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守護者【前期文章索引】

用溝通表達愛

高緻真2020.07.12

當伴侶無法回應自己需求時,不要理所當然認為伴侶應該滿足自己,請把對方當作資源之一,自己練習照顧內在需求。


從《夫妻的世界》看目睹兒的處境

林慧婷2020.06.07

目睹暴力兒少可能是在暴力現場直接目睹,或經常聽見或看見父母的爭吵、打架,以及事後發現受害者的傷痕。在實務服務上我們簡稱「目睹兒」。


從《陽光普照》看台灣男性情感困境

張皓2020.03.22

此種「男子氣概」為劇中所有男人獻上的果實,表面是「勇敢、獨立、冷靜、強勢」的強者形象,實際上每吃一口,背後那處陰暗的心靈缺口便越鑿越深。


彎得下腰,土地的美,可以看得更清楚

張瑞麟2020.02.23

現在的芳芳或許並不光鮮亮麗,但是拿著清潔工具彎著腰滿身大汗的身影,可以讓人感受到她的改變。為了孩子跟自己的未來,芳芳腳踏實地、努力工作著。


她/他們,不只是代號

周旻靜2019.12.29

對我而言,這些孩子,不僅僅是代號,而是每年、每年,走過我的人生,一個個獨特且真實存在的生命。


家庭照顧可以協議嗎?

紀惠容2019.09.08

我們也都將老去,應該及早準備,學習善用福利資源,進行家庭協議,這是很重要的功課。


MeToo運動讓熟識權勢性侵無所遁形

王玥好2019.06.09

已重新檢視定位性侵害議題的重點不只是性的受創,更是權力控制的加害與受害關係;不只是私領域隱私的問題,更是公領域人權及人身安全的議題;不只是私部門社會救援的工作,更是公部門使用公權力維護社會安全與正義的決心。


兒少悲歌何時了? 我們需要政院級兒少保護辦公室

勵馨2019.04.21

設立兒少辦公室,檢視現有兒少保護網絡機能以及提升兒童人權觀念與教育。「我們不要只是停留在人神共憤的情緒提款機,兒童權利是每個人的事情,如果沒有建構完整的友善環境,都是對兒童的二度甚至三度傷害。」


誰能幫少年澆熄復仇之火?

紀惠容2018.12.23

根據研究,長期在家庭暴力環境長大的孩子很容易被暴力行為同化,不知不覺中複製了暴力行為模式,以至於出現攻擊同儕行為、懷疑、或是不信任的行為。


玖壹壹說出恐怖情人的想法,然後呢?

紀惠容(執行長)2018.10.21

不要對任何暴力忍耐,也不要一再原諒、姑息恐怖情人,請勇敢求助,台灣社會已有許多婦女組織可以接住你,為你服務。還有,也要對有覺察的恐怖情人說,找專業團體,如心理諮商協助,釐清自己的暴力根源,學會情感表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