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得胜的爱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Pastor of the Jerusalem Living Bread Church, Karen Dunham (凯伦・唐汉)

八年前造访以色列时,在死海经卷发现地昆兰洞穴(Qumran Caves)附近,曾听凯伦・唐汉(Karen Dunham)分享事工,那是带团旅行的迪恩・拜(Dean Bye)所安排的。

当时不是听得很清楚她的分享,因为旅游圣地不可有麦克风,在空旷之地,只能够努力竖起耳朵听。但如今仍记忆犹新的是她欢喜赞美主的脸庞。她分享以色列政府主动找她,愿意提供资源,透过她在耶利哥难民营的服事,发送物资,救助难民,因为以色列政府人员是无法进去耶利哥难民营的,并且巴勒斯坦人也不信任以色列政府。而因着她在难民营的服事,难民营的穆斯林信任她。就这样,她成了发送物资的中间人。

据我所知,她和她儿子是当时难民营里惟一的美国人,而她毫无所惧,坚持对来领物资的穆斯林讲耶稣。穆斯林极端分子常威胁她,向她丢炸弹等事,她照说不误。这是怎样的女子!我感叹着。

跟团旅游结束后,我又多留在耶路撒冷约半个月。遇见一位新结识的朋友问我可有兴趣参加凯伦・唐汉耶利哥难民的服事?她说,若有兴趣,要接受面试,确定不怕死,要签约,才可能获准。凭良心说,当时单听「不怕死」三个死,我就踌躇了。

***

这份记忆随着旅游返家后,在日常生活中逐渐被淡忘了。直到去年底一则以色列新闻报导(注1),耶路撒冷东区一间教会受攻击,内部全被穆斯林好战分子摧毁,而这间教会的牧师正是凯伦・唐汉 ,才再勾起对她的回忆。

这则报导指出,穆斯林暴徒在过去两年半,一再暴力攻击、偷窃、威胁这间教会同工和义工们,以及两位住在教会的蒙古症孤儿,还说要割下这两个孩子的头。而这次的攻击可说是完全摧毁教会所有的物件,地上一片残余砖瓦。

凯伦牧师隔日接受媒体访问,指出暴徒一向是趁犹太人安息日攻击,而这次攻击片甲不留,除了电脑、敬拜乐器、旗帜等设备被摧毁外,她个人多年的日记记载着主对她说的话和应许,也都一并被烧毁,看得出她对自己私人日记被毁很心疼。她还说目前是不可能重建这间教会的建筑,因为暴徒一定会威胁工人的生命。然而,她又微笑地说,要以得胜的爱,去爱那些伤害她、摧毁教会的人。

***

过去两年,她们教会金属篱笆被好战分子拆除,但找人来重新安装,却被狠打,因此再也没有人肯来装。就这样,穆斯林好战分子随时可长驱直入。这些好战分子还在教会停车场搭建小屋,内放瓦斯,趁他们聚会时灌瓦斯,要毒死他们,也曾几次用炸弹攻击他们。面对这一切,凯伦牧师和弟兄姐妹就是一次又一次经历主的救护。她的经历简直像现代使徒行传,限于篇幅,只能长话短说 。

两年前某主日早上十点左右,她在教会门口舞旗赞美神,旗子上写着Yeshua(耶稣),被暴徒从后面袭击,痛殴她。她腕骨裂了,人被打着腾空翻起,一只脚膝盖也裂了,牙齿撞烂,满脸是血。这只是她能够记得自己被打的最初情景。他们把她打到没命,从头到脚都是伤,任她死在教会门口。

她记得自己无法呼吸,一刹那就和耶稣在一起。她看着自己没气息的身体,对耶稣说:「主啊,他们嘲笑你、亵渎你。你的敌人正在嘲讽你。我已经没气了,躺在地上像一块肉。」

接着,她看见有一位以色列裔姐妹走出教会,开始用方言祷告。凯伦听到天使歌声,然后自己好像受了电击般,上帝的气息又回到她里面,就站了起来。她当时不晓得自己手腕有受伤,要求秘书把旗帜拿来,又开始大力舞旗。对方有录影,她就对着袭击她的人舞旗,大喊:「耶稣!耶稣!耶稣!」

至于她那断裂腕骨的医治,也经历了主的良善。而后来某日半夜,主对她说他会医治她的断裂腕骨。她就单纯地信了。隔天早晨,她就把包扎的石膏模和纱布全扯下来,手腕的确已完全得医治。(注2)

***

也许你会问,为什么穆斯林好战分子会对这个教会情有独钟,而警方似乎不管事?要知道凯伦的教会监管好几个有关穆斯林和犹太人之间和好事工、社区外展事工以及招待外国旅客。这种族和好事工一直是穆斯林好战分子的眼中钉。

凯伦虽有报警,但因教会所在属于穆斯林区,警方毫无保护教会和人员的意愿,更别提行动了。虽然警方有给四次的限制令,但从未拘捕过任何人。事实上,暴民的行动都被拍下来,放在youtube上,清楚可指认,但是警方就是不采取行动。不但如此,巴勒斯坦权力当局(Palestinian Authority)出资几乎已经全买下整个区域的物业。

其实,过去曾有人向凯伦提供另一个办公地点,位于较安全的西耶路撒冷区。但她坚持:「我永远不会放弃(此处)教会,除非主说搬迁。」尽管她在服事上处处倚靠主,面对种种威吓、伤害,毫不畏缩,但这回教会毁损过大,已经无法再继续作聚会地点,而且好战分子还对教会牧师呛声说,该是再次殴打凯伦的时候。

凯伦的反应却大出人们的意料。她分享自己在恐惧和痛苦中向神哭诉,而神对她说:「最伟大的力量是得胜的爱(conquering love),我要你去爱那些人,告诉他们,你饶恕他们,并且告诉他们,你的神在建筑物内等着他们。并且,把这个建筑物交回我的手中。」而凯伦就照着做,在隔天主日早晨,走上大街对那些人表达饶恕和爱。看得出凯伦是欢欢喜喜地饶恕和爱,她晓得主必在人心做事,而她的工作就是信靠顺服。(注3)

***

也许你会和我一样好奇,想知道凯伦牧师是怎样成为今日这位坚毅、勇敢、拥有神大爱的神国勇士的。

原来她有段痛苦的童年。从小受虐待,不被爱,寄养家庭换了又换。为毒品坐过牢,后来还成为单亲妈妈。后来,她改邪归正,作房地产工作。然而,为了处理弟弟房地产问题,无意中得知黑手党和法院勾结的秘密。黑手党曾对她下毒,在她家装窃听器,并且门口有人监视。尽管要求FBI保护,她知道自己就要命不保夕,每天睡觉身上带着二把上膛的手枪,整天吓得要命。

在这当儿,她的弟妹问她需不需要耶稣的帮助?她晓得自己坏透了,便回答:「耶稣为什么会愿意帮助我?」她弟妹说:「我确定他会帮助你。跪下来,因为当你邀请他进入你的心里,他会聆听你的。」于是,凯伦和她九岁的儿子当场跪下,恳求耶稣进入他们的心里。

自此,她的生命不再一样,她内心的冷漠和伤痛被神的大爱融化和医治,常常徜徉在上帝的大爱中,尽管黑手党仍旧照样监控她。她不再惧怕,只想一直待在上帝的大爱中。一天,她躺在床上默想神的良善和美好,而主给她看到一个异象,让她知道黑手党不再会跟踪她了。隔天,事情就这样发生。(注4)

信主后,她竭力追求神,也见识不少主医治大能等神迹。后来,她和儿子都有感动,要去以色列服事饥饿、困苦的人,就搬去了以色列。而当她听到一位福音派天主教乔治神父说:「去耶利哥,喂饱人群,并且为耶稣赢得整个城市。」她的心深深受感动,就照着去做。

当时,并没有美国人住在耶利哥。她就是带着儿子去了,没有人愿意把房间租给她,只有一位在难民营的妇女急需钱,把房子租给她。那时,凯伦的一些犹太朋友对她去喂养饥饿的巴勒斯坦人十分生气,但她还是去了。

在那里,她经历无数次的火炸弹攻击,房子被烧,并且好几次暴徒要取她的性命。主都保护她一步步走过。而她在耶利哥和迦萨地区难民营的广施怜悯和传福音的行动渐渐名声远播,有些人称她为「以色列的德蕾沙」。她赢得了许多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喜爱,不过迦萨战争后,这样的氛围有了改变。

***

让凯伦无怨无悔、勇敢无惧,能长期在死亡的威胁下,照样传讲福音,并帮助犹太人和穆斯林和好,就是那份她从一信主开始就浸沉在当中的――上帝大爱。这爱是得胜的爱,能够征服一切。
这得胜大爱是无限量的,是超越人类理性所能够解释,却是实实在在的,是富穿透力,能翻转人的生命。更好的消息是,这得胜的爱是给予每个愿意汲取的人――包括你和我。


注:1.http://www.timesofisrael.com/on-christmas-police-return-ransacked-jerusalem-church-to-owners/
2.http://blog.godreports.com/2014/09/islamists-attack-courageous-female-minister-in-east-jerusalem/
3.http://www1.cbn.com/content/radicals-leave-brutal-thanksgiving-surprise-jerusalem-church
4.http://blog.godreports.com/2012/10/the-karen-dunham-story-she-ran-from-the-mafia-into-the-loving-arms-of-jesus/

about 细拉
欢迎参观细拉的个人网志

【延伸阅读】:
      问题不在男女平等
      有GUTS!是真男人?
      流亡的出版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