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風潮(上)

【作者:細拉碎碎念 2010.05.02


1993年華盛頓同志大遊行中,示威者反覆吶喊著:「我們在這裡!我們是『酷兒』(queer),我們會緊跟住你們的孩子。」當時,旁觀者多半只把它當做口號,一笑置之。然而,放眼望去當前社會,不容置疑,同性戀運動的風潮已經襲捲全世界。

當前風潮情勢

在北美,凡不認同同性戀論調的人,往往被視為心胸狹窄、老古板、不開化、「政治錯誤」(Politically incorrect)。今年四月美國加州小姐凱莉‧普雷金在「美國小姐」選美賽中,因回答某位同性戀評委的提問,表明自己認同一夫一妻婚姻,當場引起該評委的不滿,而失去后冠,得到亞軍。事情發展並沒有僅止於此;兩個月後,她被選美機構找碴,摘除原有加州小姐的后冠。若你為她的失冠憤憤不平,我要說這只是小意思而已。

同運份子利用「憎恨罪」(hate Crimes)來對付持異己言論者的事件,比比皆是。請容許我舉出一些案例:

※去年(2008年)加拿大福克神父(Fr. Alphonse de Valk)因為教導聖經對同性戀是罪與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結合,而受到加拿大人權委員會(Canad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的調查。

※加拿大安大略省人權委員會責難基督徒印刷業者史高‧布羅基(Scott Brockie),因為拒絕印刷有關同性戀主題的印品,而被罰款五千元加幣。

※加拿大安大略省倫敦市市長戴安娜‧哈斯豈特(Diane Haskett)因為拒絕公開宣告「同性戀自豪日」(gay pride day),而被重罰一萬元加幣。

※瑞典牧師艾克‧葛林(Ake Green)因傳講羅馬書第一章,定義同性戀為罪行,並且有害於社會,而被處卅天獄刑。

※在加拿大,愛家協會(Focus On the Family)被迫剪除所有涉及同性戀的廣播。

※二○○五年,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省人權法庭宣判罰款哥倫布騎士議會(Knights of Columbus council)一千元加幣,因為他們拒絕把會堂租給一對女同性戀舉行婚禮。

※去年,加拿大艾伯塔省人權法庭宣判青年牧師史提夫‧布伊森(Stephen Boissoin)有罪,因為他寫了封信給紅鹿倡導者報(Red Deer Advocate)編輯,指出同性戀是不道德、會危害身體、並且不應當在學校裡提倡同性戀。

※加拿大擁同性戀組織EGALE(Equality for Gays and Lesbians Everywhere)正呼籲加拿大郵政系統郵檢除去有「憎恨罪」的郵件。換句話說,若是他們在這塊陣地又成功登陸,凡是不同意同性戀的郵件都會被丟進垃圾筒,甚至寄發不同意同性戀論調都會成為違法行為。

※美國波士頓天主教慈善事業(Catholic Charities)被迫取消收養的事工,因為他們拒絕把孩子交給同性戀家庭收養。

※美國波士頓教師受解聘的威脅──若是他們不在課堂上以積極正面的態度教導孩子關於同性戀的議題。

※美國俄亥俄州托萊多大學(University of Toledo)一位非裔行政人員遭解雇,因為他寫了一封信給當地編輯,主張把同性戀者視為少數民族是不一致的看法。

※美國賓州基督徒被捕,因為他們在同性戀歡慶會時大聲朗誦聖經經文與祈禱。

※美國新墨西哥州判定一位基督徒攝影師(他不過是一位平民商人)罰款六千六百美元,因為他拒絕為二位女同性戀者拍攝彼此委身的照片。

※美國科羅拉多州去年立法通過,允許男人可使用女人公共廁所和浴室,只要他們「覺得自己像女人」即可。

或許,你會奇怪以上的例子當中不少是發生在加拿大。這是因為加拿大是頭幾個改變婚姻定義,容許同性戀婚姻合法的國家之一,而我花了那麼大的篇幅舉例,是因為期盼大家體認到不過幾年時間同性婚姻合法化所造成的衝擊。

在這樣的社會風潮下,教會無可避免也受到極大的衝擊,有些基督教宗派已經因而分裂。擁護同性戀不再是同志教會的呼聲,在保守福音派教會內,也有人鼓吹接受同性戀,還有一些基督徒抱持同情且認同的態度,只是在與聖經教導衝突的兩難下默不作聲。

處在這樣的情勢之下,我不禁忖度,基督徒能夠絕地大反攻,在社會中自由活出自己的信仰嗎?

去年在美國總統大選的同時,加州熱騰騰地進行著加州八號提案,定義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結合。儘管投票結果禁止同性戀一方獲勝,但是是付上相當的代價。譬如愛家協會傾其所有動員,據說財務因而有困難而必須解雇兩成員工;而反觀主張同性婚姻合法的一方,他們人少,卻籌募到最多的款額,發動教育界,以電話攻勢,要人投反對票。然而,更令人憂心的是,有統計表示,提案投票中有百分之五十八年輕福音派基督徒接受同性婚姻或民事共同法律的權利。換句話說,半數以上年輕一代的基督徒認為同性戀不是罪,理當接納同性婚姻。

我個人是相當佩服加州基督徒在這件事上所付上的心力,因為一旦立法通過,會有骨牌效應,對社會造成極大的影響力,加拿大就是一例。然而我心裡不禁升起許多疑問,難道我們今後逆轉風潮的每一仗都要打得那麼辛苦嗎?失去的橋頭堡可能復回嗎?年輕的一代能夠看到真理嗎?向教會求助的同性戀傾向的人是否能夠得到支持與醫治,在主耶穌裡得到真正的自由?在這樣的風潮中,我們是否能夠防預下一代落入同性戀?

從十多年前頭一次在教會遇見一位為同性戀所苦卻不敢讓教會任何人知道的姐妹之後,我開始閱讀、搜集、翻譯、撰寫有關同性戀議題的資料或書籍,傳遞同性戀傾向是可以改變的信息,也看到一些牧長們關心這個議題。

然而,十多年來,我看到教會在同性戀問題上,比較偏向探討和論證同性戀議題,似乎很少公眾探討如何改變同性戀風潮和實際幫助同性戀者走出同性戀。我並不是說,講論聖經中同性戀的真理不重要,也不是說談論同性戀不是天生等議題不重要,而是若要改變風潮,這只是其中一步,更何況這一步在教會中尚未普及,要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大比例的年輕福音派基督徒接受同性婚姻或民事共同的權利呢?

風雲是怎麼變色的?

乍看之下,同運分子採取攻擊性激烈手段、善用媒體、以及訴諸法律途徑爭取權益,來推動這股社會風潮,但實際上就整體而言(有個人例外)北美教會要負起相當責任。教會漠然置之同性戀者的需要,並未看見同性戀是上帝國度中未得之民,不少人對同性戀抱著敬而遠之,甚至鄙視、嘲弄的態度;不但如此,教會當初也漠視了同運的發展,持守政教分離,只管教會事務,不關心社會。當初同運發展時,同運分子蜂擁出席各樣的公聽會,利用媒體造勢,而參與公聽會的基督徒寥寥無幾。

菲婷‧克萊斯可(Faytene Kryskow)的經歷,值得一提。她原本住在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省,是一位熱血青年。就在加拿大頭一次投票傳統婚姻定義落敗之後,她想到自己不是常唱著詩歌要改變歷史嗎?於是,決定搬到首都渥太華,召集年輕人,為第二次婚姻定義投票盡己一力。

直到二投前一天,她才曉得,加拿大國會山莊裡有個媒體廳(Press Galery),任何人都可以預約,表達自己對任何議題的看法,會被錄影下來,並且有時媒體記者會出席訪問,就算沒有媒體出席,當天結束時記者也會來索取,看看有沒有值得播報的新聞。於是,她預訂了發表時間,恰好在同運分子的發表之後,結果,她飽受記者質問,她只能用不同的方式表示,加拿大有成千上萬的年輕人認定傳統婚姻的定義。

在二次投票通過之後,她心情十分沉重,儘管事先已有預感。她決定再去一次媒體廳,恰好還有發表時間的空位。這回,媒體廳裡空曠無人,她一人表達了內心對婚姻的看法。結束時,安排時間的工作人員深深地吐了一口氣,說:「我很高興終於結束了!」菲婷進一步探問,他回答:「我很高興這婚姻投票終於結束了。過去三年,他們天天來這裡,從未停過。他們一直來,一直來。難道你不曉得這裡是全國具有最大權勢的房間嗎?任何人想改變加拿大,他們要先來這裡。他們一直不斷地來,但是幾乎沒有人來發表你今天講的話。過去三年,你去哪裡了?」

教會如同一頭睡獅,落入了網羅卻一無所知,然而等到醒了(還沒全醒),不是傻了眼不知所措,在聖經教導與社會風潮中搖擺不定,就是趕緊兵來將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甚至用暴力相向,或是抱著聖經自說自話(沒有相通的語言對話)。

哪裡跌倒,就在那裡爬起來

我們必須領悟到早在基督徒從政治界、傳媒界、教育界、商業界、藝術文化界退守到教會內部,讓基督只待在教會裡時,我們就為惡者開大門,任其為所欲為,影響社會文化以及家庭。墮胎合法化、高離婚率、同性婚姻合法化等,是我們放棄以活潑信仰實質影響社會所造成的結果。附帶一句,講了那麼多,我必須承認自己實在有愧於上帝,要為不夠關心國家、政治、教育(學生家長會常不出席)、社會諸議題,很少為國家代禱認罪。

很多人以為同性戀問題出在性的方面,其實不然,它的成因十分複雜,但歸根來說是家庭造成的問題。要改變同性戀風潮,就要從恢復上帝心意中的家庭著手。

有不少統計資料顯示,基督徒離婚率與非基督徒離婚率差不多。這顯示出,就總體而言,當今基督徒的家庭並不健全;我們沒有好好管理我們的家庭,我們得罪了神。

幾年前,愛家協會教牧專線透露有百分之二十求助的牧者涉及性方面的問題。若是牧者如此,那麼教會領袖和基督徒們是否能免疫?在教會中,基督徒們是否能夠體會到天父的愛,是否明白且活出真理?在眾教會中及地方教會內,基督徒們是否切實彼此相愛,活出上帝的國度?還是彼此批評論斷?我們是否只關心教會事務,而漠視國家、社會動態?我們是否照著聖經教導,忠實為政府官員和決策代禱?我們是否指明聖經的真理,還是選擇避而不談這些敏感議題,讓媒體來決定我們的思考?我們是否讓自己的個人政治觀和社會價值觀凌駕於聖經的原則呢?

我改變當前風潮的第一要事是,向上帝認罪悔改。悔改是有行動的,切實的悔改包括以行動一改前非。建立教會大家庭,切實彼此相愛,在同守基督信仰大原則之下,在觀點不同中仍執意相愛;重視且輔導基督徒建立健康的家庭,給下一代健全的家庭。現在是拿掉彼此因神學觀差異而相互指責的指頭、互相扶助成全對方在基督裡長大成熟的時候。至於,怎樣以行動悔改,則是教會必須自己面對上帝,求聖靈光照,才能得到指示。

基督徒不能切實彼此相愛來見證基督時,基督徒談論愛就會像鳴的鑼、響的鈸,說乾了口水,別人也不會羨慕我們的信仰。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就算高舉真理,當同性戀者來到教會,只有被定罪感,不會認罪悔改,再也不肯踏進教會一步。這樣的故事聽得太多了。真理必須在愛中傳遞。陪伴同性戀者走出同性戀,就像陪憂鬱病患者或是酗酒或是有其他癮疾的人得自由一樣,是需要耐心陪他們走一程,並且不是靠一個人的力量陪伴對方,而是教會群體一起陪他們走一程,讓基督大愛勉勵他們活出真理,在群體中生命得成長,得成全,脫離捆綁,生命得到真正的自由。(待續)

about 細拉
歡迎參觀細拉的個人網誌


上一則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