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人的针孔照相机》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划线哲学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过去有过一段时间,对于该不该在书的内页里眉批划线异常挣扎。每本买回家的书,于我来说都像是个稀世珍宝,应该将它们通通穿上书套,捧在手中好好呵护,怎么有可能莽撞地拿支笔在洁白的纸张上,残忍地划伤它们的皮肤,粗鲁地刻上拙劣的字体?这种不忍,连带地使我甚至是买书送人,都不愿意在书上面写下类似「某某人赠」的字句,就算是对方百般要求一定在上面题些字,也一律遭到拒绝。拿书给作者签名?呵呵,在以前的我来说,根本是件不可能的事。

然而,这种决不动书一根汗毛的心态,在我老婆的眼中看来,只觉不可思议。书里头有那么多空白的地方,那么多可以任人发挥的空间,就是要读者尽情在上面恣意纵横呀!这就像两个知心好友,如果总是只有其中一人大发议论,另外一人始终沉默不语,很不可思议的!而在书中眉批划线,便是读者发言的一种方式,书(意思是书如果有知觉的话^^)或作者如果知道了,只会觉得对方真是看重我的思想,高兴都来不及呢!

这两种思考角度,在心中你来我往争斗好久,慢慢地,老婆大人的影响渐占上风,我也开始肆无忌惮地眉批划线。有喜欢的句子,划条长长的线;有不懂的地方,用个圆圈圈起来;遇到绝佳好词、精采观点,便在上面打个星号;除此之外,如果有时间,每读完一段,就试着用自己的话在这段旁边空白部分写上一点摘要,联想到甚么,也不要客气,尽管下笔记录起来就对了。

现在回想,我发现眉批划线的功用还真不小,尤其自己在出版界工作,不管为一本书写文案,写封底文,或是向别人介绍书的时候,自己读过划线过的地方,能帮助我很快回想起这本书的重点,也能够助我在很短的时间内,便找出一本书最精采的句子与段落;除此之外,读过一段写一段心得的方式,像是沿途留下指引来路的标记,在挑战砖头书籍时,就比较容易跟上作者思想的衍进,不会陷入长篇大论的文字堆里,浑然忘了东南西北。

最近捧读台大「生物环境系统工程学系」(真是难记……)教授张文亮老师的新书《为小草去探险》(校园)时,很惊喜地发现,张老师在自序里也谈到了与「书页的空白」打交道的经过。他说自己经常在书的空白处写下内容摘要,日后复习时,思路会更清楚、有条理;有时他也会在这些空白的地方,写下读到此处心中的感动,以及对上帝的祷告。随着时间过去,「书的内容几乎都忘了,但是空白处简短写下的几个祷告,自己倒记住了。」除此之外,当他再回顾那些过去读过的书时,一页一页翻开,望着那些写了字的地方,读书时的辛苦、熬夜因门禁而爬墙跌倒、没日没夜与超难课本奋斗的血泪,便又一一地浮现脑海,让他「有时眼睛还会不自觉地湿润起来」。而这种珍惜书页空白的习惯,也影响到生活与工作,「当生活如同书页都被塞满工作、研究、发表、开会时,」他依然寻找空白,在那些空白里祷告,也在那些空白里写出一本又一本感动人心的传记与文章,这都让他可以重新得力,回头再去面对满档的责任。

看来,我也应该学学怎么把在书上划线的习惯,应用到我生活中,试着去抓住一些空隙中的灵感与滋味,好让自己可以常常重新得力。

●欢迎参观《哈啦读书心得》哈屁股与阿祥的部落格

about 【出版人的针孔照相机】专栏主要写手:应仁祥

【延伸阅读】:
      时光机的眼界
      介绍科学大师――理查丝
      无中・生有:《魔法师的外甥》之创造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