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沒有劇本的人生戲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二○○三年的華人演藝圈,相繼殞落三顆明星,不免引人對生命做一些反省。影歌雙棲的港星張國榮,在「霸王別姬」裡,演出了「在人前要顯貴,在人後要受罪」﹔在「人前與人後」的掙扎以後,他選擇跳樓身亡。「亞洲第一飛人」柯受良,看是好漢一條,卻酒後猝死於哮喘,客死他鄉。   

「百變天后」梅艷芳雖說要堅強抗癌活下去,卻比預期的更早撒手人寰。因著他們的高知名度,廣受媒體報導,大概真的是「人生如戲」,所以戲劇性的離開世界,也是一種「搏命演出」,更令觀眾們震驚與遺憾,浩嘆「人生無常」﹗


演不好 NG 重來

其實,古今人類,對於人生的短暫和生命的渺小,同感悲嘆無奈﹔對於生命的遽逝和死亡的來臨,一樣束手無策。宋代詞人蘇東坡的描寫,更見深刻﹕「人生到處知何處,恰似飛鴻踏雪泥。」他站在江邊慨歎著﹕「寄蜉蝣於天地, 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聖經的雅各書四章 14 節也說﹕「其實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你們的生命是什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這話是不錯,但是演戲的人有劇本,演不好就 NG 重來,再重來,而實際的人生劇場是沒有劇本的,演不好或演錯了,也沒有機會 NG 重新來過。而且什麼角色都得演,有時跑龍套,有時演配角,有時自己就是主角﹔喜劇要演,悲劇也跑不掉。並且一直演,演到曲終人散,布幕緩緩落下﹔甚至有很多時候,戲還沒演完,布幕已落下。

一場戲下來,也許贏得滿堂采,也許只得到同情的掌聲,也許演到落淚時,才發現台下已經沒有觀眾。所以,一場戲要怎麼演,人生一回要怎麼走,總讓人心慌, 好像沒有一個準頭。

演好自己的角色

得過諾貝爾獎的美國小說家海明威,有句很灑脫的名言﹕「酒店打烊,我就離去。」問題是「去哪裡啊﹖」海明威喜歡飲著烈酒,背著獵槍,奔馳在非洲的大草原,搜尋獵物,真令人羨慕。 可是到頭來,他的最後一個獵物是什麼﹖居然是他自己的頭﹗

雅各書雖點破了生命的短暫與脆弱,至少在 15 節接著說﹕「你們祇當說﹕『主若願意,我們就可以活著,也可以作這事,或作那事』。」」也就是說,我們自己知道自己生命有限,能力有限,但是憑著所依靠的上帝,在有限的生命裡,我們或多或少,還可以做一些上帝允許的事情。不必說大話,但也不要太小看自己。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裡,敘述他作為福音使者,遭人輕看,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的「角色扮演」,他說﹕「我想上帝是把我們作使徒的列在最後,好像定了死刑的人,因為我們成了一臺戲給宇宙觀看,就是給世人和天使觀看。」(四章9節,新譯本)

保羅不但認清自己要扮演的角色,並且很認真的去扮演,所以他說﹕「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福音的緣故,好讓我與別人同享福音的好處。難道你們不知道,在場上賽跑的人,雖然大家都跑,但得獎的祇有一個人嗎﹖你們都應當這樣跑,好叫你們可以得獎。…所以我奔跑,不是沒有目標的﹔我鬥拳,不是打空氣的。」(哥林多前書九章 23-24, 26節,新譯本)

作為一個人生演員, 知道自己扮演的角色,也知道為什麼要扮演這樣的角色,而且知道目標是什麼,也很忠誠的扮演好這個角色。雖然在世上我們可能拿不到奧斯卡或今馬獎,但是,在上帝面前,祂會說﹕「你演得很不錯﹗」那我們的賣力演出,也就不算枉然。


歡迎參觀作者的部落格:余磊部落格

【延伸閱讀】:
      心靈杯狗
      失誤的人生
      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