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揚小品文》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生活,不必再炮製「成功」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我的記憶小河

我一直很羡慕學識淵博的人,他們不論什麽樣的話題,都能博聞辯言,侃侃而談。在我看來,他們的記憶就猶如一汪浩瀚的海洋,什麽樣的知識吸進來,就通通裝下去。我從小記性就不好,雖然還能準確地記住一些東西,但那只是暫時的。我覺得,我的記憶就如一條涓涓的小河,不僅容量小,而且進來的東西也很快流逝。

所以,在中小學的課業上,我只能精選重點,反反覆覆將所選的一切銘刻在心。大學時代,老師要求博覽古今中外的名作,可是我知道,若照他們的要求,我一定敗得很慘。對我來說,多讀、泛讀,等於一本都沒有讀。於是,我按照自己力所能及的,精選一小部分文學作品來讀,其他必讀作品,我都以幾篇文學評論和課堂筆記來代替。我這種偷工減料、瞞天過海的方法幾乎哄過了所有的老師,沒人發現我的弱點,而且我還是眾人心目中的好學生。

在生活中,我也將這種「成功」方式如法炮制。我只選擇將重要的事情放在心上,其餘的事就順其自然,聽天由命。雖然我時常因忘了別人認為重要的事而被責備,但熟悉我的人也只好無奈地包容。雖然健忘在我的心裡是一個遺憾,但有什麽辦法呢?誰讓我的記憶只是一條涓涓的小河呢?


■ 往事從小河浮起

信主後,我看見人們常為自己過去所犯的罪而認罪悔改。我想,這下慘了!在我那小小的記憶之河裡,只裝了一些優點,那得罪人的事,我豈不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認罪?我一向都不覺得自己有什麼滔天大罪,那些小事誰又記得呢?

當我被聖靈充滿以後,一些早已忘懷的陳年往事卻頻頻地從記憶的河中浮起。一個等候神的清晨,我突然想起一個人,幾年前,我對他說話的表情和心態剎那間在眼前暴露無遺。頓時,我羞愧得無地自容,也十分害怕。「我這樣一個敗壞的人,神還會原諒我,接納我嗎?」那時,不知是害怕,還是羞愧,我眼中的淚水不禁潸然落下。可是那一天,我卻感受到神溫暖的同在,一整天都無時無刻地環繞著我,並藉著聖經的話語和詩歌不時地安慰我,原來,認罪會讓我與祂如此靠近。

我怯生生地問:「主啊,我錯了,能饒恕我嗎?」四周一片寧靜,我只感到一股更厚重的暖流從頭上流瀉下來,喜樂突然在心的深處洋溢。從那以後,我漸漸不怕被神光照了,也更不擔心自己因記憶不好而忘了認昔日的罪,因為我感受到,那位無所不知的神會時常光照提醒,祂會將那些陳年舊事從記憶中打撈出來,不論它是涓涓的小河,還是浩瀚的大海,對祂來説,都一樣!

曾經,我也很害怕認錯,常常遇到一點小事就竭力為自己辯護,因為我不想被人責備。但是,當我一次次經歷向神認罪後的喜樂時,我那種向人認錯的懼怕也漸漸消逝,同時,我的心中也好像出現一種願意面對責備的勇敢,不就是被人說幾句嗎?何況當我真心向人認錯時,我常常得到的是別人的理解和寬恕,甚至我還會找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與人和睦。這大概是向神認罪所帶來的祝福吧!

■ 尋回禱告後的輕快

我發現,無論人的記憶是小河,還是浩海,但突然記起一些陳年舊事並非偶然。所以,每當這種事發生時,我都會在禱告中詢問神,並隨著心中的感動做該做的事。記得我剛到教會時,教會的同工建議我接受醫治釋放禱告的服事,並且要我仰望神,求祂開啟禱告的方向。我一直都是在傳統教會,這個要求對我來說,也太難了!

但我還是想試一試。一天清晨等候神的時候,我對神說起這事,於是,有兩件舊事很快地就浮現在我的腦海裡:一件是青少年時期一些不順心的事;另一件事牽扯到家中的一個隱私,還真有點讓我難以啟齒。我實在不明白,這樣的事怎麼會是禱告的方向呢?我去問小家長,她竟然鼓勵我,讓我憑信心認定這是神的啟示。

禱告的那天,我就把這兩件事告訴了同工。於是在禱告中,我經歷了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奇:原來,在幼年的小事中竟然埋藏著一個很深的被拒絕的傷痛,而家庭的往事也隱藏著一個終生的遺憾,積壓著我滿腹苦毒和一腔憤怒。我萬萬沒想到,這些看似芝麻綠豆的小事卻在我心上刻下很深的傷痕。若這些事沒有從這記憶的小河中浮起,我哪會尋回禱告後的輕快呢?我思忖著,那條記憶的小河還藏著多少待掘的往事呢?從那以後,這樣的事仍然持續不已。


■ 不再炮製成功

前幾天,我在診所中常用的一個給牙齒磨光的慢速旋轉器(slow hand piece)突然不轉了,老闆想將它換新,但又嫌這種機器太貴。我就提議說:「我回家找一下我實習時用過的儀器,看可不可以找一個暫時頂替。」我想,我那些舊東西躺在車庫裡都有八年了,不如拿出來幫幫他吧!

回家後,我打開實習時的工具箱,找到了一個磨牙器。當我把它拿在手裡仔細觀察時,我發現上面刻著「租用」的字跡,難道這個機器不屬於我嗎?記得那時,我買這些工具花了兩千多塊錢哩!我坐在那裡沉思起來,隱隱約約記得在洛杉磯加州大學(UCLA)的牙科學院實習的時候,我好像借了一個磨牙器。畢業後,我匆匆回國,不久又很快搬家,忙碌中,早就把這件事給忘了。若不是今天看見「租用」二字,我還誤以為這機器是我的呢!

屬於別人的東西理應歸還,但事隔八年,我去找誰呢?那個牙科學院太大了,我早就不記得自己向哪個部門借了這個磨牙器。何況現在,老闆很需要這個機器,不如先讓他借用一下,然後再想辦法。但是此刻,我感到手中的磨牙器越來越沉重,我的心也開始不安起來。於是,我在禱告中向神交出這理不清的頭緒:「主啊!你能很清楚、也很詳細地告訴我該怎麽辦嗎?」

第二天清晨等候神以後,我在約爾歐斯汀(Joel Osteen)《活出美好》中讀到,他講述他父親的一個見證:他父親年輕時買了兩件上衣,因搬家而忘了付款。四十年後,他在禱告中靈裡看見神拿出那張沒付清的帳單。於是,父親致電去那家公司,發現那位生意人已過世,公司也關閉了。但他仍不放棄,打了許多電話,最後找到了這個人的兒子,並寄了一張支票,還包括了利息。歐斯汀牧師指出:「如果你不活出正直,上帝就無法高舉你,也無法祝福你。」

我並不在乎是否能被高舉,但我不能沒有神的祝福!於是,我定意將機器還給UCLA,但從何處開始呢?學著歐斯汀牧師的父親那樣到處打電話嗎?突然,我的心中跳出一個清晰的意念:寫信!寫給你當年的老師!

於是,我上網找到我過去的學校以及老師的地址,並提筆給她寫了一封信,信中不僅提到我的錯誤,而且還向她說了許多感恩的話語。當我把這封信投入信箱時,心中彷彿有一塊大石頭剎然落地。

神啊!我如何感謝你呢?若不是一個偶然,我怎會想起我的過失,又如何有機會彌補對人的虧欠呢?若不是你的提醒,我又怎能將苦毒變為感恩呢?謝謝你,將這個記憶從小河中撈起,謝謝你,將渣滓從我的生命中一點點除去……,謝謝你,我的生活不必再炮製「成功」。

主啊,我感謝你!

本專欄與傳揚網站合作。

【延伸閱讀】:
      哆嗦
      那一年,我看見愛
      我的老二情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