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Ⅰ》

| | 成為粉絲 | | 轉寄

被火煉過的單純信心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圖片提供/123RF

信心是上帝給人的禮物。但表面看似單純的信心,卻可能蘊含火煉過的深度。以下是我採訪一對來自中東的穆斯林夫婦,原本信奉名為阿拉的單一神的伊斯蘭教,並認為耶穌只是作為先知的人類。但主耶穌向他們顯現後,他們的生命就此翻轉。(為保護當事人,以下使用假名)

少年打獵奇遇

瑪斯十二歲那年暑假,借了堂哥的長槍,一個人到山區打獵。瑪斯幻想能獵隻野熊,但在渺無人煙的山上,只看見老鷹在天空飛翔。迫切想試用長槍的瑪斯,舉槍對著天上的老鷹射擊,沒打獵經驗的他未留意自己站在山崖邊。

「砰一聲」,天上的老鷹毫羽未傷,但長槍的後座力使瑪斯後退好幾步,失足趴著從沙土斜坡往下滑。瑪斯兩手抓到一塊突起的岩石,整個人便懸吊在山坡上,腳下是五百多公尺深的山谷。

五分鐘後,瑪斯兩隻手臂因血液循環不良而發冷發麻。他不敢想像有誰會來救他。但他想起信奉伊斯蘭教的母親常禱告:「神啊,幫助我。」於是絕望中的瑪斯大聲呼喊:「神啊,請幫助我!」他聽到自己的聲音在空曠的山谷中迴盪。

不久,瑪斯聽到山崖上有個聲音說:「你要我嗎?」瑪斯抬頭一看,有個男人身穿白袍,白布巾從頭上垂繞圍在脖子上。那人彎下腰來,抓住他的雙手往上提,然後把他拉到平坦的地上才放手。瑪斯站起身來想要對那人道謝時,卻不見人影,耳朵只聽見颼颼的風聲。

瑪斯帶著滿腹疑問回家。驚訝的父母問他為何全身衣服撕裂、腿上流血。瑪斯不敢說自己滑下山崖差點死掉的事,只敷衍地說他在地上滑倒。瑪斯忍耐了半年後才問母親,可蘭經裡所說的人類先知是否可能出現救人。

夜半的呼喚

廿四年後,瑪斯卅六歲,有妻子和兩個女兒。某天凌晨兩點半,窗簾外照入的強光驚醒正在睡覺的瑪斯。那光線強烈到他無法睜眼直視。他以手臂遮住眼睛,想要搞清楚那光線的來源。然後他聽見敲窗戶的聲音。

「是誰?」瑪斯問。

「我是耶穌。」窗外的聲音說。

「我朋友當中沒有叫耶穌的,所以我不能讓你進來。」瑪斯警覺地回答。

「好,那我改天再來。」強光隨著那聲音離去。

瑪斯起來叫外面的警衛搜索,但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人。

一週後,同樣是半夜兩點半,窗外又出現強光。瑪斯又聽見敲窗戶的聲音。

「是誰?」瑪斯問。

「我是耶穌,我想進來看你。」那聲音說。

瑪斯決定見他,於是起床想開門請他進來,卻看見那人不知何時已進到房子裡,並站在他眼前。瑪斯非常害怕,卻朦朧地想起那張臉龐。

「我認得你。」瑪斯驚叫起來。原來他就是瑪斯十二歲時遇到的救命恩神。

接下來兩週內,耶穌向瑪斯的妻子麗朵和兩個女兒顯現。麗朵說她的九歲和六歲的女兒看見時都嚇哭了。但他們全家因此都相信主耶穌就是神。

逼迫隨著相信而來

瑪斯想要更多認識主耶穌,但伊斯蘭教國家會逼迫基督教徒。瑪斯輾轉問到一個基督徒的住處。他找藉口要這個基督徒來幫他修理車子。當這基督徒爬到車子底下檢查時,瑪斯彎下腰小聲地對他說:

「你是基督徒嗎?」

「我不是。」那人因害怕而不敢承認。

「你放心,我只是想認識耶穌,我不是警察。」瑪斯向他保證。

於是這個弟兄馬上開車帶瑪斯去找一個地下教會的牧師。那牧師給瑪斯看了一張耶穌的畫像,瑪斯眼睛一亮說:「對,這就是我看到的耶穌。」原來在無法自由傳講耶穌的伊斯蘭教國家裡,許多人像瑪斯一樣,因看到耶穌的異象或夢見耶穌而信主。

瑪斯信主後,政府開始逼迫他,不但強行奪走瑪斯開的公司和醫療保險等,還數次在他的車子上動手腳要傷害他。瑪斯和妻子都愛主,也常跟家人傳福音。信主十四年後,瑪斯決定帶著妻女離開祖國。

冒險偷渡前往自由國度

瑪斯申請出國的護照遲遲沒著落,但妻女的護照都收到了。瑪斯從一個有內線消息的朋友聽到他的護照被政府扣留,可能要追殺他。於是瑪斯要妻女坐巴士越過邊境到鄰國,而瑪斯則付了一大筆錢給走私者,打算走山路過邊界。

瑪斯與其他偷渡邊境的人被分成小組,由帶槍的走私者隨行。山區裡的雪深及腰,一行人有大人和小孩。走私者彼此用無線電話聯絡,在不同地點伺機用卡車接應。當車子一到,走私者要大家迅速跳上車裡躲藏。瑪斯注意到有個叫薩多的年輕人,他因為有氣喘,走路相當吃力。瑪斯自願幫他背背包。他們出發走了幾公里後,瑪斯聽到一個聲音說:「瑪斯,回去。」

瑪斯轉頭問是否有人跟他說話。

「怎麼可能,我們連你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其他人說。

瑪斯繼續走了一會,又聽到:「瑪斯,回去。」

這時瑪斯停下腳步,決定往回走。身旁的走私者看到就對他說:

「山區裡有野狼,我們有槍可以保護你。你回去我們也不會退錢給你。」

「我的上帝要我回去。」瑪斯堅持。瑪斯轉頭時沒看到薩多,便回頭找他,找到了就一起回到出發的地點。看到薩多上氣不接下氣地喘著,瑪斯心生憐憫,於是向主禱告:

「主啊,我想要背薩多,請您給我力量。」瑪斯在薩多走不動時就背他一程。

走私者把瑪斯和薩多編到另一個八人的小組。不久瑪斯聽到走私者的無線電話裡傳來緊急呼叫:「我家裡還有太太和小孩,我要回去了。」原來是瑪斯之前那組的走私者打來說:「我們被槍手攻擊,已經有六個人死了。」瑪斯這才明白上帝要他回去的理由。

走過叢林到達鄰國邊界時,已經過了十二天。眼看自由就在鐵絲網的另一邊,但邊界上有站崗的士兵,荷槍實彈監視著叢林的一舉一動。

絕望中的禱告

「好不容易走到這裡卻過不去,怎麼辦?」一群人的心情沈到谷底。但是瑪斯沒有時間沮喪。

「我要跟我的上帝禱告。」瑪斯說著,舉起雙手,閉上眼睛開始仰望天空禱告。過了五分鐘,不知從何處飄來的濃霧籠罩著整個地區。他們伸手不見五指,於是瑪斯帶頭,每個人手牽手,從剪斷的鐵絲網下方爬過,終於脫離危險。這時,瑪斯叫著薩多的名字,卻聽不到他回答。

「我得回去找薩多。」瑪斯說。

「你瘋了嗎?要是被士兵發現怎麼辦?好不容易才過邊界,你還有妻女在等你不是嗎?」眾人七嘴八舌對瑪斯說。但上帝給瑪斯勇氣,他穿過鐵絲網回去,終於找到躺在地上的薩多。

「我想我跟不上你們了。」薩多絕望地在地上喘息著。

瑪斯拉起薩多的手,在雪地上一步一步把薩多拖過鐵絲網下方。

呼吸到自由空氣的薩多感激地對瑪斯說:「我也要信耶穌。因為隨行的穆斯林沒有一個人願意幫我,但是你和主耶穌卻救了我。」

憐憫人的上帝,不僅救了瑪斯自己的性命,還給瑪斯願意救人的心。結果不但救了薩多的肉體,並且使他從上帝得著永恆的屬靈生命。

另一方面,麗朵和兩個女兒拿著護照準備坐巴士到鄰國的某城市與先生會合。但他們在邊界被警察盤問了八小時。最後警察拿走她攜帶的所有證件、金錢和衣物,把他們趕上另一輛開往不同地點的巴士。麗朵和女兒坐了13個小時的巴士,好不容易輾轉來到一個教會朋友的住處,卻發現他們不在家。那天晚上,麗朵和兩個女兒在雨中、沒有任何遮蔽物熬過一晚。

信心如火煉過的精金

瑪斯和妻女在某個城市平安會合後,再由聯合國安置他們到該國的某地住了兩年。之後根據他們的選擇來到美國。

麗朵會說的英文有限,但是她與我分享時,不斷地高舉著手說:「耶穌非常非常的仁慈」、「我非常非常的軟弱」。瑪斯則說:「單純相信並禱告。」

基督顯現的故事,不時出現在封閉的伊斯蘭國家的信徒中;然而聽完瑪斯的見證,我覺得自己對主信心之外的支架脫落了。那支架可能是以為行善才能討神喜悅,忘了只有信心能討神喜悅(希伯來書十一章6節);或以守紀律自誇,忘了聖徒的生命不是單靠自我意志,乃靠連於聖靈(參加拉太書五章16節)。

瑪斯和麗朵的態度是:謙卑敬畏神,相信主耶穌是慈愛的神,並凡事禱告求神賜恩典力量去行。漸漸地,我們會經歷與神同工的勝利,我們的信心將如火煉過的精金,生命將如瑪斯看到的主耶穌一樣,閃耀著尊貴的光芒。

【延伸閱讀】:

沒有名字的女人
信心是文化問題
在失業幽谷中遇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