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妮休斯顿 ― 一个教会女孩的故事

【作者:王星然举目 2012.05.06


「我选择的每一条路都引我走向后悔,我不知是否还能抵达终点,我已经没有力气,只能抬头仰望……」节译自《我仰望你》歌词

正当林书豪在2012开春的NBA球季,写下最不可思议的一页,林来疯Linsanity现象横扫全美,教会弟兄姐妹欣喜若狂、奔相走告,华人媒体竞相追逐这一颗冉冉升起的体坛巨星之际,突然传来美国流行歌手惠妮休斯顿(Whitney Houston)猝死的消息。

那天晚上,我们家的学生小组刚聚完会,大家嚷着要上ESPN看林书豪是否带领尼克队五连胜,没想到转到CNN,竟看到惠妮的死讯,一时大家傻眼:这消息来的太突然,每个人都暂时失忆,忘了他们的豪哥是不是赢了。

这晚,好多朋友在微博和脸书上办起了惠妮的追悼会,有人在Youtube上听了一整夜的惠妮。从60、70、80、到90后,好像每一个人的生命历程都有各自拥有一段对惠妮的记忆!她的“I will Always Love You”,俨然就是过去这20年生活文化的背景音乐!

再一次,我感叹流行文化和音乐艺术对时代的巨大影响。

身为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基督徒艺人,该如何看待自己举足轻重的王后位份呢?面对愈来愈多自称是基督徒的明星,教会对他们的期待该是什么?或是不该期待什么呢?

林书豪和惠妮休斯顿这两位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干的人物,却有着相似的背景!第一,他们都出生在基督徒的家庭,都在教会长大。第二,他们都拥有上帝所给的、足以感动世界的才华!他们各自为美国亚裔和非裔族群树立新的典范,打破刻板的社会成见并重塑形象。第三,他们都在公开场合或访谈里,自然地流露出他们的信仰。

然而,基督信仰似乎在他们的生命中,留下极为不同的刻痕……

出身福音音乐世家

出身在基督教家庭的惠妮休斯顿,从小跟父母在浸信会教会长大。她的母亲西西休斯顿(Cissy Houston),是一位知名福音歌手(这里指的福音音乐Gospel Music, 是黑人教会特有的音乐曲风,深受五旬节教派崇拜方式的影响,非常即兴,大量反覆强调某些乐句,注重启应对话,它和时下流行的Christian Music不同)。表姐狄昂华伟克(Dionne Warwick),在美国流行乐坛和福音音乐界,都非常有分量。而她的教母艾瑞莎弗兰克林(Aretha Franklin),更是被誉为美国当代最伟大的灵魂乐歌手。

惠妮耳濡目染,11岁就参加纽泽西新希望浸信会的诗班。同时,她也出入五旬节派教会。虽然,惠妮的排行榜成名金曲多是以抒情叙事(ballad)或节奏蓝调(R&B) 为主,但毫无疑问的,她有着黑人福音音乐的深厚底子。1996年,在与丹佐华盛顿合拍的电影《牧师的妻子》(The Preacher’s Wife)中,惠妮饰演一位非常有音乐恩赐的师母,充分展现她对福音音乐的热爱和纯熟的技巧。这张华人比较不熟悉的电影原声带,也成为有史以来最卖座的福音音乐唱片。

写到这里,我知道读者大概有点困感:惠妮不是吸毒又离婚吗?一个从小就在教会长大,又生长在基督徒家庭的乖巧女孩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段像毒品的婚姻

1992年,正在惠妮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她宣布下嫁在乐坛上素有坏小子(吸毒又花心)之称的巴比布朗(Bobby Brown),这一段婚姻家人是反对的,舆论也不看好。虽然,惠妮说自己吸毒的事不该责怪巴比,全是因为她自己意志力薄弱的缘故,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基督徒该选择一个能在生命上同负一轭的婚姻伴侣,否则一生都要受亏损;而婚姻的亏损,别人不能替你承受。

由于惠妮不堪巴比长期的言语暴力和精神虐待,在女儿的鼓励下,2007年正式结束这一段长达15年的婚姻。因陷入情欲纠葛,如同失去了神力的参孙一般,惠妮也失去了她那不可思议的美声。

惠妮告诉美国着名脱口秀主持人欧普拉(Oprah Winfrey):「有一段日子,每天都离不开毒品。我很不快乐,每天都感觉到正在失去自己……」毒品一天一天地侵蚀她的嗓音。刚开始,她还能如常开唱,但等到不能自拔时,悔恨已晚。

2010年在一连串的复出演唱会上,只让人心痛的看到一个衰老苍桑的中年妇人(当时46岁的她,看起来像56岁),费力的用她沙哑的嗓音“吼”出“I will Always Love You”。台下的歌迷有的不舍,有的流泪,有的愤怒离开、要求退票!这些演出的片段,你都可以在Youtube上看到。

我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和最恐惧的敌人

一个艺人无论多有名,成就多辉煌,都和你我一样,也是一个真实的罪人,而且他们面对的环境比一般人更复杂,试探也可能更多。

2002年,惠妮接受美国ABC电视台当家主播黛安梭尔(Diane Sawyer)的访问,坦承她每天都在祷告,同时每天都在和毒品、酒精奋战。黛安问她,什么是她生命中最可怕的魔鬼(the biggest devil)?她的回答竟然不是毒品或酒精。

她说:「是我自己,是我的欲望,是我内心深处,一切想要得到的,和不想得到的,没有人强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都是我自己的决定!!我是个罪魁,我既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又是自己最恐惧的敌人……」。

这是一个罪人最真实无奈的告白!是的,我们都不过是蒙了大恩的罪人,实在没什么可夸的。如果教会想找艺人(或名人)来为信仰背书或作见证,是否应该加倍谨慎小心呢?或许我们更该做的是为这些艺人祷告,求神保护他们不遇见试探,救他们脱离凶恶;求神给他们对这个社会有更多正面的影响力,能使更多的人回转归向神。

教会不该对艺人有太多期待(这句话也可以解读成「教会不该对罪人有太多期待」),但艺人却该自己儆醒活在主面前,珍惜现今的机会,成为主美好的见证。说到这里,该带着我们的学生小组为林书豪祷告了!

我非常欣赏惠妮2009年9月接受欧普拉的那一次访问(欧普拉认为,这是近10年来,美国影视界最受瞩目的一场访问)。比起7年前黛安梭尔的那一个访问,惠妮显得更坦然,更有信心和力量。

我相信这个访问的敲定,缘自于她与神的和好。她明知这将是一个有超高收视率的一个节目,而且她的新唱片发行在即,却仍选择坦承自己和前夫吸食大麻和古柯硷。在访谈中,她深深懊悔过去的所作所为,并且说不怪前夫,一切都是要怪自己。比起80年代因性丑闻而被迫停职的几个名电视布道家,惠妮勇敢得多!面对媒体,至少她不遮掩,不诿过,也没有令人厌烦作呕的藉口。我认为这是一个罪人,不!是我们这些罪人都该有的态度:认罪,是我们在神面前得到心灵平安的第一步,可预备自己领受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恩典,得着救恩之乐!

惠妮在罪中挣扎,她跌的好深好深;但我的观察是,她始终努力地抓住那一根信仰的绳子。 2009年,她接受MTV的访问,说这些苦难和考验,使她对主的信心愈发坚固!她去世的前一天,参加在比佛利山希尔顿饭店的一个派对,和朋友开心的唱着《主耶稣爱我》(Yes, Jesus Loves Me),这成为一代歌后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演唱的曲子。美国着名娱乐新闻网站TMZ引述惠妮友人的说法,提到当天唱完歌的惠妮直嚷:「好想要去见耶稣!」

我仰望你

《我仰望你》(I look to you)是惠妮最后一张唱片的主打歌,也是美国告示牌(Billboard)排行榜冠军曲。惠妮说,这首歌总结了她所有想说的话。有人在猜到底她仰望的是谁?是歌迷?还是她的母亲?惠妮告诉欧普拉:「是一位比你我更伟大的!」

她在《早安美国》 (Good Morning America)节目里献唱这首歌时,悄悄改了歌词:「当你失去一切振作的力量,在他里面,你会得到刚强!」她鼓励歌迷在他里面找寻力量!

在网路上,你可以找到各种不同版本的《我仰望你》。我最喜欢的,是2011年惠妮在BET福音音乐节晚会上,与福音歌手金布瑞尔(Kim Burrell)合唱的版本。尽管那时她圆润的高音已不再,但低回黯哑的嗓音里,自然流露出信仰的真诚;两个姐妹激荡出的音乐火花,和主内肢体间的爱,令人动容!

惠妮从灵魂深处向主呐喊:

「……当暴风雨临近,当日头昏暗无光
走过了这一切苦难,在世上谁才是我真正的避难所在?
我仰望你!我仰望你!
当失去一切振作的力量,在你里面,我得刚强!
当璀璨的乐章戛然而止,在你里面,我得听凯歌!
我仰望你……………………………………
我选择的每一条路都引我走向后悔,
我不知是否还能抵达终点,
我己经没有力气,只能抬头仰望………
我仰望你!我仰望你!」

欧普拉问惠妮:「谁是你的最爱?」,她笑了笑说:「是主!(The Lord)」

安息吧,惠妮!我盼你回到你所仰望的主怀里。在那里,再没有暴风和巨浪,只有美妙的乐章!

注:作者来自台北,任职于密西根州政府IT部门,在教会中以大学校园事工为其服事重心。

本专栏与《举目杂志》、《海外校园》合作


上一则下一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