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揚小品文》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歸真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臥房一片黑暗。增曜躺在床上,全身僵硬,瞪著天花板。身邊的菊芳,鼾聲有如波
浪,前仆後繼。增曜喃喃低語:

「這怎麼可能!」增曜已和菊芳吵架一小時,休息片刻。腦子沒停,拼命思索更惡
毒的攻擊字眼。正要發動另一波攻勢,竟聽到菊芳鼾聲,離停止吵架才…三分鐘!
吵了那麼激烈,增曜心裡沸騰翻滾,難以平靜。而菊芳竟迅速入睡,好像吵架是家
常便飯。

強烈的虛幻和荒謬感,在增曜體內流竄,令他不寒而慄。可開始時是為什麼吵呢?
好像是……為了何時換汽車機油意見不同。不……上次吵架才是這原因!增曜弄不
清楚,反正是芝麻小事!可是到後來,人身攻擊,翻舊帳,婆家、娘家全捲進來。
俗話說:

「夫妻床頭吵,床尾和。」的確是。增曜和菊芳剛結婚那幾年,無論多大的事,吵
後不久就恢復甜蜜。可現在無論多小的事,都吵得天塌地陷。每次以擦傷開始,以
剌傷結束……

「我怎會嫁你這種人!」連這樣不留餘地的話也講出來。

「那種人?我有好工作、好待遇,無不良嗜好,更沒有其他女人!」增曜每次都這
樣頂回去……

增曜在洛杉磯一家貿易公司任經理,業績好,很受器重。熊腰虎背,嘴上八字鬍和
頭上濃髮相呼應,威風凜凜。作風強勢,屬下表現不佳就炒魷魚。部屬都敬畏、奉
承他。幾年內快速從組長升到經理,是總經理的熱門人選。財產直線上升,每兩年
換更大的房子,下個目標是依山臨海的大房子!可回到家裡,菊芳立即盯住他,用
放大鏡檢視他的一舉一動。祇要稍有疏忽,例如車子停歪了,洗臉台沾水沒擦乾,
菊芳便斥責他,更不忘批評他個性,論斷他品格。增曜明白,就算他升任公司總裁
,富可敵國,回家後就變成一無是處,隨時隨地挨罵。增曜屢次向菊芳交涉,菊芳
我行我素。

「我娶錯人!」增曜常在心裡罵菊芳。可他說不出口……當初結婚時,他向任何人
都得意地說:

「我和菊芳天造地設、相逢恨晚。我確定她是我肋骨!」

●曾經生死相守


增曜和菊芳在台北時同教會,但不熟悉。有次退修會的下午,兩人都沒參加團體活
動,溜到海邊。在海闊天空處不期而遇的喜悅,使友誼自然開展。兩人踩著沙灘留
下腳印,再看海浪淹沒夷平。撩起褲管,讓海浪湧上小腿,剎那的冰涼激起驚叫和
歡笑。坐在岸邊的石頭上,天南地北聊不完,話真投機千句少。不覺間,潮湧潮退
無數,夕陽灑下的光線從金黃轉為殷紅。回到營區,街燈微弱,薄霧略懸。增曜握
著菊芳的手道別,望著菊芳清秀姣好的臉蛋,兩眼蘊藏千萬溫柔,詮釋她美麗無疵
的靈魂。啊!正是眾裡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就在燈火闌珊處。

他們有好多相同愛好,攝影、讀張愛玲的書……。感情像迸出東邊的朝陽,迅速升
溫。一年後,在餐廳朦朧的燭光中,增曜向菊芳求婚。不料,菊芳默然無語。增曜
追問,菊芳纔神情悠淒地說:

「我不能……我有慢性肝炎,會傳染的。」

「這我清楚……就為這事嗎?」增曜想了片刻,突然握起桌上菊芳喝了一半的水杯
,將剩餘一半喝光。把水杯放回菊芳面前,從容地用紙巾擦乾嘴,向菊芳輕鬆微笑


「如果會傳染,我已經得到了。現在,我們同病相憐,正好白頭偕老。」菊芳握著
那空水杯,凝視增曜:「你不怕?」

「我怕。但我對妳的愛大過對肝炎的怕。」

回想起來,愛情的力量真大!可曾幾何時,愛情從神話變成笑話,生死交變成死對
頭,那裡出錯了?

增曜回想當留學生時,總在晚飯後和菊芳散步在宿舍停車場,瀏覽各式車子,夢想
將來會擁有那種車子。有工作後,常一起在公寓邊的住宅區散步,研究各樣房子,
憧憬未來擁有的房子。那些日子,兩人窮,可緊緊守在一起,同心對準共同目標,
多單純快樂。如今,一切都有。美國夢實現了,卻失去一起作夢的人。蓽路襤褸的
鴛鴦變成水火不容的怨鴦,怎麼回事?增曜心痛難熬,徹夜未眠。隔天,得了重感
冒,請了三天假。


●晴天闢靂



第四天早餐時,菊芳指著報上頭條新聞:「某大公司意外破產,股價一天跌百分之
九十。」,問增曜:

「這好像就是你投資的公司?」增曜愣了半晌,囁嚅地說:

「我……不過是躺了三天啊?」

增曜打開電腦,股票帳戶殘酷顯示三十萬元蒸發了。那股票被所有證卷分析師看好
,增曜試了一年,投資增值三倍。便不理菊芳反對,將房屋淨值、退休資金全投入
。損失奇慘,菊芳兇猛責罵增曜,增曜覺得病更重了,又躺了三天。

回到公司,立刻被總裁召見。增曜心想,公司少了他就走樣了,或者,久盼的升遷
終於來了。不料,公司已賣給另一企業,增曜部門成了重覆,全部裁撤。為防增曜
帶走客戶資料,公司派守衛監視增曜整埋私人物品,一小時內將他掃地出門。

晴天霹靂,增曜悲忿交集。回家路上精神恍惚,忘了綁安全帶,撞上電線桿,被摔
出車外,腰背重傷。增曜昏迷了三天,醒時發現自己在醫院裡,全身幾乎都是繃帶
。他環顧病房,房裡還有張病床,驚訝發現病床上的人竟是菊芳,跟他一樣正吊點
滴……

增曜呼叫菊芳,虛弱的聲音像貓叫,菊芳在睡覺,聽不見。增曜按鈴找來護士問:

「我太太……怎麼會在這裡……怎麼回事?」

「你兩個腎都嚴重損壞,必須換腎。臨時找不到腎,情況緊急。你太太檢驗適合,
捐出一個腎。」增曜全傻了……好久才回過神來,敢緊問:

「我太太……她怎樣呢?」

「虛弱而已,沒事。」

幸虧增曜的健康保險裁員後三個月內仍有效,醫藥費不成問題。菊芳的父母從台灣
趕來,安頓孩子上學、生活,增曜和菊芳才能安心住院療養。

破財、失業、傷身一起發生,增曜跌入痛苦深淵,醒的時候大都裝睡無語。來探望
菊芳的人駱驛不絕,溫馨感人。卻沒人來探問增曜。增曜在公司從不浪費時間在那
些對他業績、升遷無利的人。增曜突然明白,他的為人處世失敗,因而默默深入檢
視自已……


●失敗使人謙卑


出院前夕,病房中夜燈羸弱。增曜和菊芳都睡不著,在病床上輾轉蠕動的聲音,深
夜中特別響亮。增曜忍不住,把一直盤桓心中的問題提出來:

「不是說妳嫁錯人?為何要救我?」菊芳沉默了一陣,回說:

「記得那天吧?我喝了半杯的水,你將另一半喝光。從那天起,我就是你的人了,
那個腎本來就是你的。」


「我……剛剛幾乎將家中可用的錢全賠光。妳……竟沒棄我不顧。」

「碰到生死關頭,就看清楚錢是身外之物。命保住了,錢再賺就有。」

「唉……真沒想到,失敗與災難竟突然同時臨到, 本以為不可能的事就這樣發生
了!多少計劃與努力瞬間化為泡影,即將實現的夢想驟然幻滅!人生竟如此難以預
料,不能掌握。我感覺突然變得一無所有。」增曜哽咽、抽噎……菊芳等他哭夠了
,說:

「至少……你還有我。」

「我以為你不愛我了……譬如,妳隨時都在挑我毛病。」菊芳沉思片刻,說:

「這些年來,你愈走愈好,但也變得不再單純、正直。開口便是公司業績、股票漲
跌。為了升遷,幾乎把所有時間給公司。不管孩子,也不上教會。成功使你變得驕
傲,再變得貪婪。聖經上說: 驕傲在敗壞以先, 貪財是萬惡之根。我把握任何機
會提醒你,倒被你說成惡意的批評。」

「我……錯了。膨漲的自我使我理智蒙蔽,也扭曲別人。」菊芳驚訝:

「咦?以前你就是聽不進去,怎麼……這次會承認?」

「這就叫……失敗使人謙卑吧。不過……我雖了解妳用心良苦,可嚴苛的責罵,讓
我覺得妳衹在乎我做對或做錯,並不在乎我這個人。」增曜表明委屈,菊芳嘆口氣
說:

「這些年來,我對你逐漸失望,愛也跟著少了,愈看你愈不順眼。我……確實有錯
。但決定捐腎時發現,我對你的愛的外殼沒了,底子仍在。」

「可我一直愛你。」增曜每逢菊芳生日、結婚週年,增曜必定送花,從未錯過。

「你心裡塞滿名利權位,早已沒有我了。對我的愛不過掛在嘴上,外殼仍在,底子
沒了。」

增曜渾身一震,沉默了,菊芳跟著無言……。


●回到原點


一年後。增曜已找到工作,認真一如往昔,但下班後常輔導兒子們課業,陪他們吃
點心、閒聊,其樂融融。增曜回到教會,恢復信仰。菊芳的嘮叨消失了,兩人愈來
愈少吵架,感情日益親密。某天晚飯後,增曜和菊芳到湖邊溜狗散步,在柳樹下休
息。看著沿岸花簇繽紛,風吹碧波粼粼,菊芳問:

「真的放棄當總經理、住大房子的夢想了?」

「夢想過了頭,便成噩夢。何況夢想的終點,不就是要我們家富裕、快樂過好日子
?可是富貴在天,而快樂就在平凡的生活裡。」

「我不在乎富貴。失去富貴,得回你,我覺得好幸福。」

「我得回妳,也找回自己。真好。」

增曜緊握菊芳的手,知道自己不會再迷失了。


本專欄與傳揚網站合作。

【延伸閱讀】:
      自以為是—經驗與信念
      夢想的死亡
      珍珠的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