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拥抱 陪ㄊㄚ走下去

【作者:励馨特别企画少女守护者 2007.10.21


我是芳芳,今年刚满16岁,我从小跟着妈妈和姐姐一起住,因为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我们了,所以,我一直很希望能找到一个爱我的人、结婚生子,而且有一个甜蜜的家。

  去年升国三的暑假,我明明应该要好好准备基测,但却怎样都静不下心来,因为我的心思都被一个人占据了,他是我的隔壁班同学,叫做阿邦,长得高高帅帅、品学兼优,我觉得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了,暑假里的毕业旅行,我跟他也发生了最甜蜜的「第一次」。

过了两个月后,该来的都还不来,害我快担心死了,不会第一次性行为就有了吧!于是偷偷去买验孕棒,回家后赶快跑到厕所,偷偷地不敢让我妈发现,结果显示….我真的有了,突然间心里七上八下,还害怕担心到睡不着,被我妈发现后,一定会臭骂我吧!说不定还会被揍,但却有那么一点点的开心,我肚子里有了阿邦的亲骨肉,一个小生命是属于我跟我所爱的人,但想到之后的日子该怎么办?学校跟家里该怎么隐瞒呢?就开心不起来了。

  天亮后,我赶紧去找阿邦,他一定会有办法,我知道他很爱我,一定也会爱孩子,他一定会很开心,那天下午告诉他后,他没有开心的表情,反而惊慌失措地说「你还有跟谁说,还有人知道吗?被我爸知道,我一定会被打死的」那天之后,阿邦在学校里都装没看到我,也换了电话,一个月后他就转学了,我就再也没他的消息了。

  二个月过去了,肚子越来越大也常呕吐,终于还是被我妈发现,她说她很爱我,叫我不要像她这样一个人辛苦养家,我还小,以后日子还很长。第二天,她带我去一家诊所,诊所在二楼也没招牌,走进去很暗还有一股怪味,我觉得好害怕,妈才跟我说,这个诊所专门帮忙像我这样的少女。

而且这也是解决我问题的唯一方法,以前都只在报上听说堕胎这件事,没想到今天我居然在这里,进去后医生叫我先脱裤子,还要张开双腿在一张可怕的椅子上躺下给他看,旁边的台上又放了好多用铁做成的奇怪用具,我真的好怕!不晓得医生会放什么东西在我身体里,那时我连想都没想就拼命地往外跑,在街上一直跑都不敢停下来,跑到我家顶楼躲起来,我真的好害怕,假如真的拿掉我的孩子,我想我一生也不会忘记这件事吧!但是留下小孩,我应该会被妈妈赶出家门吧!好难喔!我要怎么做选择?我真的好想好想往下跳,一了百了,反正这世界上也没人会真心接纳我们吧!

  果然,妈回来后,在顶楼找到了我,还把我大骂了一顿,还说我这样她哪有脸见人啊!叫我一定要把小孩拿掉,不然就没脸回家来,但我真的很想留下肚子里的小生命,我哭着大喊着「我不要拿掉,虽然他爸爸不要他,但他在我肚子里就是我的小孩,我死都要留下他,如果不答应我,我就马上跳下去。」最后,我也不知道妈妈是不是禁不起我的苦苦哀求,第二天早上便带我去一个地方,那里专门安置像我这样的小妈妈,也叫我安心地在那边生下小孩。

今年初我生下了我的宝贝―小邦,是个男生喔!长得超像他爸爸,他的出生是阿邦送我最后一个也是最珍贵的礼物,即使我再也见不到阿邦,但我会偷偷地把思念永远埋藏在心里。本来,我妈常常责备我也难以接纳我,但现在却慢慢地接受我、原谅我,而且还跟我说她以后也会帮忙照顾小邦。所以,我在心里面许下一个愿望,即使未来家庭状况再艰困,我也要一起陪小邦长大,我现在希望明年能够回到学校继续完成学业,半工半读养大我的宝贝,跟他一起成长。

《后记》
未成年怀孕少女就像所有成年女性一样,她们想着自己的未来跟幸福,想着自己是否能找到一个跟她长相厮守的人。就像所有成年女性一样,她们相信眼前的这个伴侣就会是她的终生伴侣,相信只要她肯付出,对方给她的爱也会像她的一样,源源不绝。

就像所有成年未婚女性一样,她们发现自己在没有预期的状况下怀孕,也同时发现了自己的旁徨、自己的害怕。她们就像所有成年未婚怀孕女性一样,在旁徨害怕中,需要被尊重、被支持。

芳芳的妈妈带着芳芳来励馨准备安置时,一直跟我们说抱歉,因为她不成材、丢人现眼的女儿,害励馨得要花钱、花人、花时间陪她、教她如何当妈妈,还说芳芳又任性又不聪明,硬要把孩子留下来,完全没想到以后应该怎么办。在我们表达了励馨服务未成年怀孕的理念后,妈妈才稍微宽心一点地回家去。

芳芳安置期间,我们看到她满怀期待等着小宝宝出生,对于我们安排的所有课程都努力学习。顺利生下小宝宝,安置结束回家后,芳芳也会主动定时地告诉我们她们祖孙三代现在过得如何,让我们的后续服务,包括产后就业就学辅导、临时托育、协助申请政府补助,都能够很顺利地进入她的家庭。然而,我们需要更多的资金及资源,才能更弹性、更即时地应用在各种不同的状况:针对有继续就学意愿的小妈妈,提供家庭保母资源,有就业需求的小妈妈,提供短期紧急扶助金与临时托育服务。她们不需要像芳芳的妈妈一样过苦日子,也不会再陷入另一个低社经地位的漩涡中。芳芳的妈妈现在很放心,也很放心地爱芳芳、爱小邦。

励馨在提供法律谘询、医疗保健协助、支持性辅导及危机处理时,看到未成年怀孕小妈妈愿意照顾宝宝的能力与意愿并不亚于成年女性,她们在匮乏的资源中做了最大的努力。我们看到她们叙述梦想时发亮的眼睛,看到她们坚持信念时微微发抖的身影;我们听见她们斥责自己的害怕与旁徨,我们选择听见、尊重并在这里支持她们。

芳芳,和所有的成年女性一样。因为梦想、信念、害怕、需要被尊重被支持,没有分年纪。
励馨基金会服务未成年怀孕者,因为我们相信,梦想、信念、害怕、需要被尊重被支持,不分年纪。

更多ㄊㄚ的故事,欢迎进入「用爱拥抱 陪ㄊㄚ走下去」网页:http://www.goh.org.tw/lovehug/

本专栏与励馨基金会 合作。


上一则下一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