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紀廣場─文字人天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後花園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一)

一年來,她的夢中反反復複地出現這樣的場景:

她把桌子上的兩個相框,櫃子裏的書,私人文件,都收在一起,還有什麽呢?哦,那盆平安竹,就這些了?離開公司大門之前,她知道,還有一件事情。

推開那道有些沈重的門, 霎那間,金燦燦的陽光撲面而來,往左拐,再下坡,就到了後面方圓一英里的花園。

一切,對她是那麽熟悉:行在這段被盛開著白花,紅花的夾竹桃掩映的窄窄小路上,即使在炎炎的夏日,仍感到縷縷清涼。小路的盡頭,幾級用粗重的枕木搭起的階梯,通向一座三人寬的小木橋,橋下,小溪繞著各種怪石,載著從兩側參天古木上飄落而下的枝葉潺潺流淌,再上臺階,一大片綠茵茵的草地在眼前豁然延伸開來,周圍,金黃的罌粟花,粉色的牽牛花,鮮紅的野草莓,在微風中搖曳,鬥豔。對面的山坡上,長滿了不起眼的紫色的熏衣草,從那裏經過時能聞到淡淡的香。園中的梧桐,楊槐,松柏,白樺,橡樹此時正生意盎然,躲在樹上的鳥兒嘰嘰喳喳叫個不停, 有時,冷不丁嗖嗖地飛過頭頂。 與她第一次見到的園子相比,如今,這裏更蒼翠,深邃了。

她要離開了。


(二)

八年前的一天,她跨進了這個全國最大專業銀行總部的大門。當她的腳步聲消失在前臺柔軟,厚重的地毯裏,她發現自己走進一個百人的巨大的辦公室,牆上挂滿了華爾街交易的顯示器,紅色的數位從左到右滾筒顯示,辦公室的好多人不是坐著,而是站著,語速很快地大聲講話,把捏成團的紙條扔來扔去,也有的,行色匆匆地小跑。老闆看到她,伸出手來說:歡迎你。接著講了一句讓她永遠難忘的話:我們雖然不在紐約,但我們做的是跟華爾街一樣的生意。講這話時,他的嘴角有一絲意味深長的笑。

後來,她明白那一絲笑的意思:她投入的是一個令很多人神往,充滿刺激的行道。

她的工作是爲前方的交易人員提供風險分析。前方人的時間很金貴,脾氣很易爆,後方人挨前方人的罵是家常便飯。有一位元搞交易的,出名的牛,拿到她的資料,常提高嗓門厲聲地問:啥垃圾?不等她解釋完,便不耐煩地挂了電話。

華爾街是各路精英彙萃的地方,很多人都畢業於頂尖名校,數年嚴格的訓練把他們打造成工作狂。每天早上七點半,當她準時踏進辦公室時,蜂窩般的格子間已座無虛席,周圍敲打鍵盤的聲音此起彼伏,印表機從不間斷地嗡嗡地吐出畫滿了字,算式或圖表的紙張。

往往快下班了,一樁上千萬的生意來了,老闆神色嚴肅地說:各就各位吧,明天一大早我們跟用戶談。當她走出大樓時,天早已黑盡了,她一路開著車,昏沈沈的腦子裏還反復地檢查,每個步驟是否有錯。

這個行業,人跟走馬燈似的換來換去。常常是,年底的獎金一發,舊人喜氣洋洋地告別,新人躊躇滿志地亮相。她有個同事,數年前還是個窮學生時,曾拉著女朋友的手站在紐約的華爾街,對她信誓旦旦:有一天,他會坐在其中的一個樓裏。後來,他真的去了,身價已過百萬。

而她,卻偏偏向往著窗外那個寧靜,和諧的世界, 於是,她推開沈重的門,看見了光。

(三)

園中有一片橡樹,粗大的樹枝交織在一起,像把巨大的傘。周圍,淘氣的松鼠沿著枝葉上上下下,不知名的小蟲子,在地上爬來爬去,不遠,幾隻野鹿安詳地躺臥在青青的草地上。

記起,母親來美看望她時,她曾與母親,推著她三個月的女兒在園子裏溜達。那時她剛上班,母親爲她能在這樣的大公司找到份事,非常欣慰,說,這下就好了。回想起來,許多孩子,長大了都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麽,但她從小就沒有猶豫過,直到高中,當面對母親爲她所作的選擇時,才發現自己的夢想撞了牆。那時跟母親哭鬧過,但母親說,看看你父親,就知道拿筆桿子不什麽好差事。她知道母親是指,父親的一手好文章曾幾乎給他帶來了滅頂之災。於是,她的人生在關鍵時刻不得已轉了個彎兒。

母親已離開這個世界了。 有時,她設想,如果當初她不聽母親的話,她的人生會是怎樣的境況呢? 一定是非常不同的了。她理解,母親在經歷了那麽多的磨難後,有一種悟性,知道一門實實在在的手藝,可以讓她女兒的前途多一份確定,事實證明母親是對的,她的工作,使她脫離了經濟上的窘迫,也得到社會的認可。

她知道,爲了生存所必須付出的勞作是有意義的,但無休止地在欲望中行走豈是自己一生的宿命?如果說,華爾街的豐厚收入,讓世人看來是光鮮耀眼的前花園,那麽,在她的心靈深處,有沒有一個值得去追求,去堅守的精神的後花園?它與社會的認可沒有關係,它是指向一個夢或某些終極的追求。

面對這園子時,她注意到,園子裏角落有些乾枯的植物,雨季一到,竟又重新站起來,變綠了,綻放出鮮豔的花,這是一份生命的執著; 園子裏的景觀千變萬化,但卻周而復始,這是一種超越時節的生命本質。

她想起一位與衆不同的年輕同事,他的臉上永遠是一片陽光。他畢業于麻省理工學院,生於耶路撒冷,長在美國,腦快,手勤。正當人人看好他的前途時,他卻毅然辭職,回到了生他的地方,他說,攢了兩年的錢,就是爲了這麽一天。

她也想到她的一位老師,二十年前,應一份神聖的呼召,毅然放棄了大公司的職位,無怨無悔地走上一條從來未想過的道路。當她問老師: 你知道失去的是什麽?她淡然地回答;所謂失去的,是不足挂齒的。

於是,她重新提起了那支被扔了二十年的筆。

好久不寫中文了,落在紙上的字和句子都顯得如此生澀。她記起小時候,母親摸著她的小腦袋說:嗨,我女兒寫的文章是“又臭又長” 。四年級時,她從同學那裏借本<<靜靜的頓河>>,根本讀不懂,又不肯放棄,直到讀得昏天黑地。那時,她發誓,長大後,她也要寫那樣厚厚的書。她生命的故事,就這樣,從悠久的記憶長河中流淌了出來。

在園中,她聽到了心底的聲音。

(四)

夢中的場景在她的腦海裏揮之不去。

一個聲音在呼喚,時間不早了,真的不早了!

她確信,有一天她離開了,這個園子將一如既往,清晨的露水仍然灑落在每一片葉子上,太陽升起的時候,會把這裏的生靈萬物照得金光燦爛,鳥兒會照樣劃破天空,快樂地歌唱,溪水會照樣長久不息。

但,這個融化到了她的精神中的後花園將隨她而去。 華爾街離她越來越遠,在金燦燦的陽光中,她正向著童年的夢想走去,而童年的夢想也正朝著她走來。

本文作者已修完創文2008年 w210、w300課程
創文網址:www.gcwmi.org
創文電子郵件:gcwmi622@gmail.com











本專欄與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網站合作。 e-mail: gcwmi622@gmail.com

●莫非不朽的傳說http://blog.sina.com.cn/gcwmi

●一杯的閱讀筆記http://blog.sina.com.cn/1cupreading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