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 | 成为粉丝 | | 转寄

经文带我经历神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图片提供/123RF

从小学到高中都读教会学校的我,对信仰的体认,多半是从自己身边信徒来的。记得中学时候,我认识几位信主的同学和老师,他们有说不出的独特气质,散发着平安和喜乐,让人好生羡慕。

也还记得自己有一段摸索的时期,想搞清楚耶稣和母亲拜拜之对象的差别,到底谁才是真神?十七岁那年,就着自己可以理解的程度,我接受耶稣作我个人生命的救主。家父虽同意,但劝我暂不受洗,等成人后确定了信仰再受洗。

人际关系上绊跌 远离教会

记得信主后,我顶认真的,也喜欢向主耶稣说话,常常一人到学校祷告室和晒衣场去和主耶稣说话。有人说,在人群中精力觉得耗尽或充沛,是个性内向和外向的分野。若这定义真确,那我绝对是极端内向的人。而对内向的我来说,向耶稣吐露心事的独处时间,是我在沉重学业下最快乐的时光。不过,这样的倾吐都是单方的。

没想到,当初那吸引我进入上帝国度的原因,过几年也成为促使我远离神的肇因。上了大学,我在人际关系上跌了许多跤,尤其从几位基督徒老师们和团契同学受到许多伤害,对人失去了信任。那些基督徒的生命在我眼中一点也不美好,我就决定带着我的圣经离开教会。这一离开,就离主愈来愈远,最后远到愈来愈迷糊,不确定真否有神的存在,更别提读经祷告了。

大学毕业后,我出国读书,只能带两箱行李,塞满所有必要衣物、大同电锅,还有好几本台湾版教科书。我仍带了圣经,彷佛那是我的「平安保证书」。远赴他乡,除了要应付功课、语言、文化,我发现自己安静的时间多了,不再有尘嚣嚷声,但内心的空虚格外突显,于是又开始像十六、七岁那时候一样,找寻心灵的归属。

就在来美第一学期的某夜,我做了一个祷告,祈求:「主耶稣,若是你真的存在,请让你的圣经向我活过来。让我确实知道,你是真的。」祷告后,我并没有发生任何惊天动地的事,情绪也没有如波涛汹涌,我就是平平淡淡地向主说了这件事,然后上床睡觉。谁知这祷告改变了我的一生。

隔天起床,我拿起圣经读,经文真的活起来,句句彷佛是主正在对我说的话。从那天起,神的话语对我有股难以形容的吸引力,从经文中我切切地期盼要更认识他。还记得,那时自己常常一边读书,一边读圣经,把读经当作是读书的犒赏。

不但如此,活泼的经文开始带我经历神。常常早上读的经文,当天就在生活中遇见可以应用这段经文的情况,或是这段经文可以成为我身边的人的帮助;要不然就是,生活遇到某些情况时,经文会浮出脑海,指引我。我开始在生活中经历主是可信的,且离我不远。

受伤时刻成了更新契机

就这样,我每天读经时,心中都充满了期待,想知道主今天要对我说什么话,今天可以更认识并经历他哪一点。如此从经文中聆听主、经历神的话语,无形中我的祷告也从过去的单向呈报,变成双向交流,并且在生活中也开始留意圣灵那微小的声音。

还记得卅年前刚回到教会时,我曾经做了个祷告,求主帮助我永远不要为了人的因素再离开他。他回应了我的祷告。尽管多年在教会裏还是曾受伤,但是他的大爱从不离开我,叫我甘愿伏下来,让他做主掌权。回头看,这些受伤时刻成为操练「少有我,多有主」的生命成长契机。

生活中有了耶稣,变得多采多姿,阳光特别明亮、温暖,原本我拘谨、内向、胆小、害羞的个性,也慢慢有改善。对我来说,这些改变不是一天的事,但全是他的丰盛恩典。说也奇怪,每回觉得自己在主裏有长足所得和增长,隔些时日后,往回看,发现自己又有更深的改变。

回想一年前的我,再看看现在的我,我在人群中变得更自在,更能主动关怀人,并且人也更喜乐和平安。原来在基督耶稣裏,有数不尽的丰富等着你我去领取。保罗告诉我们,改变不是靠自己,而是在基督裏靠着圣灵保惠师(参罗马书八章2节)。
他是最好的老师和朋友,软弱时他加力量,疲乏时他加能力,他循循善诱,帮助我活出有基督在我心的自由生命。

我最大的愿望,是做个万变女郎,能在耶稣基督裏日日更新而变化,愈来愈能活出主耶稣荣美的生命。

◎原标题为「《从漂泊到归家》做个万变女郎」

about 细拉
欢迎参观细拉的个人网志

【延伸阅读】:
      革命尚未成功?——宗教改革500年的省思
      体会自由读经的可贵
      光和爱――访高荣台南分院王志龙院长