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守護者》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從檳榔西施到勵馨靈性關懷師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身為勵馨基金會靈性關懷師之前,我曾在教會服務,擔任牧師。但是在更早的時候,我在路邊賣檳榔,曾被兵營阿兵哥們封為:「檳榔西施」。

  學生時代的我,下課之後就穿著制服到攤位去賣檳榔,同學要約我出去聯誼,我都沒辦法參加,特別是假日,因為希望媽媽可以在家好好休息,所以我也很少有玩樂的時間。因為家境困難,有時候會聽到旁人的嘲笑和批評,我的心裡除了受傷難過,也常常不開心,甚至,我接受了那些負面的能量,相信自己什麼也改變不了。

  即使我從小在基督教的家庭長大,但是面對無法解決的困難,我選擇離開教會拋開信仰,一直到經歷一些生命交關的神蹟事件後,我於廿六歲回到教會,並於投考神學院,卅歲那年我神學院畢業到教會牧養服務,之後受封立成為牧師。其實,我從來沒有立志要「當牧師」,我在學生時期志願是:作家、有錢人等等。當牧師比較像是生命中不得不的選擇,因為不去做,心不平安,在信仰裡面稱這樣的感動為「呼召」、「使命」!

  不過當牧師卻是我被大大祝福的開始,因為這廿年來,我透過「認識上帝」重新「認識自己」,也開始願意用神所開的另一種新眼光和心視野來看自己,使得我的生命有很大的翻轉。讓我從一位厭惡自己的人,轉變成接納、喜悅自己的人。特別是當我回頭看那些旁人用來嘲笑我的「無法改善的特徵(家境窮、單親、皮膚黝黑身材矮小等等)」的經驗,而那些負面的語言再也傷不了我了。

  我所經驗過的神蹟是信仰帶給我莫大的力量,我領悟到信仰是給人承擔苦難的力量,不是用來解釋苦難。以前很計較利益得失的我,一開始我以為當牧師是為了神,殊不知「當牧師」是上帝對我的祝福,神透過「我當牧師/當檳榔西施」這些生命經歷,來幫助我、醫治我。讓我以神的眼光,回頭省視自己的生命,看見自己長久一來一直活在一些偏差不健康的性別價值觀裡以至於有不切實際的期待,甚至看輕自己而低自尊。因為我吸收了許多詛咒,因此,我的生命被負面黑暗束縛著(我說話很負面、沒辦法愛別人也不愛自己、凡事斤斤計較等等)。
  與你分享,神教導我,用「新/心」的眼光看一切事物的方法,包括我重新看我自己,新的眼光讓我有勇氣、平靜地接納「那些不能改變的」,讓我有屬靈的眼睛,看見加在我身上的束縛。於是現在的我,得以掙脫束縛,從心領受祝福。

▲曾經是檳榔西施的蘇貞芳牧師,現任勵馨基金會靈性關懷師。

本專欄與勵馨基金會 合作。

【延伸閱讀】:
甘心走上護理路
我看見大山小山在跳舞
導師和導生(Mentor and Ment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