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神哪!看顧你的百合花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昨晚正在為論文進度煩惱時,聽見從電視晚間新聞傳來的聲音,當時我並沒有在專心看,而是拿著晚餐的碗盤要去廚房洗。突然之間,我聽見李秉宏三個字,我馬上停住,而接下來的車禍報導令我當場嚇住,雙腳不能動彈。

秉宏是台灣第一位盲人律師,他是一個聰明又用功,個性樂觀,說話風趣的人。他是一個盲人,但卻是他帶領我進入聾人的世界。

一次聚會裡,我遇見秉宏。當時我正在苦思我的論文題目。不想為論文而論文,想要作自己真正覺得有價值、有興趣的題目,但是看了許多研究,讀了一些文章,想了又想,還是沒有讓我覺得想作的題目。

直到聽見秉宏分享他的生命經驗,我的生命也被打開了。靠著他的用功、他的努力、家人朋友的支持,他得以考上大學法律系並畢業,但在求職及考試過程中卻遇到許多不合理或不友善的對待。

身為一個「非主流」的少數族群,常常在爭取平等對待過程中,得到「主流、多數」的拒絕、嘲諷、自以為是的憐憫、表面支持內心歧視的勸退。

秉宏,就像任何一個人,在遭遇一連串挫折的時候也會陷入低潮,以往支持他的家人、朋友、老師,也會有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這種時刻他只好靠著自己撐過。

聽著他談著過去的低潮,學習諮商的我,不禁想著,當時如果他能接觸到心理諮商專業的幫助該有多好。從此我開始思索心理諮商服務各種身心挑戰者時的議題,而我發現過往我所學習的專業知能,面對身心挑戰者時,絕對是不足的。

想要為身心挑戰者作心理諮商服務時,所面對的困難絕非簡單的「看不見、聽不到、不良於行」。除了感官造成的溝通問題外,他們有特殊的生命經驗、獨有的族群文化,讀不同的學校、面對不同的生活問題。

想要為他們服務,唯有「真實地」去接觸、了解他們的文化與生命脈絡。這樣的學習,促使我決定以身心挑戰者的生命經驗來作為我的論文研究題目。

雖然我最後選擇了以聾人的生命經驗作為對象,但我不曾忘記是秉宏的分享開闊了我的視野。他願意真誠分享他的生命經驗,是那個經驗感動了我,是他讓我知道我的無知,是他讓我從「理智上的知道」轉而開始努力「以生命去貼近」。

每一個人,都有獨一無二的生命經驗,有他的困難、他獨有的喜悅與悲傷。透過真正貼近一個個生命,我們也才能對同樣身為「人」的自己,有更多的體會與理解。身心挑戰者要的不是施捨式的福利而已,很多人要的只是一個公平的機會,還有真心的理解。

「哦,我知道,他們很辛苦,但我也沒辦法。」我們的關懷常常就停在這裡,因為我們自覺無力,所以選擇疏離。我們放棄了一個又一個貼近別人的機會,因為自己心裡也充斥著無力。同時,我們也在拒絕了解自己的生命。Why? 因為每一個人都會遭遇困難和苦難,每一個人都要去面對生命的提問。

沒有人可逃避或是拒絕這樣的提問。當我們從逃避轉向面對,正面去看待別人的苦難或生死,也就是給了自己一個預備或反思的機會。在這個世界上,我們都是同學,從別人的經驗,我們可以學習更多,在陪伴別人的過程,我們得到更多面對的力量。

這幾年內,我已經經歷好多親友的死亡或重病。舅媽因病過世、表哥意外死亡、阿媽被酒駕者撞傷後,對方竟然蓄意再將她輾斃、好友心臟病突發而死。這幾年因為從事諮商的關係,也越來越常聽到各種各樣的苦難與哀傷。或是被疾病纏身、或是被人惡意傷害、欺凌。我家的汽車停在路邊停車格,竟無故被人撞爛且逃逸。最近舅舅又因意外死亡。正當我們處理完後事回到台北,我又聽到了這個不幸的消息。

秉宏站在街角等紅綠燈,一輛被撞飛的機車,就這樣朝他飛去。他知道有車禍,卻看不見朝他飛去的機車。因此頭部被撞傷,造成顱內出血,目前還在加護病房觀察中。我不知道最新的消息是如何,我只能祈禱他平安康復。

面對苦難,有時候我真的快要失去力量。面對無常的人生、不講道理的命運,我也感到無力。我只能求神每天更新我,我不要逃避,我要睜眼去看世間的苦難,我要長出新的力量和眼光,我要跟所有還沒失去盼望的人,一起奮力活出生命的力量,與受傷苦痛的人同在。願慈愛與安慰的力量與所有深陷不安失望的人同在,特別是與秉宏同在。

相關新聞:
眼盲心不盲 李秉宏將成國內首位盲人律師
盲律師李秉宏 台灣第一位
全盲律師 李秉宏覓職碰壁 被迫回書堆
李秉宏自傳: 生命的眼睛

歡迎參觀作者的部落格鮮得思臥
本文寫於 2007 年 10 月 4 日

【延伸閱讀】:
阿德
美麗的弔詭
我看見大山小山在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