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博士的诺言诺语》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苦毒,是大脑中的恐怖份子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从上个世纪末,国际上就有许多人开始论述「Depression」(一般中译为「忧郁」)将与癌症、爱滋并称为二十一世纪影响人类社会的三大疾病,这个说法,我从还是医学院的学生时听到我后来回医学院教书,但也随着自己有些观察与体会,对这说法开始有了些反思;凭心而论,忧郁并不是个全然负面的情绪机制,一个人如果完全不会忧郁,相对的也可能会失去羞耻心与上进心。我认为真正对人类社会带来负面影响的词不是Depression,而是另一个词--Bitterness!

Bitterness这个词并非精神医疗上正式的诊断病名,但在许多地方都曾出现,《圣经》将之译为「苦毒」,意思是人心被怨愤、不平、气恨所苦的心理状态。为何我说它才是影响人类社会的关键负面情绪?容我在此讲几个故事。

在《圣经》中有则故事很耸动,讲到亚当和夏娃有两个儿子—该隐和亚伯,有回他们在献祭时,上帝喜悦亚伯的献祭心态,而不满意该隐的摆上;该隐心中万分不是滋味,久了,竟化为嫉妒,便在四下无人时动手把自己的弟弟亚伯给杀了!引起不小的震撼。这个堪称「人类史上第一桩凶杀案」的事件着实令人讶然,若转换成今天的时空背景,不过就是一个人在教堂活动或宗教仪式上的表现比你更受称赞,同样身为教徒的你就郁、嫉到想要杀了他?着实令人摇头。

也曾有个案例,其从小就有口吃的问题,成长过程中常被人嘲笑,但他资质不算差,后来也念到不错的学位,甚至有心作许多益于社会的事,然而,从小口吃被讽的阴影一直没有释怀,极需别人对他所发表的言论不断表示肯定或认同,他才有安全感。后来在几次的事件中,因为他自认所获得的尊荣不够,触动了其自卑感,便开始大肆攻击该领域中的德高望重人士或青年才俊,且是在网路上歇斯底里、无理取闹的刻薄攻讦,甚至为自己引来了不少诽谤告诉,其品格也令许多人闻之摇头,成为大家眼中的头痛人物。事实上,各行各业杰出人士中不擅口齿的人可多了!不过度聚焦在自己的缺点,便不会落入偏激。

许多新闻也曾报道,在某些逢年过节的时节,最是白领中产上班族自杀的高峰期,为什么?因为处于外界欢乐的氛围下,心中偏偏却又想起了自己生命中的憾事,对比之下,动起了不如逝去的念头,这样的念头,也带给社会上许多家庭难以抹去的悲痛。

上述这些事件的起因,都可以归咎于「苦毒」这种情绪!人的情绪机制主要在大脑中运作,所以我说,苦毒,犹如是大脑中的「恐怖份子」!一开始可能只有一点点,但到后来却彷佛掌控、夺占了一个人的整个大脑!让一个人成了杀人犯、成了偏激的负面人物,甚或使其寻短而造成不少家庭破碎的遗憾事件。

苦毒的起因往往是因为「心怀不平」,来自于放大自己的委屈。如果我们能在平时就练习不过度放大自己的委屈,多思想自己生活中幸福之处,让其他健康的情绪多在自己的心思中出现,苦毒就比较没有机会在您的脑中发动「恐攻」,就比较没有机会占据您的心思,进而操控您对旁人或自己做出偏激而冷僻的言行。

苦毒,是大脑中的恐怖份子,且对人类社会的负面影响极大。正确的说来,真正该与癌症、爱滋的负面影响力并列的不该是「Depression」(忧郁),而是「Bitterness」(苦毒)。愿我们在生活中都提防这样无形的恐怖份子,别让它不知不觉全面攻占了我们的心思。

※问题与讨论※

适度的忧虑不见得是坏事,但不要生出苦毒来。您觉得现今台湾社会最可能令人民生出苦毒的社会因素为何?教会可以怎么帮助现代人?

(本文出自《喜乐,是一帖良药》,施以诺◎着,主流出版有限公司◎出版)

●about 施以诺 ●欢迎参观作者的网站:施博士的诺言诺语

【延伸阅读】:
      我们都不是王子与公主
      放下过去的七个步骤
      生活,不必再炮制「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