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守護者》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我們能為日漸貧窮的青少年做甚麼?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青少年工作是最需要也是最值得投資的,可惜政府只看到選票、商人只想把商品推銷給青少年。

  今日,台灣因為政府無法因應快速變化的全球變遷與兩岸關係,有許多的青少年看不到未來,不敢作夢,甚至滑落更底下的階層。看看企業界的剝削,低薪、拚命打工賺學費、超時的建教合作、所學無用,嚴重損傷青少年的權益與自尊。

  更令人高興的是,葉大華從任職於勵馨到擔任台少盟秘書長,十年如一日,把台少盟領導得有聲有色,將青少年的福利權、工作權、休閒權、選舉權…不斷的發聲,甚至推出多項有創意、有意義的計畫方案,如逆風少年、塗鴉大使。這是台灣的資產,台灣NGO的力量。

  青少年工作者請不能只停留在弱勢青少年的直接服務,我們要從結構性的剝削與宰制看青少年問題。如,青少年沒有選舉權,卻要繳稅;企業界堅持的22k,讓青少年的薪資倒退回15年前;政府不投資青少年,青少年福利預算是所有福利類別最低的;教育部嚴重輕忽技職教育;還有,貧富差距拉大、世代交替不正義、社會歧視青少年,青少年次文化又是甚麼?青少年無從發聲、無從參與公共政策。

  以上種種,都是導致弱勢青少年無從翻身,而普羅的青少年也迅速滑落成為弱勢者的主要原因。這些都需要有人看到問題,出來倡議,從事青少年工作的我們,怎可以停留在弱勢青少年的直接服務呢?

  台少盟扮演了青少年倡議很重要的角色,有時它像烏鴉嘴、有時又像一把銳利的刀子,它讓政府、企業、媒體如芒在背,輕忽不得,這也是許多青少年工作者一起參與的結果,下一步路,希望我們更有策略的改變結構性的問題,革命尚未成功,大家一起努力。

本專欄與勵馨基金會 合作。

【延伸閱讀】:
      悲慘世界
      美國福音派的 同性戀論戰
      全球貧窮問題,與我何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