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作家Ⅱ》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丢了翅膀依然是天使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我罹患忧郁症及思觉失调症已经18年,如今,我从黑暗的死荫幽谷开始重新见光了。我目前的病情稳定,并体认到迈向康复之路的六要素∶一、医药治疗。二、家人关怀。三、基督信仰。四、运动及饮食。五、社会福利。六、工作。

在医学上,两个医生对我有不同诊断名称,初期判定是「忧郁症」、「精神分裂」,停诊后再次就医,因为当时无法开口说话,彷佛像失语症,一般医生诊断为「忧郁症」、「非典型思觉失调症」。

与死亡意念搏斗

我停药之后,家人再度带我去就诊,我当时出现幻听、幻觉,也有听到教唆伤人、自伤及谩骂的内容,例如:「你很烂、去死、跳楼等」,我的思绪很混乱。有时死亡阴影来到,我所面临的就是整夜哭泣,也曾发现过以头撞墙或扯头发伤害自己的行为。

之后10多年间,我固定回诊服药,遇到工作转换或面临人生最重要决定,都跟医生讨论用药,目前,仅剩下睡前用药。几年前,「精神分裂症」更名为「思觉失调症」,通通不用药已不是精神康复的定义,而是要藉着适当药物协助与复健,与精神疾病共处。

在家人方面,当我失语、脸部扭曲,家人将我从台北带回家中,我深知不管走到甚么地步,都体会到家人不离弃的爱。失语失业时,母亲让我在卖甘蔗汁小摊贩协助打工,每个月固定给我薪水,甚至发给我年终奖金,弟弟妹妹也常关心我的情况。

以神的话语稳定情绪

在信仰方面,因为幻听的声音会叫我「去死」,所以我一个人时,就边听诗歌及读圣经,有时也会抄写圣经,圣经的话语可以稳定我的情绪;同时我也去教会,接受牧师及弟兄姊妹的祝福祷告,不陷入自怜自艾的情绪中。渐渐地感受,人生的问题,不能以死来解决,透过向上帝祷告,可以求助度过难关。

在饮食运动方面,我常常到社区的学校去运动,晒太阳、看看植物、天空、大自然,心中就会比较舒坦。我也长期维持运动跑步、散步的习惯,跑步完后脑内啡增加,心情很愉快,身体也得以舒展,很舒畅。同时,定时吃饭、作息正常,以充足的体力来面对疾病。

此外,我体会到精神疾病患者有工作,可避免整天无所事事,日常生活能力退化。初期,我从简单的行政工作做起,身心灵较健康后转为担任基督教媒体记者约十年。目前中年转换跑道,在安亲班教儿童作文、餐饮店工作及平日写稿。

如今我已经迈向开康复之路,去年年底我接受北医大医疗社会学系学生进行104学习「生命叙事访谈-生病的意义与经验」,医学院学生问起18年来患病经验,我深深的感受,生命没有绝路,只要愿意求助,周遭有许多小天使愿意帮助。

深深盼望落入精神疾病之苦的人,可以一步步走向康复。罹患精神疾病就像丢了翅膀的天使,只要被正确对待,仍可自在生活。因为丢了翅膀依然是天使!

【延伸阅读】:
      从忧虑到平安
      给亲爱的Blue朋友
      绿沙发和橘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