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与社会的对话》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一)大学生可以跷课吗?

有个同学问我:「老师!为什么学生不能跷课」?面对这种伦理议题,如果真要用比较容易理解的方法思考:无疑地,「将心比心」一定是关键!

我:「国立大学学生是拿纳税人的钱在学习;另外,即使是同一个学校,很多课程也是用电脑乱数抽签才能选上。换言之,正是因为我们卡住这个名额,所以其他很多学生无法上学费比较低廉的国立大学,或选上这门课。因此,我们既然占住这个『缺』,就应该珍惜!」

学生反问:「那如果老师上课很烂,我们还要忍耐吗?我私下做自己的事情,不是更有收获,更有成就?」

我:「如果老师上课很烂,那老师真的应该反省!如果因为这个原因,你觉得私下学习成效更好,更能达到这堂课的目标,我也不敢说你『绝对错』!但关键是:『跷课时间我们是否真的有拿来学习这门课的知识?』」

我再问学生:「如果我们在医院接受医护人员服务,我们的孩子在国小上学,我们的电器用品拿到公司请人维修,我们会希望怎样的人替我们服务呢?」

学生:「不一定ㄟ!只要提供服务的人『有专业』,我其实也不会在意他学生时代有没有跷课!」

我:「那我可以再请教你,什么是『有专业』吗?」

学生回答:「就是可以顺利地满足我的需求或解决我的问题」。

我再问:「所以关键还是我们要有该项职业所需具备的解决问题知识、能力和态度?无论在课堂上或私底下,如果我们都没有花时间去学习某些职业的关键能力,还是没办法承担那个职业的专业责任,对吗?假使我们希望被有职业伦理的人服务,自己就要当那样的人,而不要作自己不放心的人」

(二)大学生如何成为自己喜爱的人?

有些学生听到我上述的说法,还会接着问我:「如何成为自己喜爱的那个人?因为学分很多、可运用的时间很少,而且在学校强调实作的实习课程通常只有两学分,却要我们做出一堆东西,我们觉得很困难?」

我问:「如果你们只想『完成学分』,自然会觉得两学分不值得投入那么多时间或心力;但是,如果你们希望把实习当成『创作一个作品』,最在意的可能就会是怎样把它做得更好,而不是成本考量!如果毕业时,你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代表作品,不是很美好吗?」

学生说:「但问题是,我们并没有很喜欢实习的机构,所以很难真心去做,怎么办呢?」

我回答说:「确实,即使再努力慎选,我们还是难找到一个完全符合自己偏好的机构!但如果我们愿意把机构内某个自己还算喜欢的方案,当成『自己的事』来做,而不是把自己定位在『过客』,还是可能在『这件事』上得到成就感,即使只是『这件事』」。

所以结论是:如果只是把实习当成「缴交作业」或「完成学分」,很容易陷入「应付别人」的困局;唯有我们愿意把实习当成「自己的创作」,才可能用心付出。这样一来,我们才可能有好作品,进而从中建立自信、喜欢自己,甚至为机构带来一些改变的可能!

◎ about 徐敏雄

【延伸阅读】:
      大学生的忧虑不是钱
      大学「交」了没—大学生感情事件簿
      大学「交」了没—恋爱必修零学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