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灾难还能有什么意义

【作者:柯志明会思想的芦苇 2020.03.22



图片提供/123RF

只有骗子才会利用灾难发神谕,或讲说所谓神秘命运。真理的门徒则在日常生活中孜孜矻矻教导真理,因为真理是日常的、遍在的、常在的,随处显示。

我从来不认同也不在乎那些专门以灾难以及因之而生的恐惧来激发人的宗教情感的作为。不是因为我不相信灾难来自于超越者或能显示超越者,也不是因为我不相信灾难能引生人的敬虔之情,而是因为人的现实生命本身即内具不可避免的灾难,无需「额外的」灾难再添加什么。

如果难灾之可怕在于它带来死亡、不幸与痛苦,那么人之必死以及因之而有的种种悲惨不幸就是生命最大又最致命的灾难。何需额外的灾难警示?

为什么我们没有看到又不愿真诚面对自己的必死性呢?为什么我们对人的日常悲惨不幸不以为意呢?为什么我们对每日人间的相互伤害视若无睹呢?为什么只有那些「可怕的」灾难才具有深刻的信仰意义呢?既然你能在不可预测的巨大灾难中看见上帝刑罚的手,你怎么不能在自己以及所有人那最确定不移的日常死亡中看见他的审判呢?

如果你不能在人必有的死亡中看见上帝的脸,你又怎么可能在灾难中触及他的手呢?反之,如果你已在人的死亡中看见上帝的作为,又何需灾难来显明他的旨意呢?

如果有一种生命、真理、意义、幸福能超越可怕得叫人晕昡的灾难,那么这生命、真理、意义、幸福也必定早已超越了人必哭号的日常死亡。但如果日常死亡吞吃了我们生命的一切,那么忽然临到的灾难也不可能给我们额外添加什么。坦白说,对任何一个渴求永恒之生命、真理、意义与幸福人而言,这冷酷无情的世界本身就是灾难。何需另外的灾难?

我们沉睡得如此之深,以致于似乎只有灾难才能唤醒我们。但灾难并不能显示更大、更深、更永恒的意义。其实,所有人的死亡与悲惨不幸,尤其那个人的死亡与受难,早已向我们清楚显示一切灾难所能显示的意义。

我不相信还有什么灾难能显示奥义,我也不相信还会有什么更大的灾难。最大的灾难已经发生并临到了我们,最深的真理与意义也已因之显明;不会也不需要再有其他的灾难,不会也不需要再有别的真理了。如果灾难还能有什么意义,那至多是提醒而不是显示。依我看,藉灾难发预言的多是假先知,唯有在日常生活中坚定地陈明生命事实并讲说真理的才是永恒者的真仆人。

我们必须认真过日常生活!只有更让我们贴近日常生活又叫我们更真实地过日常生活的灾难才有意义,这或许也是灾难的唯一意义。

about 【会思想的芦苇】专栏主要写手:张大虹


上一则下一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