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好一個ㄒㄧㄢˊ內助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有一個人被問及,他一生中最快樂與最痛苦的日子是哪一天?他答:「最快樂的是結婚的那一天,此後的每一天都是最痛苦的。」對婚姻而言,這真是個一針見血的心酸笑話。

在蜜月的第一夜,我就從一個充滿幸福憧憬的新娘子,迅速變成一個後悔莫及的怨婦;因為發現素來心中仰之彌高的白馬王子的真面目只不過區區一介凡夫而已。

等到正式一起生活後,越來越發現他有那麼多跟我不相合的地方。談戀愛時的浪漫消失的比國慶日的煙火還快,下了班眼睛只會盯著電視、才懶得跟老婆說話。我喜歡兩個人一起做家事、他偏說各人專心做自己的才有效率。我喜歡吃中菜、看文藝片,他喜歡吃西餐、看動作片。害羞的個性、不會對人說NO,對孩子卻又跩的很、錯了也不會道歉。有什麼構想、自己不動手,只會叫我去做……,還有觀念上的、生活中的……,反正問題太多了─ 罄竹難書啊!

我成了名符其實的「嫌」內助,時常拿個放大鏡對著他、嫌東嫌西、吹毛求疵;挑剔與要求是「嫌」內助每天的主要工作。

既然成了「嫌」內助,自己也討人嫌起來了。婚姻中的甜蜜就在嫌來嫌去中一點一滴被摧毀掉,鹹味一點一滴地滲進來,我開始由「嫌」內助變成「鹹」內助,「鹹」內助的主要工作是改造與爭執。

改造與爭執沒有絲毫效果,反而將夫妻關係搞得異常緊張,家裡充滿烏煙瘴氣,孩子也深受其害。充滿鹹味的生活讓人食不下嚥、寢不安枕;我被逼得必須要另闢蹊徑,冷靜省思後,赫然發現其實自己一直不曾真正體會何謂「內助」的精義。

所謂「內助」,是指暗暗地幫助,而非公然地叫囂。不論就聖經、法律或是傳統的觀點,夫妻都是一體,是一個身體上的不同器官,像手跟腳、或是眼與耳。當手不方便時,腳會多做一點;當腳有殘缺時,手會幫助它。盲人的眼失去功用,耳朵便更靈敏;聾者的耳朵聽不見,眼睛自當更敏銳。

手腳不會彼此嫌棄,眼耳也不會互相要求,只有默默地幫助、彼此扶持,創造生活的美好。丈夫與妻子的關係不是應當如此嗎?恍然大悟的我仍舊注意著老公的不足,但不再嫌棄批評,而是暗暗地幫助他、配合他,截我之長補他之短。

他個性拘謹,我來增添家中的浪漫氣息;他嚴肅得像貓頭鷹,我就扮演小白兔來逗他;他看電視不看我,我就陪他一塊兒看,自然而然地就聊開了;我順著他的意思,各人分開做家事,做完再一起享受歡聚時光;看電影挑浪漫溫馨的動作片,做菜以西式作法處理中式食材,或以中式作法處理西式食材,開發出了許多中西合璧的營養料理;他害羞不會說 NO,我會委婉地幫他拒絕;他愛面子,不願向孩子低頭,我會幫他向孩子解釋父親含蓄的愛;他思慮縝密、邏輯完整,我心甘情願照著他擬定的計畫付諸施行……。

不知不覺中,甜味一點點地回滲進了婚姻裡,鹹味變淡了、終致完全消弭,我聽到他人前人後地稱讚我是他的「賢」內助。

這許多年來,我小心翼翼地扮演「賢」內助的角色,唯恐自己一時大意,又回到「嫌」內助或是「鹹」內助的老路上。

最近遇到親戚朋友,都說我們有夫妻相。也常發現在許多場合中,我們會冒出完全一樣的話,對事情有著完全一致的看法;甚至出門時,發現兩人不約而同、穿上了同樣色系、款式的衣服,完整的默契連繫著原本天南地北、差異懸殊的兩個人。

我發現我的老公改變了,變得越來越像我希望他成為的那個樣子。大概是因為在被完全接納的輕鬆狀態下,他自動自發地調整改變,我常常偷偷地欣賞他,奇怪,這位滿頭白髮的一介凡夫,怎麼越來越像我夢寐以求的白馬王子了?

我已經不太需要刻意地去幫助他或是配合他什麼,他自己做得非常好,他變得很體貼、也浪漫,常常跟孩子們說笑話,任何事都會先問過我的意思,並以PTT俱樂部的成員為榮,我呢?成了「閒」內助,夫妻相處悠閒自在,彷彿金庸筆下張三豐的太極功,完完全全地無招勝有招!


歡迎參觀作者的部落格:棕櫚活水泉

【延伸閱讀】:
水到渠成的幸福
永遠的王子
三堂會審vs.三娘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