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与社会的对话》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大学存在的理由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某一天下午我跟学生聊了一下甚么叫做「想像力」?怎么知道自己有没有想像力?以及为何某些人没有想像力?

我们发现,「想像力」通常会超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把一堆不可能的人事物凑在一起,或是让它们竟然发生了,也就是所谓的「白日梦」。通常尚未深度社会化的孩童,或不被社会赏罚机制控制的独行者,会展现出充分的「想像力」。

相较之下,「务实派」的人看待一件事,习惯直接进入当下时间和空间规范的「不可行性」。他们很难把一堆看似不可能的人事物凑在一起,更不可能让它们发生,所以他们很少做「白日梦」。通常已经被成功社会化的成年人,或能从社会规范中取得优势的成功者,会展现出「务实派」的特质。

所以,要知道自己是否具有「想像力」还是「务实派」的方法,就是给自己派一个任务,看自己多数想到的是「各种跨时空的美好」,还是「各种当前限制的困难」。当然,单有想像力而缺乏务实的规划能力,无法成事;但如果只能务实地评量可行性而缺乏想像力,人生就无法产生令人期待的盼望与行动力。

也因为这样,教育哲学家A. N. Whitehead说法:大学存在的理由是联合青年人和老年人,一同对知识做出富于想像的思考,以此来维持知识和生活的热情与连结性。不能做到这一点,大学就没有理由存在下去!世界的悲剧就在于,那些想像力丰富的人经验不足,至于那些经验丰富的人又缺乏想像力;所以,大学的任务是要把想像力和经验融为一体。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大学必须允许师生们「犯错」,这样才能鼓励师生们勇敢地面对他们所处时代的混乱状态,并且透过想像力提出可能的因应策略。

必须特别注意的是,这里所谈的「想像力」不可能一劳永逸地获得,然后无限期地存放在冰盒里;因为所有的知识和想像力,都是一种发展中的动态生活方式,而不是一件静态的「商品」。

Whitehead还指出:一些极富才华的老师,通常不是那些很会发表学术论文的人,因为他们的创造性主要展现在与学生互动的过程中,他们所发挥的影响力更真实、更大!这个时代最大的错误,就是单靠学术论文的多寡来评价大学老师的价值。

参考资料:

刘慧珍、吴志功、朱旭东(译)(1994)。教育的目的,A. N. Whitehead(着)。台北市:桂冠。

◎ about 徐敏雄

【延伸阅读】:

传承是一点一滴
卓越的领袖是如何产生
转系的思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