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人的针孔照相机》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台湾50年来基督教与非基督教出版概况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有一天,上帝的众子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撒旦也在其中。

耶和华问撒旦说:「你从哪里来?」

撒旦回答说:「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

耶和华问撒旦说:「你曾用心查看我仆人台湾的众基督教出版工作没有?他们敬畏上帝,勇于承担,忠于所托。」

撒旦回答耶和华说:「他们敬畏上帝,岂是无故呢?你岂不是赐给他们许多好赚的畅销书?敬畏只是表象,他们根本不顾人群心灵的需要。如今许多非基督教出版社反倒比他们做更多。」

上帝问撒旦:「真是如此?」

撒旦说:「过去50年巨流、桂冠、远流等出版社,专心出版人文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学术着作,反观你的仆人,却一再轻看此事。」

上帝回答:「胡说!过去东南亚神学丛书在困境中挣扎结出的果实,还有可苛责的吗?而且基督徒学者们的信仰着作,刻意被忽略,像是传播学、法学的泰斗Jaques Ellul与社会学家Robert Bellah,都有不少精采的作品待人发掘。此外宗教学方面的研究成果,像是Ninian Smart、W.C.Smith的书,则长期无人闻问,而当代引起极度重视的杰出宗教哲学家Alvin Plantinga与Nicholas Wolterstorff的『谦虚实在论』,也只有我的仆人才愿意花心思引介,并在未来陆续出版。」

撒旦又说:「张老师、心灵工坊出了许多心理学好书,而且也出了M. Scott Peck或Kevin Leman这些基督徒心理学家的书,你仆人根本没有插手的机会。」

上帝回答:「你岂不知有更重要的研究成果,都被忽视?Paul Tournier就是一例!」

撒旦赶忙改口:「许多宗教经典出现在立绪、商周等出版社中,像Thomas Merton、祁克果的书,你的仆人为何懈怠?」

上帝答道:「宗教经典不是只有这些,像是G. K. Chesterdon的Orthodoxy、Dorothy Sayers的The Man Born to Be King,就已有忠于我的门徒在谋划出版!」

撒旦不死心:「可是像鲁益师、托尔金、葛林这些基督徒文学家的小说,已经有大田、联经与时报出版,你的仆人还有何用?」

上帝摇头:「若没有从基督徒的信仰角度,加以解说、诠释并扩展这些作品,就仍有遗憾,这些非基督教出版社不愿意做的事,只有靠我的仆人来努力了。」

撒旦还要控告,上帝说:「你还想知道我的仆人对生态与科学的贡献吗?还想知道他们在政治上可以起到的影响吗?你虽想激动我惩罚他们,他们若仍持守纯正,我将一直悦纳他们。」

于是,撒旦从耶和华面前退去。

●欢迎参观《哈啦读书心得》哈屁股与阿祥的部落格

about 【出版人的针孔照相机】专栏主要写手:应仁祥

【延伸阅读】:
一封信
阅读狂想曲:夜半书声
书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