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紀廣場─文字人天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賓至如歸的溫柔鄉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看多了婚變故事,有時也會問,這造成家庭破裂的第三者,到底會是什麽樣的人?

我當然知道:「所有幸福家庭皆為相似,每個不幸的家庭卻有它自己的不幸」。家庭破裂,不見得全源於「狐狸精」的誘惑。但在那搖搖欲墜的家屋中,若有一人伸出纖手抽出大樑,卻不可否認,對這家庭會是致命的一擊。

但一直不知,認識多年的妳,也是擁有這樣一雙纖手的主人。也從來沒想到,第三者可以長得平實、嫻靜(指不妖嬈、不驚心動魄),和一般居家女人沒什麽兩樣,而且就生活在我們四周。

那天,上門看妳,碰巧正遇上妳在送客,正站在門口說著話。午後送男性出門,本便有點蹊蹺。我稍讓一邊等候,卻瞥見妳伸手不露痕跡,輕輕地整了一下對方的領子,一個兩性間夠得上親密才會做的動作。我會心一笑,猜妳新交了位男友。 待我上前,卻不見妳介紹,只一逕推著對方往外走。向來主動的我沒多想,橫上前伸出手便自我介紹,對方反射式停步,也伸手和我相握。他說的是什麽,我一片茫然,只覺他左手無名指上那個金環,在陽光下亮得耀眼,一直到我坐進妳家許久,那金亮的形象,還盤據眼前久久不去。

妳忙著招待我。一向,妳是最好的女主人,知道每位來客的口味和喜好,妳的家也是出了名的窗明几淨,雖是單身,端出的茶具、餐具配套配色,常叫我們已婚的太太們臉紅,自嘆弗如。 但今天,我忽然有了不同的體會。望著妳顏色柔和、佈置溫暖的小窩,我彷彿看到這裡面埋藏了許多邀請,放出許多「賓至如歸」的訊號。實際上,這裡,不也算是個「溫柔鄉」麽? 就因妳素來以平實、嫻靜著稱,便叫人更難以想像。

妳也已過三十,不是年輕小女孩感情不成熟,容易為已婚男子所騙。妳工作能力不弱,所居小屋正是妳自力購買,難考的專業執照,也叫妳過五關斬六將的拿到手了,「金屋藏嬌」實在是說不上。除了有感情,我實在想不出更大的理由,會讓妳淌這種混水。

那天,我言詞一下稀寡起來。聰慧的妳,自是看出了我心神的不寧,也知是為那樁。嘆口氣,妳自動開口:「不是每個人都像妳那麽幸福,父母婚姻美滿,現又有愛妳的先生。妳太單純,我的狀況,妳不會懂的!」 「是麽?Try me !」我有點不信邪。 「不知為何,脆弱的男子,常對我有致命的吸引力。」妳悠悠道來,「堅強偉大的男人,我尊重。但脆弱、有悲劇瑕疵的男子,卻特別引起我的憐惜。」

想想門前剛離去的那男子,中年、翹家、不顧妻小,從那個角度來看都談不上「堅強偉大」;但「脆弱的男子」未婚裡也可抓上一把,為什麽偏要找已婚的呢? 對我的問話妳盯了我很久,才回答說:「大概因為我不想作我媽吧!」一句讓人丈二摸不著頭腦的回話,卻是一道紮實的線索。

※ ※ ※ ※ ※ ※ ※ ※

原來,在妳成長環境裡,父親便不常在家。妳早已習慣了所愛的男人都不會在身邊。母親因父親不在家所生出的憤怒與抱怨,妳也看厭了。在妳看來,父親的不在家,全是因著母親的錯,是母親的抱怨與威脅趕走了父親。 妳曾發誓:等自己長大,絕對不作一個常常生氣、索求無度的女人。妳會用愛與了解來贏得妳的愛。

但長大後,幾個男友交下來,妳都無法定下。因為無法想像與所愛的人走近、廝守,會是怎麽樣一回事。對妳愈好的男孩,妳愈覺得陌生、覺得不習慣。因為關係「穩定」,從來便不是妳成長環境的一部分。妳比較會愛一個常會離去、不知何時再來的男性背影。這種不安、不定,反而對妳特別具有吸引力。

後來,妳發現與妳保持較長一點關係的,多半是有點年齡的有婦之夫。因為,他們都屬仁慈、寂寞與脆弱這一型,就像妳父親一樣。而且,「只有妳懂他們的心」。他們縱有滿腹心事,也只能對妳傾訴,因為「他們的太太不了解他們!」。妳覺得妳真正能了解這樣的男人,也只有妳能在他們的心口創傷上貼繃帶。

妳認為不像妳母親,老用自己的需要趕走男人。妳是用愛和接納,來修補這些失落男子的殘缺,把他們由婚姻的囚禁中釋放出來。妳想用妳的母性,為這些寂寞的男子在門口留一盞燈,讓他們知道有一個地方是永遠歡迎他,等待著他回來的。

對男人妳早沒有什麽幻想,對他們的弱點也看透了。知道他們不會離了婚來娶妳。況且,真如此,妳也不見得會嫁他,因妳並不真想給對方一個機會,將來會由妳身邊逃家,逃向另一位女人。 幾次結交,也不激情、也不大起大落。只是「時候到了」,對方便悄悄「淡出」。事先,妳也總是知道尾聲已近,不動聲色,妳技巧性地給對方一個暗示,下台一鞠躬。 因此,對對方的太太,妳從來不覺得抱歉。妳還自認都是因為妳,才「鞏固」了他們的婚姻。妳笑著說:「也可說,我就算是他們婚姻破裂時的南丁格爾吧!」

※ ※ ※ ※ ※ ※ ※ ※

知道麽?妳簡直是所有男人理想的外遇對象。不挖金、不爭名分、進退有度地給對方一段溫柔,作他的紅粉知己,陪他一段。在婚姻已夠粗糙的現實裡,妳成了男人莫大的誘惑。妳,其實就是男人的深淵。 但妳所做的,並不是真愛,而是修補。不是修補這些中年男子的缺失,而是修補上一代父母關係的殘缺。妳在用新的關係來取代舊痛,在新的關係中不斷想解決舊的問題。

怎麽說呢?在妳的家裡,妳從未得到應有的愛的滋潤與注意,在感情上妳是長久的飢荒。而這些中年男子所有話只能對妳說,只有妳懂的情況,給了妳多年渴求由父親而來的注意與關心。 但請恕我直說,妳可知「我的太太不了解我,只有妳可以」,是世上所有外遇裡用得最多、也最古老的一句台詞?況且,妳是用空洞的自己在給,妳知道麽?一個在愛裡沒有「本錢」的人,要拿什麽來支援別人呢? 妳沒有親密關係的經驗。只經歷過壓力、緊張與吵架,卻對真正的信任、靠近與愛全然陌生。使得妳習慣了關係中不正常的焦慮與懸念,卻不知要如何在親密關係中正常運作。

因此,妳只知自己要反母親而行,學會不索取的給,卻不知關係裡需要兩方面的互動與調適;妳只會自我殉道式的愛,使妳無法接受一個仁慈、體諒、以妳為重的男人。妳說是因為他們單調,無法吸引妳──其實是妳怕他們不需要妳,使妳無法用妳所熟知的方式,來操縱這份關係── 這些可說全是妳的「舊痛」,也是因為舊有關係裡的傷害,使妳在親密關係上成為一個殘障人,妳無法與人建立一個健全的親密關係。

說實在,夫妻不合有太多的原因,但很少是只有一方有問題。尤其,照所有的臨床記錄,能結婚在一起十、二十年的夫妻,多半是無意識中,彼此滿足了彼此內心深處的某種需要。 有些男人顯示出他是被逼成小學生式的受害者,但婚姻裡並沒有所謂一面倒的無理取鬧,也沒有所謂的全然無助。很多丈夫是用模稜兩可的半推半就,而賦與太太建立獨裁的材料。 也許有些太太要求不合理,但丈夫消極式的制衡,使得太太與自己的角色走成了獄卒與囚犯。換句話說,這類丈夫是自動把鑰匙交給獄卒的囚犯。

妳不要用幼年的眼光來判斷父母中誰是弱者、誰是受害者。有時,會叫的狗是不咬人的,常嚷嚷的人不見得是強勢。到底,在關係裡離去的人容易,留下的人苦,這場公案妳不見得握有所有的線索。 妳也不要被這些中年男子假相的不快樂,烘托出妳南丁格爾那盞燈,變相地收買注意與愛。妳現正在做的,其實是在貼妳自己心口創傷的繃帶,妳意識到了麽?妳要自我欺騙到什麽時候呢?

放下吧!放下「過去」這情感的包袱,不要再生活在「過去」的陰影裡,也不要再扛這不屬於妳的情感包袱。用饒恕,把妳由對母親的埋怨中釋放出來,也由自我殉道式的愛中解脫出來,妳才有機會走真正屬於自己的路。也希望有一天,妳能把妳的燈,掛在真正屬於妳的家,為那真正愛妳的男人,照亮回家的路!

本專欄與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網站合作。 e-mail: gcwmi622@gmail.com

●莫非不朽的傳說http://blog.sina.com.cn/gcwmi

●一杯的閱讀筆記http://blog.sina.com.cn/1cupreading

【延伸閱讀】:
      離開網羅
      那不足的兩公分
      虧欠﹐這個負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