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指向耶稣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有次我参加某特会的研讨会,讲员是位知名的师母。她分享上帝怎样使用她在世界各地服事,使她有精彩人生。她的结语是,「上帝怎样使用我,他也可以如此使用你」。

这样的见证表达和结语并不罕见,我本不以为意。但回头看到身边的姐妹们,脸上似乎隐隐带着一抹沮丧,我才意识到这样的见证容易让听者觉得自叹不如。

又有多少人会领受到世界各地宣扬福音的呼召呢?更何况上帝在每个人身上的计画都不一样,所以是毋需比较的。进一步思索她的见证,重点似乎都集中于她多采多姿的经历与成就,只让人看到主如何塑造她成为多人的祝福,却无法看到耶稣的性情以及他的荣耀。

我相信这绝不是讲员的本意。我意识到自己过去就曾多次落入这个误区――热心地作见证,却让听者完全聚焦在见证者「做了什么」或「得着什么」,何等蒙福,却没看见耶稣。

这全是因为热心作见证时,对自己经历上帝的作为,十分兴奋,思考重点专注于「己」的经历,以致分享的见证重心变成自己,而不是耶稣。就算在见证结尾时加上一句「荣耀归给上帝!」,并不等于这见证帮助听众看见耶稣,或被耶稣触摸。话说回来,我并不是说见证结尾说「荣耀归给上帝!」不好,相反的,我认为这句话的心意是何等讨主欢喜。

可叹,我们的心眼太容易转离耶稣,即便在领受恩典时;而所有见证应都指向耶稣,让耶稣显大,就像二千年前施洗约翰说:「他必兴旺,我必衰微。」(约三30)

不过,研讨会那天的反思并不仅只如此。

   ***

那天聚会几近结束时,讲员自述每次像这样的聚会服事,她行前都会向主祷告,聆听主给十几则先知话语,印成书签,发给来参加的人;因为与会者近百人,同一则先知话语会复印好几份。她又说了几个她给的书签正中某些人需要的见证,整个会场充满了期待的气氛。

当下,我也领到一张,瞄了一眼,上面写着我是如此美好的上帝儿女,生命会有突破,主在未来要大大扩展我的服事领域之类的事。我随手放进皮包,心里得意地想着,这段话还顶真的嘛!

才走出会场,遇见一位相熟的姐妹,她问我拿到什么先知话语,我一时找不到,无法回答。她开心地说:「没关系,我读我的给你听。」她欢喜地读着。我没听几个字,就意识到她和我拿到的,是同一则先知预言内容。我的心一拎。原来的得意和兴奋感没有了,尤其是那种「我很特别」的感觉消失地无影无踪。

听她读完书签内容后,我告诉她,我也拿到同一张。我看到她原有的欣喜似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失望的眼神。我什么话也没再说,我了解她的心情,因为一分钟前我也有同样的反应。

回家后,我忍不住质问自己,这和到庙里抽签拿到一根上上签,有什么分别?我不是质疑讲员的作法,因为上帝不也使用驴子说话吗?更何况是一张书签。我意识到是自己的心态不正确。我的未来应是基于每日的与主同行,快乐时有他分享,伤心时有他安慰;并且他的话是脚前的灯,尽管有时他会给我们大目标,但他的引领却是一步步的,引我们走在他的旨意里,因为他要作我们的倚靠。想到自己原先的得意劲儿,我自问岂不更应该因每日与主同行而欢喜呢?

史恩・包兹(Shawn Bolz)曾分享一则见证,帮助我有更深入的看见。

那是发生在大约四年前的事。他应邀去夏威夷主领特会,被安排的住处离红灯户只有一条街之遥。那天聚完会后时间已晚,他肚子饿,出门想去附近小店买三明治吃。

走在街上,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拍拍他的手臂,问:「嘿,老兄,今晚需不需要任何东西啊?」

史恩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但不是自己想要买的,于是回答:「不需要啦,我就只需要一份三明治。」

「来嘛!老兄,要不要来点儿烟草?」他用手放在嘴前,模仿抽烟的样子。

「不要啦,那只会让我更饿。我只想要有个三明治吃。」

他大笑,又问史恩:「你要一个女孩吗?」并用手指着坐在附近餐馆门口三个十多岁的年轻人,二男一女,都是十八岁以下,女孩大约十五岁左右。这女孩的穿着不像街上妓女,看起来很新,或是从未应召过。

史恩内心顿时燃起义愤,但他努力按捺火气,回答:「不,但我想很快地向她说几句话。」

史恩走过去自我介绍,那皮条客因着稍前和史恩友善的应答,似乎不以为意地站在史恩身边观看他们的交谈。

女孩没什么兴趣交谈。史恩问她:「你的生命梦想是什么?」

她回答:「你是什么意思?我没有梦想。」

史恩接着说:「我是基督徒,也是牧师。上帝把他给我的梦想告诉我,并且帮助我实践这些的梦想。所以,让我们一起祷告一分钟,请上帝向你显示你的生命梦想。他早在创造你的几百年前,就想到你,所以让我们问问他的想法。」

「嗯,好!」她回答,表情似乎有些困惑,又觉得可笑。

「请你借我的信心,复述我的祷告,然后等待答案。他会对里面的你说话。耶稣,你爱我,你创造我来享受生命,并且活得丰盛。请向我指出我被创造的目的。」

她跟着复述,身边两个男孩笑个不停。才祷告完,她就发出「哟!」一声,两个男孩突然安静下来。史恩问她:「你听到了什么?」

她回答:「我听到我应该是位厨师。」从她的表情看起来不是很肯定的样子。

史恩没让她思考太多,又说:「上帝不会给你一个如此美好的主意,却不指示你该怎么做的步骤。让我们求问他。跟着我复述:天父,你向我指出某件我做了会有满足感且感受到你心意的事情。我这星期能做什么,来作为朝向它的下一步?」

她照着史恩建议,又一字字复述史恩说的话。然后,又是「哎哟!」一声。她的朋友们都急着想知道怎么一回事。

她解释,听见主告诉她要打电话给她舅舅,他开一家餐馆;不过,因为她妈妈生舅舅的气,不与舅舅来往。有意思的是,看得出她这回聆听神,把稍前聆听的不肯定感一扫而光,她现在很确定是上帝对她说话。

史恩要她承诺,隔天打电话给舅舅,并且也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她,希望她能告诉他后续的发展。

这女孩如约打电话给史恩,把和舅舅的谈话告诉他。原来她舅舅和舅妈都是基督徒,一直为她祷告,尤其在她离家出走后。他们很高兴接到她的电话,并且在听她分享上帝对她说的话之后,当场雇用她,并且要她和他们一起住。

故事的发展,出乎人的想像。她舅舅原本餐馆生意普通,都是老顾客,一直拓展不开。但她辛勤工作,并且出了不少好点子,召来许多新顾客,使得生意蒸蒸日上。就在十七岁那一年,她打电话给史恩,报告好消息。过去几年,她省下不少钱,并且也如期高中毕业。她舅舅准备要开另一间餐馆,邀她合伙。

史恩为她高兴,问她:「你要不要去上学,学商或是烹饪艺术?」

她回答:「我没时间。我们下个月就要开幕!再几年,我就会拥有它!上帝为我订定的梦想比我所以为的还要更大!」

这故事最让人兴奋的地方是,史恩没有对这女孩说预言,而是上帝直接对这个小女孩说话,尽管她根本不认识他。而史恩对这女孩最美好的见证,是帮助她经历耶稣爱她到一个地步,愿意和她说话;而她的确被耶稣美丽的性情――爱――触摸了。

他是何等个人性的上帝。最棒的先知预言不是从他人口中得知,而是从上帝直接领受。想起葛雷・库克(Graham Cooke)牧师曾经自述他先知预言的呼召,是帮助他人学习聆听上帝。这该是所有先知预言事奉的终极目标。而最美的见证,是帮助人从上帝的作为,看见(甚至经历)耶稣。

   ***

不晓得前述那位师母多年来在聚会中送人的先知话语书签的实现率有多高?我倒是想起一位七十多岁属灵长辈所珍惜的一张发黄的书签,是她年少时但如今已回天家的老师送她的。

书签上写着「Keep me Little and Unknown, Loved and Prized By God Alone」,是查尔斯・卫斯理写的诗歌中的一句话,是一个祷告,意思是:让我保持微小,不为人知,却惟是蒙神所爱,蒙神所珍惜。

这是何等隽永深刻的祷告,值得一辈子铭记在心。


注:Shawn Bolz, Translating God: Hearing God’s voice for Yourself and the World Around You, NewType Publishing, Nov. 12, 2015.书中有记载这故事,但史恩牧师在多次讲道中常提到这个故事。


图片提供/123RF

about 细拉
欢迎参观细拉的个人网志

【延伸阅读】:
      从念童书到出版一本书
      上帝把我找回来
      人生下半场的服事要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