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時間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離開所居住的島國,也一起帶走島上的時間,腕上的錶面顯示的仍是島國的日與夜。來到異鄉,軀體隨著此地的作息起居,心裡的時針與分針,還是指著台北的時間。沒打算記憶太多這裡的一切,因為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回去,也因為牽掛與想念。

時間只是人們在永恆中自行刻劃出的刻度,便於記載紀錄記憶計算罷了,對於整個宇宙的存在狀態,沒有甚麼直接與絕對的的影響。這些體認與感悟,是因為自己暫時處在「離開」與「歸回」的兩點中間。這樣的抽離,於是使得身心對於「時間」的體會,有了不同以往的思考空間。

這是很奇特的一種感覺。因為時差的關係,整個人處於恍惚混沌的狀態:肉體因疲憊而渴望沉睡,意識卻亢奮而常保清醒,綜合起來,就是半睡半醒。這樣的自己,不太能夠深入思想,只能進行日常生活的問答何寒喧,有種不真實的感覺,似乎自己不是真正存在目前這個空間,總是在寤寐之間。與人交談,朦朧而遙遠,好像犯人隔著厚厚的防彈玻璃窗與親友會面,而對講機通訊有點問題,聲音很小,畫面失真…..,吃喝睡臥笑談行走,都不真切。這些改變,都從飛越國際換日線之後開始。

因為跨越時區,暫時停留在另一個國度,迷惑於時間與空間的變換交錯,但是,我又透過網路,在瞬間彈跳回到出發的島嶼,跟你對話並談天。

這真是奇妙的體會,原來覺得十分虛擬的網路,竟在此時,成為我最實際的依附。

【延伸閱讀】:
      新紀元新挑戰
      上網副作用
      抉擇這玩意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