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姊妹》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讓寫作成為一種靈性操練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從洗手間回到自己的座位,一張對折的藍色便條籤,規規矩矩地放在我的筆記型電腦和論文草稿前。還沒坐下去的我,沒想太多,隨手就將它打開。上頭寫著「like you.」

霎那間,天雷勾動地火,心立馬撲通撲通狂跳、小鹿亂撞,雙頰也燒熱了起來。大學圖書館搞曖昧劇情,竟然會發生在我這個四十多歲的已婚熟女身上!(驚)

眼前的異變,內心狂喜不已,雙目陡然射出兩團精光,用眼角餘光180度環視掃射周圍狀況,但臉上表情是一副沒事的平淡。由字體判斷,看來不太像是台灣人的筆跡。我懷疑是右前方那位外國帥哥學生,他們才會搞不清楚東方女人的年齡,誤把阿嬤當成美眉來把。

想起法國歷史學家珮奴德(Regine Pernound)那句話,「事實比虛構的故事有更深沉的戲劇性,向來如此。」圖書館仍是一遍靜悄悄的,每個學習者都埋首書堆奮鬥,然而我的內心卻是排山倒海翻騰的亂。論文是研究不下去了,收拾東西回家。我很了解,今日的功課是別件,我要回去面對上帝,處理生命中的黑暗。

面對人生各樣遭遇,多數基督徒靈修方式是禱告,而我是默想與文字書寫。我覺得開口禱告,比較適合向上帝傾吐心意,或者是向上帝祈求甚麼。但如果要處理生命裏頭的黑暗,必須透過文字爬梳,才能更深地向內挖掘,讓真光照耀。

或一字一字的寫下,或鍵盤一個一個的敲打,我開始剖析自己:究竟是研究生活枯燥無聊想找刺激?是研究艱困不斷被否定,所以需要肯定、慰藉和認同?是青春漸逝,想證明自己還有女性魅力?是常被工作狂的老公冷落,是常被嘴賤的老公損太醜、太老、胸部太小?靈修是找出自己的問題,不是去找旁人(老公)的問題。寫到這,就知道要煞車。

是夫妻關係亮紅燈?自從我去讀書,兩周要北上一天,找指導教授討論。老公一天沒有老婆在旁邊伺候,就常酸我或給我臉色看。真是太悲催了,去讀書也是為了共同的服事,當初也是他同意才去讀的書。讀書這麼辛苦,常常生病,還一一放棄休閒娛樂,越想越是悲從中來。

卡卡卡,聖靈光照我,提醒我。「去讀書,沒錯,你有你的犧牲與付出,但老公的犧牲與付出是甚麼?當你生病,沒錯,肉體受苦的是你,但老公看到老婆生病,他的心情又會是如何?」

心情與想法逐條變成一個個文字,鋪陳在以馬內利與人同在的上帝前,聖靈引導、轉化我看待事情的眼光。因著耶穌的救贖,我這罪人可以無須膽顫害怕,將人性中的驕傲、炫耀、虛榮、歡愉、恐懼、悲傷混雜的反應,通通帶到上帝前,袒露我最深層的黑暗。

人們看待事物總是自我為中心,聖靈可以讓眼光移轉,並在平靜的書寫下,心思逐漸融入上帝的意念,「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神,主就必賜給他。」(雅各書1章5節)上帝不吝惜賜下智慧給祂的兒女們活出充滿創造力的生活,在我黑暗的靈裡,一盞盞燈泡被上帝點亮,夫妻倆還可以怎樣協調、互相容忍、互相幫助,創意咚咚咚地冒出來。各樣的人生難題,反倒成為我們向世人見證上帝所賜的自由生命。

常聽人抱怨成功神學有很多問題,但是卻沒聽聞問題的解決辦法。成功神學基本上也不是甚麼錯誤,而是信仰一直杵在原地,吃奶的階段。人們遇到問題的第一反應,總是要上帝把問題挪走,卻沒有深入探究,自己其實是問題形成的一部分。生命寫作、靈修寫作,我認為是一條可行的辦法。因我就是受益者。文字幫助我跟上帝、跟自己有更深的對話,幫助我看見自己的問題,少去數算他人的問題,在聖靈的帶領下,一日日改變成長。二十多年來,靈修寫作幫助我的靈命漸次成長,靈修寫作亦使日常不起眼的事物成為我去感受上帝源源不絕的愛。

那張上頭寫著「like you.」的藍色便條籤,釘在我書桌前的白板上。它原本可以是摧毀夫妻感情的殺手,但寫作的靈性操練,卻使它成為領受上帝祝福的愛的見證。


圖片提供/123RF

about 陳小小

about 華子

about 飛飛

【延伸閱讀】:
      分享式溝通
      2010年校園寫作營
      倘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