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兩百分的爸爸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嚴格說起來,年輕時期的爸爸是個不及格的丈夫,嗜酒好賭,脾氣又差,常讓媽媽等門到半夜,媽媽心中懷有很多怨,但是對孩子而言他是個兩百分的爸爸,對孩子的疼惜無話可說!! 老年後浪子回頭,現在已經是個九十分的丈夫,仍然還是兩百分的爸爸。

我跟妹妹都是殘障兒,妹妹殘障程度更嚴重 ── 重度腦性麻痺,一輩子沒下過床。

先講我吧!! 爸爸疼我不只生活起居,他最在乎的是教育,他要我出人頭地,在社會上有地位、有尊嚴,可以自食其力。所以小時候爸爸對我的栽培不遺餘力,即使只是個收入微薄的公教人員 (六零年代教師的薪水只有台幣一兩百元),但是花大錢讓我買琴學琴、學日語、學古箏、雙腳復健……眼睛卻都眨都不眨,家中的書籍堆積如山,為的就是栽培才女!! 國中畢業後我考上高雄女中,在外租屋,爸爸每週都得騎著那輛幾乎解體的老爺摩托車接送我回校回家,寒冷的冬天,摩拖車在寒風中噗噗顫動,爺兒倆也裹在大外套下直發抖,我到宿舍了,爸爸還得頂著寒風再次回屏東,只因爸爸說「家中貧窮沒關係,孩子的教育不能窮!!」我大三,家庭經濟才剛改善,爸爸立刻在高雄買了房子讓我住,省吃儉用、節衣縮食,就是省不得孩子吃苦,這是我兩百分的爸爸!!

對妹妹,爸爸早已超過兩百分,八年前爸爸出現腎衰竭,妹妹的健康情況也惡化,屋漏偏逢連夜雨,爸爸洗腎後,妹妹開始進出加護病房,好幾次的急診,妹妹數次從鬼門關前走過,以前還能開口講些簡單對話,現在氣管裝上氣切管,不能動彈、無法說話,三年前從加護病房出來之後,妹妹怕極了強迫性的侵入性醫療,強烈的不安全感讓她相當黏人,黏上的人就是爸爸!! 她大量渴求家人的愛,怕又被遺棄在加護病房,所以她用進食刁難的方式來表達!要她開口吃飯,一定要哄她、哄到她龍心大悅,這點我跟媽媽做不到,尤其是我,我沒耐心餵她三個鐘頭,所以我跟媽媽都會發脾氣,氣極了就罵她,唯一有耐心跟她瞎耗的人就只有爸爸(即使爸爸洗完腎後身體虛弱非常) !!

當初送急診時緊急插管,弄斷了她好幾顆牙齒,現在的她根本無力咀嚼,所以爸爸必須用食物調理機幫她把營養攪拌成泥,然後接手哄她,幾乎每天都得表演新把戲!! 「爸爸最愛的寶貝」、「漂亮的姑娘」、「聰明的孩子」,這些肉麻話現在都失效了,爸爸現在還得表演戴床單帽子、喝醉酒、唱山歌、小丑摔跤……總之就是要她哈哈大笑,食物才塞的入口,爸爸想盡辦法只希望妹妹多吃幾口飯,他說「我絕對不再讓妳妹妹進加護病房,她受的苦太多了。」也的確,妹妹在醫院吃盡苦頭,送急診好幾次了,住在加護病房的時間加起來超過半年以上,猛爆性肝炎、心肺衰竭、胃出血、肺炎、口腔潰爛、褥瘡見骨……呼吸機讓她數星期無法闔眼入睡,找不到血管讓她無時無刻挨針,手上腳上到處都是針痕,護士說找不到下針的地方!

出院後,妹妹的氣切管再也拆不下來了,我們天天得消毒氣切口換乾淨紗布;妹妹心肺衰竭無法咳痰,我們天天得讓她吸霧化蒸氣、拍背、抽痰,這些苦差事爸都撿起來作了。洗完腎的中午,爸爸的紗布還在滲血,他,無怨無悔的拍背;爸爸坐骨神經嚴重,直不起腰,他,堅持挺背餵飯,爸爸的洗腎沒有終了的一天,妹妹的照顧也沒有喘息的一天,很多爸爸丟下妻兒勞跑了,很多爸爸帶著孩子自殺了,很多爸爸情緒下殺了孩子,很多人埋怨自己的生活不幸福,但是我卻覺得上帝太愛我們了,因為我們有個爸爸,一個『兩百分的爸爸』。

歡迎參觀作者的部落格:利百加的真情世界

【延伸閱讀】:
孤寂的背影
我看「送行者」
不是強說愁─談親子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