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當聖經文盲

【作者:陳小小麻辣姊妹 2019.11.10



圖片提供/123RF

車子徐徐駛入一個僻靜的山區,接待的同工穩妥地將車停在籃球場上。一棟兩層樓建物,看起來像簡陋的救國團活動中心。入口處有群弟兄或站或坐聊天,體格精實、手背刺青,但嘴裡沒有叼著菸,與一般的江湖兄弟有些不同。這裡是晨㬢會苖栗戒毒村。分散各地的晨㬢會同工與門訓(神學院)的學生每年聚集一次,聖經培訓。我第一次來這裡,擔任第二天的講員。

同工介紹周遭環境,菜園、鵝室、豬圈,半農場式的規劃,透過重複性高的農場工作,讓戒毒者重返上帝創造的大自然規律生活。同工手指著一間鐵皮屋,告訴我那是「新人房」。當然不是結婚用。剛進來的戒毒者與其他人隔絕,住在那裏一星期,曾受同一種毒癮控制的戒毒者會陪伴新進來的人。戒毒的頭三天,最痛苦。撐過一周,就可以住到宿舍區。短短幾句描述,顯出肢體互相扶持的力量。我雖然不是毒癮犯,但生命也是被耶穌救贖從黑暗入光明,我幾乎可以看見「新人房」痛苦的戒斷過程,那兩個人一定不時大聲呼求耶穌的憐憫、主啊救我。那是我常禱告的呼喊。

接待我的同工長相斯文、很有氣質,看起來像小學老師。我問他晨㬢會同工是從哪裡來?我以為他是一般人,是受到上帝呼召來投入福音戒毒工作。他對我說絕大多數的同工都曾是毒癮犯,被耶穌拯救後,回頭幫助與他們一樣被毒品綑綁的人。他看我一臉不信,就拿出手機,一邊說「老師,我以前不是長這個樣子,信耶穌,連外貌都會改變。」證明給我看以前的照片,甚至還播放他被逮捕的新聞報導。真的!打死都認不出來是同一個人。我驚訝著真理改變人生命的能力!另外一個體型壯碩的同工,一臉和藹可親、老實可靠,也完全看不出來過去的凶狠暴戾黑道人生。他們倆證明了遇到耶穌,生命能從邪惡敗壞變為良善美好。

我住在戒毒村唯一一間貴賓室。裏頭只有一張破舊的床墊和一張椅子,左右牆壁上兩道四公尺長的裂痕。我平躺在床墊上,腦中浮現今天經歷的種種。一隻大蜘蛛追著蟑螂從頭上過去,也沒驚擾到我。實在是一整天下來的震驚太多。還好我多請一天假,提早上來認識他們,以免我的講授無法貼近需要。我為自己的聖經老師身分汗顏,我感到要向他們致敬,他們都比我有教導力量。他們每天都勤勞地唱詩歌、讀聖經,聖經都被翻爛。他們是用全人的生命在閱讀聖經,他們比我更知道上帝話語的力量,他們都親身經歷到上帝話語使人脫離捆綁、獲得自由的力量。

聖經的力量還不止於此。我吃午餐、下課休息是在辦公室。不時聽到有人來報告,誰與誰有誤會、有衝突。大多數戒毒者的個性豪爽大拉拉,若發生衝突,場面不難推測會比一般激烈。但特別的是,即使一時吵得臉紅脖子粗,只要有人想要離開、放棄戒毒,所有的人都會盡釋前嫌,用盡各樣的方法留住那人不要出去,因為外面就是地獄,有各樣的藥頭等著擁抱他們重回吸毒的老路。這些年我的工作不時可聽聞哪裡教會分裂的憾事。當傷害與爭吵發生時,沒有盡快和好,接著就是結黨分派,彼此不遺餘力地會為反對而反對,滿心期待對手出去,或自己帶著一群人出走。撒旦見縫插針,產生極大的分裂力量。但在戒毒村發生衝突,彼此卻可以照著聖經,做對方忠心的守望者,彼此勸對方不要重回被罪惡綑綁的道路,彼此告訴對方耶穌給的真自由是那麼的美好。這就是合乎聖經的教會。一夜輾轉難眠的我,由衷地感謝這群弟兄姊妹,謝謝你們活出教會—耶穌的身體給世人看。

課程結束,我要搭高鐵返家。開車接送的小弟兄對我說,他在戒毒村將近兩年,已經完全脫離毒癮,但擔心回到社會上又會落入試探,所以選擇繼續在真理上裝備。他剛考上晨曦會的門訓,九月入學,他也想要成為同工。他所講的,又再次說明聖經閱讀帶來勝過試探的力量!

我裏頭思緒波瀾起伏,戒毒村的人都知道閱讀聖經的重要性,外面的基督徒對聖經的評價雖然極高,實際上讀聖經的卻不多。美國聖經公會曾做過一份調查,87%的美國家庭擁有聖經,但半數的美國人只讀過一點或者根本沒看過。完全本讀過聖經一次的人,只佔11%。台灣的情況也沒好到哪裡,基督徒只靠著主日短短的40分鐘講道接觸聖經經文,但目前的講道多是心靈雞湯模式,重在應用,信徒對聖經的認識支離破碎。多數的教會設有禱告會,沒有查經班,無法解決弊病。五百年前馬丁路德的改教至今失敗──教會內的聖經文盲問題再次席捲而來。

沒有讀經與了解聖經的內容,難以活出符合聖經原則的生活。平信徒的馬丁路德是高級知識分子,但沒機會接觸聖經,只有上教堂聽講道。正攻讀法學博士的他險些被閃電擊中,生死存亡之際,他不是對耶穌呼救,而是對礦工的主保聖人呼喊:「聖安娜,不要讓我死,我願意成為一個修士。」1505年,他進了修道院,沒有太多機會「直接、全面性」閱讀聖經,而是遵守修會會規,致力密契靈修,設法與上帝產生一種奧秘的契合,從中得到平安。直到1512至1516年間,馬丁路德取得神學博士,在神學院開始講授詩篇、羅馬書、加拉太書等聖經書卷,在教學的過程中,他必須「直接、全面性」閱讀聖經,才赫然發現找到了自己十年來所尋找的真理:「義人必因信得生」。

馬丁路德在修道院生活,竟然七年之後才看懂聖經、了解真理的經歷,正反映出大多數基督徒的經歷。每個星期天上教會聽講道,浸泡在教會團體,參加各樣的教會活動,甚至是去修道院、神學院讀書,若是沒有機會好好「直接、全面性」閱讀聖經,都仍可能是「聖經文盲」!馬丁路德知道問題的嚴重性,所以改教運動「五個唯獨sola」—唯獨聖經、唯獨信心、唯獨恩典、唯獨基督、唯獨上帝的榮耀,「唯獨聖經」擺第一。實在是,沒有聖經,信徒根本不知道所信為何。出生就是基督宗教徒的馬丁路德,他危急之時的禱告對象竟然是聖安娜,而不是上帝;花了大量的精力與時間投入的密契靈修則是民間信仰的概念,而非出自聖經。不閱讀聖經,我們很容易用原本的世俗文化框架來理解權勢基督信仰。

現今,全世界有三分之一的基督宗教徒,但這個罪惡淫亂的世界一點也不像有基督在其中。實在是因為基督徒只有防禦性的武器(真理腰帶,公義護心鏡、平安的福音鞋、信德的盾牌、救恩的頭盔),卻沒有舉起攻擊性的武器—聖靈的寶劍,上帝的話語。不讀聖經,怎有改變世界的力量?不讀聖經,怎有保護自己不墮落的力量?

戒毒村的弟兄姊妹讓我們看見,耶穌讓他們脫離全世界難度最高的毒癮綑綁,聖經閱讀帶給他們持續掙脫綑綁的力量。你我怎能不趕快拿起聖經,好好閱讀上帝的話語?不再當聖經文盲。

about 陳小小

about 華子

about 飛飛


上一則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