苗族人相处下,霍元甲逐渐从失意中复元,他也从苗族那里慢慢学会,人生还有比争第一更重要的事。一年过后,霍元甲回到天津,个性有了南辕北辙的改变,不再逞凶斗狠,待人温和有礼。适逢列国开始侵略中国的年代,有鉴于中国人心惶惶,霍元甲便成立了武馆,藉武术锻炼自己的同胞。而列强为了瓦解中国人的自信心,也派出自己最厉害的武术家四处找中国人挑战,结果通通都被霍元甲打败,最后只好偷偷在他的茶里下毒,让霍元甲于比武中毒发身亡。

李连杰当初在接受媒体访问时,便曾说过,他希望藉这部电影告诉世人,武术的精神是什么。而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大概也多少都能说出李连杰所谓的「武术精神」,一定包括了「保家卫国」,换言之,也就是指,学武不是要拿来争第一的,而是为了有能力要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老实说,如果《霍元甲》这部电影,最终只是要再次突显「保家卫国」的观念,那就一点新意也没有。毕竟,这观念几乎在很多部武侠电影里,都被提到过。我原本也是这么认为,直到我看完了电影,才发现事情可能并不那么简单。事实上,《霍元甲》这部电影,其实隐隐约约点出了基督徒在灵性操练方面的迷思。

基督徒谈到灵性操练,最最普罗的思想就是认为,灵性操练能够让我们与上帝有「更亲密的关系」。这种想法其实并不算错,但常常会被简化成一种「换取式的交易逻辑」:我们读经、我们祷告、我们禁食、我们默想、我们操练,是为了能够「换取」与上帝有更亲密的关系。我们以为,只要多花时间在灵性操练上面,我们就能够更「属灵」。

这就有点像早期的霍元甲。如果说,「灵性操练」是基督徒的「武术」,那么达至「属灵境界」,就是基督徒眼中的「津门第一」。我们认为,如果能够有更多的「操练」,更强的「操练」,我就能够与上帝更加亲近,我就会更「属灵」。当灵性操练与所谓的「属灵」,变成这么简单的A+B=C的逻辑,基督徒就会忘了灵性操练背后更为复杂而重要的功能。这现象四处可见,笔者就待过某些教会,把会友参加祷告会、大聚会,甚至是小组的次数,当成非常重要的指标,只要低于某个标准,就会有人前来「关心」。这个来关心的人,目标就是要你按时聚会,对他而言,就算你有再多慈悲怜悯的心,再怎么样爱邻舍如同自己,聚会次数少,就是灵性不好,就需要「改进」。

到底什么是灵性的操练呢?如果按照灵修大师魏乐德(Dallas Willard)的定义,所谓的灵性操练就是:「『在敬虔上操练』,使我们有能力从上帝那里领受更多的生命与力量,而不会受到这些力量的危害,或是让其他人也跟着受害。」(注)换言之,与其说「属灵」是灵性操练的目标,不如说比较像是灵性操练的附带结果。灵性操练真正的目标,是要模塑你的人性,让你更有仁爱的心,更能忍耐,待人更恩慈、更信实,唯有你具备了这样的品德,自然而然在上帝眼中,就可算为「属灵的人」,当上帝要藉着你来改变世界的时候,也不会担心因为你的品德问题,导致自己或是其他人,甚至是神国受到亏损。

这也正是后期霍元甲的真正领悟:「最大的敌人是你自己」。他发现,习武不是为了逞强斗狠,而是要能管理自己这条最大的恶龙。日复一日不间断地锻炼脚力,不是要你比武的时候可以跳得高,而是要训练你持之以恒的毅力与决心;蹲马步苦的要命,不是要你不容易在擂台上被打倒,而是要你培养吃苦的勇气,苦难来临时才能甘之如饴;拥有更强健的身体,不是因为这样拳头才有力量,而是要你有那样的能耐,在别人揍你伤害你的时候,还有力气去爱对方。

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的霍元甲:有坚强的决心,明知事情困难重重,还是不顾一切;有无比的勇气,亲赴仇人的家里,负荆请罪;有不可思议的爱,濒临死亡的时候,还能克制自己,不以自己最强的招数还击,以免冤冤相报,永难善了。这曾学武的涵义,应该就是孙中山先生用「尚武精神」四个字,来形容霍元甲的原因吧!

我们基督徒应该常常问自己,我们所进行的操练,目的究竟何在?禁食,是为了某个不切实际的属灵幻想,还是知道这有助于摆脱我们错误的安全感?独处,只是因为人家说独处好,还是知道能够因此练习摆脱对世俗价值观的倚赖?唯有如此,才能不再扭曲各样的属灵操练,真正让灵性的操练,成为一个模塑我们人性与品德的管道。

正因这缘故,你们要分外的殷勤;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爱弟兄的心;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你们若充充足足的有这几样,就必使你们在认识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上不至于闲懒不结果子了。(彼后一5∼8)

注:Dallas Willard,The Spirit of Disciplines,New York:HaperCollins,page 156。

●欢迎参观《哈啦读书心得》哈屁股与阿祥的部落格

about 【出版人的针孔照相机】专栏主要写手:应仁祥

【延伸阅读】:
阅读狂想曲:夜半书声
2012年台湾基督教十大畅销书
台湾50年来基督教与非基督教出版概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