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人的针孔照相机》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灵火同行 透明日记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几个礼拜前,寒流来袭,衣橱里还满是夏季衣物的我,犹豫着是不是该将衣物整理换季了。还踌躇着,暖阳就又露脸了,于是冬衣收纳箱就地搁着,偶尔天气转凉,便摸件长袖衫套上。

  几天后去华神上课,曾随夫婿赴美求学的老师说,台湾只有一个季节。我顿时愣住:「怎么会呢?我们也有四季呀!不然我何必烦恼是不是要换季呢?」我心里在抗议了。但是老师接着说,美国的四季有非常明显的脉动:「春天里,真是百花齐放,所谓怒放的春花一点也不为过,连大树上都开满了花;夏天则是灿烂艳阳;秋天一到,所有叶子都红了;冬天则是一片雪白,天寒地冻到不能露齿而笑,否则冻僵的脸再无法阖嘴。」

  老师对于季节变化的鲜明叙述,才让我惊觉自己的驽钝,忽而想起我正在编辑的新书《灵火同行》,正是以四季分章的。这本书是由艾杰奇的日记集结而成,以四季分章原属理所当然。但不同于一般「春、夏、秋、冬」的次序,本书「夏、秋、冬、春」的排序反而给人「季复一季、年复一年、循环不息」的感觉;尤其最后以春季作结,别有「更新」的盼望。

  此外,看过《我心狂野》和《男子汉养成班》的读者,一定对艾杰奇热爱大自然和户外活动的特性印象深刻。因此,尽管这本日记的字里行间诉说的是作者如何倾听神的声音、认出神的记号、与神商量拜托、辨识出恶者的伎俩等等,却常不自觉就融入关于大自然的描述,像是上帝以翱翔的红尾鹰启示他的爱、以支流的飞蝇钓取代湍急的大熊河溯溪计画、以摔马的意外让作者正视逞强好胜的本性、以环湖的群山象徵他大能的膀臂。如是种种,无形中增强了阅读者对季节的感受力――不是那种静态的、美美的季节,而是「有冒险、有活力、四季分明」的季节脉动。

  心灵受到如此震荡之后,再回想我起先对「四季」的定义,不免汗颜,竟以为衣服换季,就叫拥有四季,殊不知四季可以那么丰富。由此再推及我们与神的关系,不也如此?我们不都安于现状,以为读读经、祷祷告、聚聚会,就是与神同行?却不知有灵火同行的生命,是可以炽烈如焰、凛冽若冰的。

  然而,老实说,初读本书文稿三分之一时,我的心是颇受冲击、有所抗拒的。理性的信仰背景使我对于「听见神声音、与神建立对话关系」持保留态度,一看到「有点玄」的例子就觉得太超过了。但是,随着艾杰奇平易真挚的笔触,我知道他不是那种「登高一呼,要人热血澎湃型」的,而是极其自然地侃侃而谈。我渐渐被他的诚实不欺所吸引,当他毫不隐瞒地述说神如何让他乍见自己根深柢固的「爱观」竟是「爱从不长久」,我不禁为之动荡、为之疼痛,然后随之经历神如何铲除偏差观念,并以他的话语和爱来填补。除此之外,他还经历了爱犬的病逝,继而思索失落的痛苦、重拾喜乐的挣扎(我会不会太快恢复快乐了?)、重新饲养新狗的犹豫。

  凡此种种,都让我愈发喜爱艾杰奇这个人,他勇于将自己一年来灵火同行的日记摊给世人观看,不是爱现、不是炫耀,而是一个示范、一个邀请:只要我们愿意,也可以拥有灵火同行的旅程――有时像风,轻拂过平淡生活;有时像火,挑旺我们的心志。神未曾应许轰轰烈烈,但绝对如四季跌宕有致。

●欢迎参观《哈啦读书心得》哈屁股与阿祥的部落格

about 【出版人的针孔照相机】专栏主要写手:应仁祥

【延伸阅读】:
武侠片神学—从电影《霍元甲》谈基督徒的灵性操练
摩西在哈利波特的学校当老师
流亡的出版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