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鬼鎮遇險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那一年,我們年輕、意氣風發,生命的字典裡沒有死亡兩個字,眼前想的是大有可為的未來,絕對沒料到自己會差一點命喪鬼鎮。

當時我們還是研究生,兩年之內辦完二件人生大事,結婚、生子。我們換了一輛二手車,從全手動、無冷氣的福特「花斑馬」(Pinto),換成全自動、強冷的雪福蘭「狂想曲」(Caprice)。心滿意足極了!你可別小看車子強冷的重要性。在我們住的亞歷桑那州,早上摔了個雞蛋門外地上,下午蛋清就被太陽烤熟了;車子裡有冷氣,至少讓你不用買了菜就急忙跑回家,免得肉臭掉,更不用擔心,出門赴宴到了目的地後有一頭梳子難解的獅子頭(開車窗吹熱風的結果)。

一到假期,我們就決定帶著孩子出遊。我們出征的頭一個地點是杰榮(Jerome)。我們事先研究了地圖,搞清楚路線,離我們住的地方大約有二個鐘頭的車程,就出發了。我們那個年代,還沒有電腦網路,車子一直開到了附近,才曉得必須要繞著環山公路,才能爬上杰榮。

看著這長長陡坡的環山公路,我們得意地測試著二手新車的性能。車子馬力十足地開上半山腰的杰榮。杰榮原是個銅礦場,二○年代曾是亞利桑州那第四大城;不過戰後銅礦需求減少,53年礦場正式關閉,居民就逐漸搬離此地,一度成為荒涼、無人煙之村鎮,老外管這種地方叫「鬼鎮」(ghost town)。現在該鎮已經成為旅遊景點。

我們去時,街上人不多,大街兩旁多半是畫廊或賣藝飾品的商店。走在街上,沒有給人鬼影幢幢的感覺;不過,儘管街道兩旁是充滿藝術氣息的店鋪,但仍舊掩蓋不了杰榮的蕭瑟和落漠。據說多數開店的藝術家都不住在此地,所以杰榮一到晚上就幾乎像個死鎮。

說實在,我真不喜歡這個地方,對那些藝術品也沒有太多的共鳴。沒逛多久,就想打道回府。回程時,心情輕鬆多了,反正按照原路開回去即可,不用擔心迷路。

萬萬沒想到車子才離開杰榮,順著長長陡坡的環山公路往下衝,老公突然大喊,方向盤動不了。我往前望,大概再過二、三分鐘就到拐彎處,就要衝下山崖。更糟糕的是,他才一喊完,迎面開上來一輛大卡車,對著我們按喇叭,而我們的車子正開在兩個車道的中央,眼看幾秒鐘之內就要兩車相撞。剎那間,我默喊(來不及開口):「耶穌救我!」同時,用自己身體遮住孩子,企圖為孩子擋掉任何衝力。

當時的每一秒鐘彷彿是慢動作般,到如今當時情景仍鮮活在我眼前,沒有驚慌,內心有一份篤定,十足的平安,一滴冷汗也沒流。就在快要撞上卡車的那一剎那,方向盤突然能動,就在生死那一線間,車子轉到自己的線道上。我問老公怎麼一回事?原來從未看過車子性能手冊的他,昨晚興起拿來翻閱,看到的一段話,就是可在停車檔或空檔重新啟動車子,而在生死那一線間,他想到也許可以藉著放空檔重新啟動車子,來恢復方向盤的動力。

到如今,回想起那日情景,心裡仍為自己當時的反應驚訝不已。自忖那份臨危的大平安是從哪裡來的?這是否就是聖經裡描述的那種出人意外的平安?不曉得是誰說過,死亡不過是一扇大門,領我們進入另一個世界。對我來說,另一個世界是天堂。那你呢?

about 細拉
歡迎參觀細拉的個人網誌

【延伸閱讀】:
幸福的味道
人生三明治
饒恕的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